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农民子弟无活动场所 滑冰掉进冰窟身亡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2月27日11:56 新华每日电讯

  大年初六,刘爱英一家三口在老家过了年,高高兴兴从内蒙古自治区武川县赶回呼市。回来第二天,丈夫孙和平干起了零活,刘爱英准备着在火车上卖的水果和报纸。不料,他们10岁的儿子与伙伴玩耍时,掉进了冰窟窿……

  附近没什么玩的地方

  初七下午4时许,璐璐与两个小伙伴趁着父母不注意,悄悄溜到他家后边的“冰场”踢皮球。

  璐璐踢着红皮球跑在前边,伙伴们在后面一边嬉笑,一边追赶。只听“喀嚓”一声,璐璐脚下的冰裂了……

  另外两个同伴慌了神,其中一个迅速跳下去救璐璐,没有找到;另一个赶紧回家报信。刘爱英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疯了似的从炕上跳下来,三步并两步跑出屋子,一下子扑进冰窟窿里。

  正在工地上干活的孙和平听到消息,感觉脑袋炸了一般,不知道是怎么骑上自行车回的家。当他下水把已经没有气息的璐璐抱上岸时,刘爱英早就晕厥过去。

  这时,“冰场”旁边聚集了很多领着孩子的父母,他们中大部分是在呼市厂汉板村租房住的打工者。

  与璐璐一起在冰上踢皮球的小东说:“我们以前也偷着来这玩。”他告诉记者,附近没有什么玩的地方,这个“冰场”成了伙伴向往的玩处。

  说是“冰场”,其实只是一个小水洼的水凝固成冰。据村里人介绍,因为此处施工兴建大桥,村西头的小河被截断。以前河槽里的水是流动的,里面的水只能没脚跟,而自2006年施工以来,河槽形成一摊死水,村民的日常生活污水流了进来,形成一个1米多深的臭水池。冬天一到,臭水池结了一层薄冰。

  “拼死拼活就是为了娃,现在娃没了……”

  初八上午,安葬璐璐后,孙和平抱着蜷缩在炕上的刘爱英,又是一阵痛哭。孙和平哽咽着说:“拼死拼活就是为了娃,现在娃没了……”

  2002年,为让孩子能在城里上学,孙和平与刘爱英选择到呼市打工,他们把6岁的璐璐安置在呼市一所私立幼儿园,每学期交1400元学习费。那时,孙和平干点瓦匠活,刘爱英做点小买卖,两人一天加起来40多元的收入。除去房租和生活费,剩下的钱几乎都用在了孩子身上。

  为让孩子接受城市教育,每到寒暑假,夫妻俩拿出省吃俭用的钱把璐璐留在幼儿园吃“偏食”。“他相中的学习用具,我们都舍得花钱买。”孙和平说,自己才刚刚30出头,就累得驼背了,但是干再苦再累的活,受再大的委屈,只要看到儿子能在城里读书,心就踏实了。孙和平不想让璐璐再吃自己吃过的苦,他要让儿子学知识长本领。

  如果少年宫免费给农民工子女开放…

  刘爱英在炕上翻来覆去,眼睛红肿。“娃一放寒假,我每天都盯着,生怕他跑出去出事,这次就是没有盯住……”

  她说,只要10多分钟见不到儿子就会提心吊胆,到处找。 “每天心都为娃的安全悬着。”刘爱英在火车上卖水果和报纸,四五天才回家一次。她说,在火车上,只要手上的活闲下来,便开始焦虑:儿子有没有跑到马路上啊?千万别跟人家的娃滑冰!万一玩火咋办……

  刘爱英家住的地方属于城郊,由于房租便宜,很多打工者选择在那里租房子。但是,随着住地附近施工单位越来越多,农民工子女安全隐患越来越大。

  “以前就有几个娃掉进冰窟窿,不过没淹着。”孙和平说,这个危险“冰场”是施工单位制造的,他要讨个说法。他认为,施工单位有义务对其进行监管,必须安装防护措施并张贴提醒标语。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委员郝诚之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农民工子弟安全问题需引起高度重视。他认为,打工父母不可能天天守着孩子,又无法提供孩子娱乐场所,他们居住区往往是一些公共安全设施不完善的地方,那里施工单位多,水坑、枯井随处可见,工地四周防护措施缺失,这些给农民工子女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

  “如果城里的儿童游乐场、少年宫免费给农民工子女开放,小璐璐他们就不会迷恋那块危险的地方了。”郝诚之说。 (记者张丽娜)

  ■链接 “别人和我比父母,我和别人比明天”

  “要问我是谁?过去,我总不愿回答,因为我怕……”2007年春晚,一群质朴的孩子让人们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孩子们“别人和我比父母,我和别人比明天”的勇气赢得了人们的尊重和赞许。网民“wht61700”说,这是一种不服输的精神,是一种生活的动力,不管胜出的几率有多少,只要付出就有收获。网民“ziqiong001215”则说:“我落泪了,不光为那群孩子,更为整个中国农民工的现状,他们拼搏在生活的最底层,用句股市用语,希望他们‘触底反弹’——能弹多高就弹多高……” (记者刘晓莉)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1,410,000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