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老人失踪谁之责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4月30日15:14 smg《七分之一》

  smg《七分之一》播出节目《老人失踪谁之责》,以下为节目内容。

  演播室:

  在湖南省耒阳市,有一位88岁的老人刘开秀离奇失踪四个多月,至今依然下落未明。老人在走失后曾被警察送到耒阳市救助站,不料又在救助站再次失踪。老人的儿女们认为,是救助站工作人员不负责任导致母亲再度失踪,救助站则矢口否认。究竟谁是谁非?寻母过程有几多心酸?而老人还有没有回家的希望呢?

  正文:

  实况:(敲锣)你们有谁见到一个老太太吗?你们有谁见到一个老太太吗?……

  2007年4月13日傍晚,在湖南省耒阳市的闹市区,一声声的铜锣响,引来了不少路人好奇的目光。唐家兄妹正在寻找失踪了四个多月的母亲,四个月来,他们几乎每天都这样寻找。

  实况:(小吃摊前)你们见到过一个老太太没有?没有啊……

  唐家兄妹的母亲刘开秀已经88岁了,去年12月31日上午离奇失踪。从那天起,心急如焚的子女不得不放下工作,没日没夜寻找,这个晚上,依然没有收获。吃晚饭的时候,在衡阳铁路局当公安的大哥也特地赶了回来,和弟妹们一起商量对策。

  实况(饭桌上):

  大哥:老娘这个事一定要找,不管她有没有下落,有没有消息,我们尽我们自己最大的努力,钱的事不管怎么样,我可以想办法去借,这个事反正就是辛苦你们……

  想着88岁高龄的老母亲踪影全无,唐齐花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实况:

  大哥:你吃饭,你不要哭了。 吃,身体还是要紧,不管怎么样,找老娘这个事,大家吃不进饭,把自己的身体垮了,怎么找。 哭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把自己身体搞垮了,到时怎么去找老娘。

  在唐家人看来,母亲曾经呆过的耒阳市救助站对今天的这种局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儿子唐齐快:就是因为你们工作不负责任,行为不作为,上班赌钱打牌,如果是你工作稍微负点责,稍微献出一点爱心,就不会有我家这个悲惨的遭遇了。

  对此,耒阳市救助站的站长廖贱生却另有一番说辞。

  耒阳市救助站 站长 廖贱生:按照救助管理办法,按照实施细则,我们在操作的过程中没有过错,我说你如果认为我们有过错,通过法律程序可以起诉。

  事情还得从去年的12月31日说起,当天上午八点多,老人刘开秀像往常一样,吃完早饭就出门散步去了,可是过了两个钟头,她还没有回来。

  儿子唐齐快:我们10点钟样子看到她没回来,她最多在外面走2个小时,甚至半个小时就回来。

  儿子唐齐快觉得不太对劲,就下楼四处寻找,老人平常去的地方都找遍了,还是没找到。

  儿子唐齐快:因为平常的惯例,我母亲到了11点40或者50准时就吵着要吃饭了,说饭搞了没有,没搞还不搞饭,我说到这个时候还没来,第一条件反应就产生了不祥的预兆了。

  唐齐快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马上通知妹妹唐齐花,发动家人分头行动去寻找母亲。

  儿子唐齐快:我说你到我们当地派出所去报一下案,失踪案,我就到耒阳市各大医院,怕万一是或者出了什么车祸,或者在哪里摔一跤,人家送到医院去。

  跑遍了新村附近和各大医院,一点消息都没有,一直找到凌晨两点,唐家人才无奈地回家休息。第二天早上6点多,一家人又出门继续寻找。唐齐快在小区周围的居民中打听,唐齐花则拿着母亲的照片到附近的一个农村寻找,终于她在三架乡锡里村的一个村民家中打听到了母亲的消息。

  实况(询问镜头):

  村民:那个老太婆走那个马路来,我就出门,碰到那个老太婆,我叫她到我家里去,她不去,我问她到哪里去,她不知道。

  村民说刘开秀老人曾经过她家门口,她原本想留下老人吃饭,可是老人拒绝了。因为老人说不清自己的家庭地址,她只好打电话给附近的五里牌派出所求助。

  实况(询问镜头):

  记者:后来派出所的人就来部分把她带走了。

  村民:嗯,带走了。

  儿子唐齐快:我们听了这个消息以后,我们就好高兴,我们赶快到了五里牌(派出所)。

  唐家人赶到五里牌派出所后,一个叫陈旭的民警告诉他们,当时因为无法确定老人的家庭住址,只好把她送到耒阳市救助站,民警陈旭马上开车带他们去救助站领人。

  儿子唐齐快:当时我好高兴,说是这样子,今天中午我们就家里不搞饭,就到外面,到酒店里面庆祝一下,当时已经到这个地步了。

  可是当唐齐快的妹夫谢兰华心急火燎地赶到救助站时,却发现老人已经离开了。

  女婿:一问,他(救助站的人)说那个老人昨天下午3点钟就把她放走了,当时那个(民警)陈旭说你们怎么搞的,说如果是要放走的话,我们就不会送到你们这里来了。

  儿子唐齐快:一听了以后,好像从天上掉下来一样,当时又,不要说又是沉重起来了,看到光明出现了,现在又掉到黑暗当中去了,那就更加着急了。

  当时唐家人也顾不上和救助站的人理论,马上冲了出去,在人来车往的大街上希望还能见到母亲的身影,可惜88岁的老母亲早就不知去向。

  儿子唐齐快:这一放就是渺无音信,人海茫茫,就在人间蒸发了一样。

  找不到母亲的唐家人沮丧之余,对于耒阳救助站更是一肚子的火。

  女婿:他那个工作人员,其余的都在里面打牌,就是有一个高高的,胖胖的,他说这个事不关我们的事,他说她自己要走。

  救助站工作人员 王增军:没这个事,我们把门打开以后这个老太太从这里就往那个大门走了,我们工作人员没打牌,是他自己的猜测。

  记者:说老太太从里面出来以后直接就?

  救助站工作人员 王增军:直接从这里走出去了。

  王增军是耒阳市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去年12月31日,正是他接待了唐齐快的母亲刘开秀。

  王增军:当时是12月31号中午11点50的时候,警车从外面开车,我在这里值班,看到他送了一个老太婆,他说送个老太婆放你这里,我就出去了。

  王增军说,自己当时看刘开秀穿得干干净净,又自称是本地人,就把她带到值班室休息。

  王增军:当时那个老太婆我就拉着她放到这里休息。

  记者:当时她就住在这个床上?

  王增军:就住在这个床上。

  记者:你们当时给她提供了一些什么样的?

  王增军:当时给她端了一杯热开水,我把那个凳子搬到那个地方来。

  记者:她在这里休息了一段时间?

  王增军:对,她在这里休息了,后来又在这里吃了盒饭。

  王增军说,吃完饭后,她让刘开秀在房里休息,可刘开秀不肯休息,在房里走来走去,吵着要离开。

  王增军:劝也劝不住的,那个老太婆很有力气的,把那个窗帘拉着,说也不听。

  记者:那你们当时有没有安慰她?

  王增军:我们安慰她很多,安慰她几分钟以后她又不平静了,又是这样子走来走去。

  王增军问起刘开秀的个人情况,她什么都不肯说,只是要求离开,工作人员只好开了门让她走。

  王增军:因为她是城里的,可能会回去,在这个情况下我们认为她会回去,才打开门让她走。)

  唐家兄妹说,他们子女和老母亲的感情是很深的。他们的父亲1979年就去世了,全靠母亲把5个兄弟姐妹拉扯大。1981年,儿子唐齐快在一场意外中失去了整个右臂,也都是靠母亲在照顾。

  儿子唐齐快:可以说是我母亲给了我第二条生命,我对我母亲的感情是相当好的。

  成家后,两兄妹把母亲接来同住,为了母亲进出方便,他们特地改建了一楼的停车场给母亲做卧室,一日三餐则随老人自己的意愿,到二楼三楼的子女家里去吃。老人走失后,家里冷清了不少,连今年过年都没了味道。

  儿子唐齐快:别人家过年,人逢喜事,我们家过年,今年这个年可以说人家过年,我们在家,晚上睡觉都睡不着,你说过什么年。

  为了找母亲,唐家兄妹四处奔波,几乎把耒阳市找了个遍。他们想尽各种办法寻找,在耒阳市的大街小巷张贴寻人启示,到耒阳电视台去刊播寻人广告,每次一接到提供线索的电话,唐家人就立刻赶过去。四个多月来,光是接到的线索电话就有几十个,车马费和感谢费花了不少,可是母亲仍然下落未明。

  儿子唐齐快:每接到一个电话,好像一个救命稻草来了,希望又来了,又有点希望,要确认一下,等于一落实不是的,就又茫然起来了,孤独无助的样子了。

  唐齐快每个月工资只有900元,妻子没有工作,妹妹家的情况也差不多,可是为了找母亲,耽误了工作不说,老母亲的身影还不知道在哪里,唐家人认为,这一切都源于母亲在救助站再次走失,救助站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儿子唐齐快:你救助站有这个义务跟责任,你是国家设立的一个专门的慈善机构//要不然你说你不是什么,人家也不送你那里去了。

  救助站站长 廖贱生:你吵着要走,我们不能限制你自由,我们如果限制你自由,我们就违反条例了。

  廖贱生口中所说的条例,是指2003年8月1日起施行的《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办法第十一条规定:"救助站应当劝导受助人员返回其住所地或者所在单位,不得限制受助人员离开救助站",耒阳市救助站声称,他们让刘开秀老人离开,正是根据这条规定处理的。唐家人则认为,老人已经88岁了,连自己家住哪里都说不清楚,怎么能当作普通的受助人处理呢。

  儿子唐齐快:毕竟年事已高,身体有点轻微的耳聋,智力严重衰退的情况。

  而老人的儿子所根据的,是《救助管理办法》第十五条的规定: 对因年老、年幼或者残疾无法认知自己行为、无表达能力,因而无法查明其亲属或者所在单位,也无法查明其户口所在地或者住所地的,由救助站上级民政主管部门提出安置方案,报同级人民政府给予安置。那么,救助站有没有向上级部门报告过呢,记者采访了耒阳市民政局。

  耒阳市民政局 副局长 段延利 这个是发生以后,大概半个月样子,他们就向我们报告了。

  事实上,救助站正是直到老人的家属找上门来,才向民政局作了汇报。唐齐快说,当时母亲肯定是急着想回家,所以才会坐立不安,这个时候,老人需要的是安慰,而不是放任不管。

  廖贱生:这个八九十岁的,万一行动过激,高血压发病了,那我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个我们要负完全责任,在我们这里病了或者死,我们都要负责任。

  女婿:她本来是要求助,送到你们这里来的,没有想到她这一放,就把我的丈母娘送到了死亡的边缘。

  那么,民政部门对此又是怎么看的呢。

  段延利:忽略了这个问题,她是个老人,要特别关爱,这个事实不容忽视,最妥当的处理方法就是说,尽量让老太婆在站里多呆一些时间,那么时间多呆一分一秒,也可能她亲人来寻找的机会就多一个机会。

  就在记者采访后的第二天,耒阳市监察部门作出决定,对救助站站长廖贱生作出免职处分。别的责任人目前也在调查处理之中。唐家人也在和民政局协商,希望通过他们的力量扩大搜寻的范围。

  虽然老人一直没有消息,但女儿唐齐花还是像从前一样,每天来帮母亲打扫房间。

  女儿:我们平时买点水果、饼干、糖、甜酒,她最喜欢吃的东西我们都买来放在这里。

  记者:为什么现在

冰箱空了电还插在这里?

  女儿:一直保存在这里,因为我们做子女的期盼她早点回家。这个东西我们全部都没动。

  儿子唐齐快:作为我来说,我总是感觉只有自我安慰,只是抱着一线希望,我母亲还活着。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