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医院里的“弃婴”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4月30日15:16 smg《七分之一》
医院里的“弃婴”
医院里的弃婴

  smg《七分之一》播出节目《医院里的“弃婴”》,以下为节目内容。

  演播室:

  在上海市儿童医院的新生儿病房里,住着一对双胞胎姐妹,她们可爱而健康,但却被父母遗弃在医院达一年之久,医院、派出所明明知道他们的父母是谁,家在哪里,但是根据有关规定,要把她们送走又面临种种困难。那么这对姐妹要在医院滞留多久?对于类似的孩子,如何才能解开现在面临的难题呢?

  正文:

  这是上海儿童医院的一间新生儿病房,收住着一些出生一个月左右的婴儿。但在靠近窗口的一张大号的病床上,却住着一对已经牙牙学语的双胞胎。医护人员介绍说,这对双胞胎已经一岁了,分别叫大妹和小妹。 

  新生儿病房 护士:大妹走得蛮好的,她一个人呆在学步车里,一个人走得还要快。

  记者:这个学走路的是姐姐?

  新生儿病房 护士:对。这个是姐姐,相对来说妹妹没有姐姐走得好一点。妹妹有一点好玩,如果两个小孩在一起,你去抱大的,妹妹会吃醋的,她会哭的,或者你一抱了以后再放下来就不会闹了。

  但让人心疼的是,这么可爱的两个孩子,却滞留在医院一年了。去年的4月18号,刚刚出生的两姐妹因为新生儿肺炎和早产儿窒息被送到儿童医院急救。因为大妹和小妹的体重都不到2公斤,所以立刻被送进暖箱治疗。

  儿童医院儿科主任:大概基本上一周到两周左右,基本上能吃奶了。

  但是就在医护人员想通知家长把孩子接出去的时候,却发现送孩子来医院的父亲已经好几天没出现在医院了。

  儿童医院儿科主任:当时过来以后,因为他可能当时打工的,来的时候比较急,就少许付了一点钱,过来以后就住院了。

  双胞胎的主治医生马上去查看入院单,这份入院单记录着两姐妹的父亲亲手填写的一些信息,医生从中知道了孩子的父亲名叫周新华,从江西老家来上海打工。医院多次打电话、写信联系他,但都无功而返。

  儿童医院财务科科长朱国健: 联系几次没办法联系上,过了一段时间家长通信的手机也关掉了,没办法联系了。

  手机关机,于是医护人员又顺着周新华在上海留下了地址找上门去,却发现他留下的住址锦秋路990号,根本就不是什么住宅,而是一家罗森超市。

  罗森超市锦秋店店长 姚勇:我从开张到现在三年多了,一直在这里,一直在这里,从来没有雇佣一个叫周新华的人。没有周新华这个人的,因为这里附近工地比较多,他有可能在附近工作,经过这里来买东西,也可能知道我这里的地址。

  儿童医院保卫科科长长梁永祥:孩子治疗好以后,她们的出院问题不应该是作为我们在这方面花很大的精力。

  这样一来,只要大妹小妹的父母一天没找到,她们就一天不能顺利办理出院手续。一时间这两个孩子成了没人要的孩子,她们只能滞留在医院里。于是医院不得不求助于派出所,民警很快和周新华的江西老家警方取得了联系。

  江宁路派出所治安民警姚小平:(周新华弟弟说)周新华已经四五年没有回去了,一直在外地打工,他也知道他来过上海,而且在上海好像有个女人,至于以后的情况他们也不是很清楚。

  大妹小妹的一周岁生日刚刚过去几天,医护人员们觉得两个孩子继续待在医院里,根本不适合的她们的身心成长。况且现在姐妹俩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

  护士:胖胖的,已经会站了,自己拉着会走了,也会翻身什么了。

  于是找到孩子的父母成了当务之急。记者联系上了周新华老家江西省广丰县公安局排山公安分局,进一步了解到了周新华的信息。据排山公安分局介绍,周新华今年四十多岁,两年前和妻子离异,和前妻生有三个孩子。

  电话采访:

  江西省广丰县公安局排山公安分局 周局长:他通过他家里他母亲说这两个孩子不要了。

  记者:他也承认这两个孩子,双胞胎确实是他的?

  江西省广丰县公安局排山公安分局 周局长:对对对。

  记者:但不能因为你说不要就不要自己的亲生孩子。

  江西省广丰县公安局排山公安分局 周局长:是的,但我们现在也找不到他,他还在上海那边做事。

  周局长介绍说,周新华的弟弟和母亲拒绝透露周新华的手机号码和具体联系办法。而在双胞胎滞留的儿童医院,大妹小妹决不是个特例,仅在2006年,类似大妹小妹滞留在医院超过两个月以上的"疑似弃婴"就达15个左右,而医院额外负担仅可计算的费用就达四五十万元。

  上海市儿童医院院长方秉华:长此以往,医院也有很大的负担。医院关注的是回不了家庭的孩子所占有的医疗资源,使得需要获得救治的儿童就不能如期获得治疗。

  被弃婴困扰着的不仅仅是儿童医院,像闸北区中心医院,因为医院处于城乡接合部,又靠近火车站,周边流动人口比较多,因此经常有弃婴被送到医院,平均每年达100个之多。

  闸北区中心医院医教科刘影:有时候一个礼拜可以为一个孩子整天在忙。就是寻找她的父母?联络什么的,像这个小雪已经联系了不知道多少时间了。

  现在8个月大的小雪就是这样住进医院的,她已经在医院里滞留半年多了。

  记者:小雪能做弃婴处理吗?

  闸北区中心医院医教科 刘影:很难,因为她有户口,她妈妈是上海人,但现在问题就是找不到她妈妈。

  实况 护士到家里找人:

  护士:有人吗,有人吗,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这里有没有一个小朋友叫小雪,她妈妈和外公住在这里的。是45号。

  住户:没有的。

  护士:49弄45号。

  住户:哪里人?

  护士:上海人。

  住户:上海人没有的。

  和大妹小妹如出一辙的是,小雪的母亲也曾经在医院出现过并留下过信息,因此小雪也不能作为弃婴处理。但是,这个母亲像是失踪了似的,医护人员也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去寻找,都毫无音信。

  电话采访:

  小雪的外公:一开始她原来有个男朋友,听说那个男的吸毒,他们就一起染上了,为了这桩事情,她说要到安徽去打胎干什么的,用掉好几万块钱,最后结果是没有打,生出来了。这个事情只有她去承担责任,我们不会去承担责任,不管了。我现在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

  闸北区中心医院医教科的刘影说,像小雪外公的态度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他们医院碰到的弃婴,大多因为身体疾病或残疾,被遗弃在医院附近的公共场所或医院门诊不引人注意的角落。他们的父母大多为外来务工者或像小雪母亲这样的边缘人群。

  闸北区中心医院医教科 刘影:好像跟经济应该有很多关系,因为有些家长扔掉的时候,有些留纸条的,由于孩子生病什么,家庭负担不起,这方面多一点。

  不管是大妹小妹,也不管是小雪,我们都无法找到他们的父母,那么把自己亲生的孩子遗弃在医院的家长们,到底存有什么样的心态呢?

  为了遏制那些不负责任的父母遗弃自己孩子的行为,上海市民政、公安、卫生和财政四大部门先后在1997年12月和2005年3月联合发出了两份文件,2005年新的文件还特别强调,只有在公安部门开出了相关的身份确认证明、民政部门开出了相关的验收合格证明后,弃婴弃儿的身份才能得到确认,使得弃婴的认定标准更加严格规范。但是在弃婴身份认定的过程中,他们滞留在医院的时间就相对较长。

  闸北区中心医院医教科刘影:我们医院真的很被动,一个要受制于公安,一个要受制于民政。至少应该给医院一条出路,因为医院没办法决定这些孩子的去留。

  而在儿童医院看来,这样的被动程度可能还要更大。因为准弃婴是从住院渠道进入医院的,缺少了派出所等部门的前期介入和初步认定,对他们父母的寻找就被列入医疗纠纷的范畴,其大部分工作也只能由医院一家来完成。至今,加上大妹和小妹,还有6位孩子因为院方始终无法联系到他们的父母,依然滞留在儿童医院的各个病房。

  儿童医院院长方秉华:我认为这样一个程序是规范的,是我们管理到位的表现,但是由于有了规范就有了程序和时间的代价,就有了一个过程的代价,从这个角度来看,从最终确定孩子身份的过程就变长了。

  在这种情况下,医院就在无奈的情况下,承担起了照看弃婴的职责。一些见到弃婴的市民也想到过收养他们。

  市民:一旦有正常的途径的话,能把宝宝收养下来的话,然后可以自己作为监护人来承担这个风险。

  儿童医院新生儿科主任黄绮薇:但是现在规定不允许随便领小孩的,都要通过正规的手续可以了,所以我们这种情况我们都谢绝了。

  但是有关规定却禁止医院直接作为送养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规定,只有孤儿的监护人、社会福利机构、有特殊困难无力抚养子女的生父母才能作为送养人,也就是说医院无权把孩子送到福利院或个人。而即使有合法的送养人,福利院也只能接收十四岁以下的,父母双亡的孤儿,或父母无任何信息的孩子。

  江宁路派出所治安民警姚小平:如果能够找到他的父母,或者知道他父母的信息的话,这个孩子就不能作为弃婴。

  这样一来,要想改变弃婴滞留医院的尴尬,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找到他们的父母。而现在看来这样的工作几乎全落到了医院保卫科的身上,因为包括公安在内的很多部门,并没有明确规定的义务,来负责寻找滞留医院的这些弃婴的父母。

  儿童医院保卫科科长长梁永祥:应该讲难度很大,有些地方我们人生地不熟,再说当地的一些资料、户籍资料上面也反映不出,所以我们只好有时候挨家挨户进行查询。

  江宁路派出所治安民警姚小平:我们公安派出所在处理弃婴弃儿这样的相关工作当中,主要负责一个就是负责接收移送,然后第二个就是确认,第三个就是认领。

  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陆晓文:我觉得民政部门、公安部门就应该接手这样的事情,同时调查孩子的来源,同时应该给这些孩子找一个合适的生活场所,同时要去追寻这些遗弃孩子父母的社会责任。

  实际上,儿童医院为弃婴寻找父母的努力并不是没有成效。今年春节前,在得到了公安、街道等相关部门的帮助,他们最终找到了4个弃婴的父母。这个八个月大的张荣旺就是其中之一。这个孩子一出生,就因为重度窒息和先天性心脏病,被父母"搁"在医院里长达5个月之久。

  儿童医院保卫科科长长梁永祥:还是通过当地提供尽可能的一些资料,经过派出所千方百计的查找,终于查找到外来人口在某一个单位打工。

  然而当医院辗转找到张荣旺父母工作的工厂时,他们夫妻俩还是不愿意把孩子领回去。

  上海广凌厂工会主席邱金山:我也讲得比较严重一点,如果你亲生儿子不领,追究法律责任,后来他感到有压力了。

  在多方施压和多次沟通之下,张荣旺的父母才最终认识到了错误,领回了自己的儿子。

  张荣旺的父亲:我当时没钱没办法的情况下,我做了一个真的当时很惭愧的事情,我人当时就走了,当时就没有敢再去。

  儿童医院保卫科科长长梁永祥:我们千方百计的去上门,还得不到家长的理解,他们不愿意收下来,弄得我们很尴尬,所以我们像做贼一样的把孩子扔下以后我们就赶紧就逃走了。

  儿童医院认为,要解决弃婴滞留医院的问题,还必须从源头上抓起。

  儿童医院院长方秉华 我们要很好的从源头上处理这个问题,一是能够使父母不做这种决定,二是让孩子尽快的回到父母身边去。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一条规定,依法负有抚养义务的人员,具有抚养的实际能力而拒绝抚养,将婴儿遗弃的,构成遗弃罪,将被追究刑事责任。专家们认为,只有各个相关部门共同采取措施,尽力寻找到遗弃儿童的父母,加大对弃婴父母的谴责及处罚的力度,或许才能从根本上遏制弃婴在医院的滞留。

  律师、法学博士吴卫明:这块我们法律规定非常明确,这种遗弃行为,受到法律的否定性评价,应当施以刑罚。

  这种遗弃亲生骨肉的行为,应该受到谴责和法律的追究,我们希望,至今还在医院里的大妹小妹和小雪,能够尽快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他们应该拥有自己的家庭和快乐的童年。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