不支持Flash

2006夜店大爆发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1月22日17:56 外滩画报
2006夜店大爆发
夜生活

  2006 年上海仅新开张的大规模俱乐部就有30 家之多。“几年前,不仅夜店的量比现在少得多,而且场地规模都不大,500 平方米已经算很宽敞了。而现在动辄就是一两千平方米,投资者一味在比拼规模、装修和档次。”

  文/ 许佳、文林 摄影/张洪兵

  “2006 年是上海夜店爆发的一年。”在采访中,不少人都说了这句话。在刚过去的一年当中,仅新开张的大规模俱乐部就有30 家之多,包括由Philippe Starck 设计的香港会员制夜店Vola 和刘嘉玲投资的Muse。在Julianna运营总监高峰看来,单店规模的大型化是这两年来的主要趋势。“几年前,不仅夜店的量比现在少得多,而且场地规模都不大,500 平方米已经算很宽敞了。而现在动辄就是一两千平方米,投资者一味在比拼规模、装修和档次。”

  新店至多得宠一年

  “市场增长的速度赶不上开店的速度。”VIP room 老板Gilles Bihi-Zenou说。他在办公室里接受访问,隔墙的激烈音乐声传过来,使得谈话几乎很难进行下去。这个法国人来上海已经10年,一开始是做DJ,后来开始做夜店管理,在8 年时间里,他服务过红极一时的GROOVE、Judy’s、Babyface、Pegasus 以及如今的VIP room。以他的分析,用20% 的客人增长率应对35%的夜店增长率,显然80% 的新开店在3-6 个月之后都要面临关门的可能。“这也是中国人的特色,”他说,“看到一样东西成功了,大家马上争着都要去做。”在这一大环境下,曾经风光的VIProom 的前景也不容乐观。

  普通顾客也意识到了许多夜店昙花一现的状况。“很奇怪,好多店在新开的一个月里都能爆棚,可是之后就急转直下。”Veta 说。当问及她对此可有自己的解释,回答是“不知道”。

  Morica 把这一现象概括为“风水轮流转”。新开店至多得宠一年,就有走下坡路的趋势,对于大规模夜店而言,这一危机尤其严重——要在一年多达30个新对手当中竞争,有没有充足的资金支撑是迟早要面对的问题。新开店总会在观察前辈得失之后扬长避短,在规模、驻场DJ、环境设计等方面,至少在单项上有提升,因此必然吸引消费者追逐新奇的目光。然而表面的新鲜感在短短一个月内就会逝去,喜新厌旧的循环总是不断进行。“装潢弄一弄,酒瓶摆一摆,没有独特的风格,就能开门做生意了吗?”徐承馨提出了这个问题。

  经过一年的厮杀,不少业界人士目前正在静等结局的到来。“我估计最晚在今年三四月份会有一次洗牌,只有6-8 家店能生存下来。”这是高峰的预测。谭翔实的意见与之相同:“目前正是一个竞争激烈的时期,春节一过,哪些场子要退出,就明朗化了。”

  在来自台湾的徐承馨看来,上海汇聚了来自全国乃至全球的消费人群,这是小小的台北所不能比拟的。然而,全上海有大约5400 家大大小小、不同主题的娱乐场所,正以走一步算一步的手法,争夺着一群缺乏忠诚度、没有选择性,且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顾客——这就是所有跃入夜店行业的圈钱者所面对的事实。

  知名DJ 已不再好卖

  作为资深DJ,LIN 一直强调,音乐是夜店的灵魂。从当年JJ 里的Michael Jackson 和《潇洒走一回》,一直到今天的Paul Van Dyk、Sasha 和Rickystone,国内夜店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然而在LIN 看来,近两年上海夜店的音乐反而在走下坡路。“经常是不同的DJ在放同样的曲子。很多店甚至还放着10 年前的音乐。甚至来表演的外国DJ也为了迎合本地消费者而改用中国流行的音乐表演。”

  国外知名DJ 越来越频繁地来到上海,消费者也从一开始对世界排名的顶礼膜拜变成了如今的无动于衷。Gilles是最早带国外DJ来演出的夜店经营者,很多DJ 的第一次中国之行都与他有关。

  “中国人一开始根本不会为了一个外国DJ 去买票,”他回忆道,“都是40 多岁的外国人来捧场。但是慢慢地情况就不同了,直到现在,我们又走到了相反的方向——太多夜店,那么多DJ 来演出,而且质量良莠不齐,使得客人已经无所谓了。”

  类似与英国Godskitchen 合作的Bonbon 和与法国La Dune 合作的Bar Rouge 对自己提供的音乐质量都相当自信。不过在现阶段的中国,好音乐还不能起到实打实的作用。“人多,热闹就好。”LIN 这样概括国内的主流消费者。

  饮酒才是夜生活实质

  在这种对音乐和氛围不甚敏感的情形下,一个非常普遍的风气形成了——那就是开瓶。 啤酒和鸡尾酒曾经是人们夜生活的主流选择,而在这一两年以来,逛夜店的消费正呈十几倍乃至几十倍的增加。每当夜幕降临,整瓶整瓶的威士忌、干邑、香槟就以飞快的速度被打开并消耗掉,数量难以计算。在1990 年代追求高雅或者刺激的风气过去之后,如今突然冒出了无数放纵和庆贺的理由。高峰认为,在很多情况下,炫耀才是开洋酒背后最大的动机。“当对音乐关注度不高的时候,喝酒成为了泡夜店的主要活动。如此开瓶成风,在国外也不多见。”他说。徐承馨却有更巧妙的解释:“在Bar Rouge,我们用独特的音乐营造出愉悦的气氛,现场始终很high—在这种情况下,客人自然而然想要庆祝,于是开香槟就顺理成章了。”很多人喜欢Bar Rouge 的派对氛围,因此结伴而来的客人特别多,而从DJ 到酒保,全都有意识地引导客人增加开瓶量。“当你想要聊天的时候,你也许只喝鸡尾酒。但是当你想要庆祝的时候,你就想开香槟。

  当你想跟朋友好好玩一下时,你们就会很快地喝掉一瓶烈酒。” Bar Rouge 一瓶Chivas 的价格是800 元不到,与市场平均水平相差不大。即便如此,开一瓶Chivas 就相当于卖掉10 杯鸡尾酒—而前者的销售显然迅速得多。对于夜店经营者和酒类代理者而言,这都是他们求之不得的。

  在中国市场,保乐力加是最大的进口酒类国际集团,其核心产品芝华士、马爹利、皇家礼炮、百龄坛等都是进口烈酒市场上的领导品牌。其中芝华士更是中国市场上第一大威士忌品牌。数年来芝华士所投放的“芝华士人生”系列广告,包括如今令电视观众熟视无睹的阿拉斯加冰钓场面,已经为之树立起了牢固的品牌形象,即“追求丰富人生体验的25 岁以上的年轻人群”。在芝华士所赞助的活动中,除了直接与夜生活主题有关的世界顶级DJ 中国之行、诺拉琼斯亚洲

演唱会、黑眼豆豆演唱会等,也有很大一部分是与夜生活并没有直接关系的体育赛事,比如“美洲杯”帆船赛。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是,烈酒品牌常常将自己与巅峰体验和朋友情谊联系在一起——这便也引导消费者在派对上利索地打开整瓶洋酒。

  尽管多数人不会驾船出海,也少有在冰面上垂钓的机会,更不是体育界、时尚界、艺术界的名流,然而换个场景,换种气氛,只要开瓶酒,他们就能轻易跻身“成功行列”,并且获得人生巅峰、高朋满座的幻觉。这恐怕就是在60,000 平方米的上海夜生活场子里所发生的消费事件。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携手新浪共创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