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酷玩斯里兰卡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6月19日17:40 外滩画报
酷玩斯里兰卡
酷玩斯里兰卡

  如果斯里兰卡是一个人,她就是一个混血美女,本身有着印度文化,然后先后接受葡萄牙、荷兰和英国的殖民统治,身世有如联合国般复杂。因为文化上的多元背景,使斯里兰卡成为一个品味独特的国度,酒店布置像精神分裂的Gallery,代步的水上的士外形经典得像《Casablanca》里的道具,就连茶叶的味道也只此一家。我们从本期斯里兰卡开始推荐4 个“混血”目的地,每一个都曾是多元文化激荡和独特殖民生态的集大成者,现在让我们以超酷的方式上路,重新解读其当下的韵味。

  文/Edwina 摄影/Jam 图片编辑/ 金婕

  通常绝世美女的背后,总得配上不平凡的身世。曾被3个国家占领,还加上一个比“非洲之星”更强劲的外号——印度眼泪,经历长年内战、海啸,斯里兰卡总令人联想到悲情城市。朋友甚至毫不留情地问道:“去斯里兰卡干吗?”不过做旅游记者那么多年,每次出发前早已习惯别人异样的眼神。

  话说回来,斯里兰卡之所以得到“印度眼泪”的绰号,并不是大家想象中那么悲情,而因为处于印度洋上的岛国斯里兰卡刚好就在距离印度南面50公里之外,形状恰似一颗从印度半岛掉下来的眼泪。

  水上漂起“Air Taxi”

  空中俯瞰斯国全貌这架超酷的水上飞机,其实是斯里兰卡航空公司的Air Taxi。斯国交通堵塞问题严重,加上游走于各个城市的车程一般很长,乘这架水陆两用飞机一路游历,和坐车多花六七倍时间相比,无疑是最实用的交通工具。水上飞机去年3月于古城加勒(Galle)开始运营,逢星期三便有45分钟的tour,可以从空中俯瞰这个世界著名的古城。

  Air Taxi的体积比国内的16座小巴大一点,可以坐10人,虽然蓝白相拼的外形有点像海鸥,不过盛装的模特和摄影师坐进风格怀旧的Air Taxi,整个场景马上颇如《Casablanca》中的一幕。

  由于它是螺旋桨飞机,所以飞行时机舱内声音较响。起飞前机师会兼任空中服务员叫我们扣好安全带,并指示逃生门位置,当然短短半小时的航程,不会提供什么飞机餐点。所有的游客都异常雀跃,虽然在空中,但离机师只有咫尺之遥,飞行期间他准备拐弯时也会提醒我们小心,不过乘客都不敢跟他聊天,全机性命都在他手上。等到外形很酷的机师把飞机升上空稳定下来后,窗外美景便一览无余。从空中望下去,整个斯里兰卡就像铺了一层草皮,一望无际的茶园,种着独一无二的锡兰红茶叶,还有远处蔚蓝的印度洋。降落时大家都觉得在水面比在陆地更稳定,最重要是整个过程十分酷。

  Celyon Tea Trail全球唯一茶园resort

  斯里兰卡以前叫锡兰(Ceylon),所以茶叶都叫做“锡兰茶”。我们随resort的“茶是故乡浓”tour,参观这家斯里兰卡最有名和最高品质的茶叶品牌Bogawantalawa和Ceylon的百年茶厂及茶园,还很幸运地喝到最高等级(BOP)的红茶。由于茶叶主要出口到欧洲,斯里兰卡当地人也很少能喝到,至于我们熟悉的Lipton红茶部分也是以该厂的茶叶加工的。

  其实斯里兰卡是在英国殖民统治时才开始种茶叶,茶厂的经理说锡兰茶的味道独一无二,因为先天因素所致。茶树是很难培植的,太冷或太热都会枯死,而且不能接受太多的阳光、水分和养分。斯里兰卡中部的高山地区气候较清凉,而且没有被开垦过,土壤的营养比较丰富,最后就出产了世界知名的锡兰茶叶。

  我们在茶园Resort的花园内喝茶,一边呼吸山顶上极度新鲜的空气,再缓缓呷一口茶,但脑海里尽是满园茶叶的那一片绿。斯里兰卡茶味较接近英国茶,味道很浓但不苦涩,而他们饮茶的方法也很西式,可以是奶茶只放糖不入奶,或者只是不加任何东西的红茶。而喝斯里兰卡茶不像中国的绿茶,喝下去口腔内第一感觉较清淡,相反一口喝下去就刺激着所有味蕾。经理说因为锡兰茶不发酵,也不用炒,所以不含咖啡因,对身体很有益,临睡前喝也不会失眠。所以离开时记得在入口处的小铺多买一些,几十元人民币不到就有一大包。

  Helga's Folly潮流之母的艺术堡垒

  在斯里兰卡住resort,不需要巴厘岛的简约布置、苏梅岛的infinity pool、马尔代夫的无敌海景,不能缺少又最令人期待的是个性独特的艺术堡垒。

  去年时装业曾兴起过glamourrock 风潮,而康堤(Kandy)的resortHelga's Folly 很早以前就已经采用这条路线,先知先觉的背后原来是因为有个潮流教母做后腰。酒店的老板娘Helga自小受艺术熏陶,又曾在英国居住过很长一段时间,酷爱印度文化,她以自己独特的品味将50 多年历史的家传老宅改装,所以就有了现在的Helga's Folly。

  说Helga's Folly 是resort,不如当它是收租婆Helga 姐的货仓兼画版。resort 里的摆设装饰,全部都是她亲自从欧洲及印度等地旅游时搜购回来,有挂墙的鹿头银器, 又有来自印度的手造水晶灯,令人想起《一千零一夜》。不过这儿最吸引人的还是酒店内几乎无处不在的Helga 的画作,充分表现了她对印度文化的热爱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墙上不断出现会飞上树顶的海豚、会绕起双手的牛等画作,简直像走进了超现实主义画廊。外国游客非常热爱此处,其中奥地利空姐Irina 在德国版《Vogue》见到resort 介绍,来这儿住过一次后便深深爱上Helga's Folly,称游遍全世界从没找到如此投她所好的酒店。就连外国乐队Stereophonics 也曾经作曲“歌颂”过Helga's Folly,那首歌还排上过英国的“劲歌金榜”季军坐次!

  Viceroy Special观光火车

  随蒸汽火车折返1931对于火车迷来说,坐一趟黑头红身的蒸汽火车,俨如出发返回1931。

  要感受一下斯里兰卡混血美女的英伦血统,坐一次火车是必需的,它是贯通斯里兰卡的主要交通工具,而100多年来斯里兰卡的火车也没有经过进化,所以今天仍保存了其最原始的一面。在科伦坡市内行驶的火车,每一辆都挤到不能呼吸,一般游客未必能够承受。想轻松一点体验火车文化的,可跟我们登上这辆2046的对头车,出发到下一站1931。

  Viceroy Special怀旧观光火车,已届75岁高龄,但身上却找不到半点岁月的痕迹,保养得极好,黑色火车头映衬火红色的车厢很抢眼,颜色看上去还像新漆的,就如同在1931年火车刚起航时一样。火车头由蒸汽驱动,开动时会发出“呜呜”声, 又一次令人想起《Casablanca》烽火危城的场景。

  由火车离开科伦坡车站起,就开始了我们时光倒流之旅。车厢内的摆设全部保留70年前的样貌,虽然火车已经装了冷气,但还保留着英国爱德华时期的吊扇,时钟也是当年出厂时就已装上去的,现在仍然很准时。每个车厢只有20个坐位,可谓十分宽敞,每个座椅都是张梳妆台,坐位前都有小餐桌,可以一边喝杯cocktail,一边沿路欣赏茶园风景。不过最好还是多走两步到餐厅,找个靠窗位置,几个朋友可以围着聊天,沿路见到一片又一片的茶园,不时还会见到几只牛在路边吃草,沿路还会遇上亲切的斯里兰卡人向我们挥手,他们不做作的微笑让人仿佛回到了一段1931年的旅程。

  加勒古城两小时游遍多国风情

  以下并不是深圳“世界之窗”的游记,但我坐上两轮

电动车,两个小时之内就游遍了葡萄牙的沿海古围城和灯塔、英国火车站,都说斯里兰卡像联合国。加勒(Galle)每个景点都有点眼熟,彷佛以前在某出戏或某些地方见过,不过最教我们难忘的,还是那间黑色的有型教堂,在16世纪荷兰统治时期兴建,直到现在仍有信徒前来参拜。

  来到这个最具多元文化风味的古城,不得不入住2005年2月才开幕的Amangalle。作为世界级豪华酒店集团Amanresorts Group在斯里兰卡的成员,酒店充满17、18世纪风情,Amanglle的treatment centre提供古法Ayurvedic治疗,做完时感觉很refresh,浑身犹如充满电一样。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携手新浪共创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