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中福在线”彩票在全国范围内基本被叫停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3月20日14:44 国际在线

  

“中福在线”彩票在全国范围内基本被叫停

  某“中福在线”销售厅贴出了“关停”通告

  深圳白领韩童,曾因为购买“中福在线”彩票输掉80万元,6次失去高薪工作,借了15万元高利贷,落魄到在小饭馆打工。现在他开始回到正常生活——做了深圳一家电子厂的销售经理。“反复勾起我心魔的‘中福在线’,现在全国倒闭了!”他告诉南方周末。类似这样的解脱之声,在“中福在线”论坛上随处可见。

  去年12月6日,韩童与数位彩民在南方周末头版文章《中福在线:彩票时代的老虎机?》中,讲述了沉溺““中福在线””的过程。国家福彩中心的一前高层在文章中表示,这款由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发行的视频彩票,其实“就是个老虎机”。

  本报报道受到有关部门高度重视。三个月来,这一彩票被国家监管部门连番“调整”,现在已濒临关停。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律师韩德云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称,他已在全国“两会”上建言取消“中福在线”。

  “基本上是停了”

  “中福在线”在网上发行销售。彩民可在销售厅的“彩票投注机”上即买即开进行博彩。尽管2005年上市后即被质疑为“老虎机”,但其销售从2005年的6.75亿元猛升至2007年的130余亿,占福彩总销售量的1/4强。

  如此扩张引起了中央监管部门警惕。2007年12月21日,南方周末报道刊发两周后,财政部、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联合下发文件,规定不得利用互联网发行销售彩票,“中福在线”位列其中。香港股市嗅到不妙的气息,1月15日,给中福提供设备的华彩控股港股两周内下滑近30%。

  2月6日,“中福在线”中最受观迎、也是最受质疑的“西游夺彩”等三款视频博彩游戏被监管部门叫停。彩民普遍反映:没有“西游夺彩”,“中福在线”就不好玩了。“中福在线”的销量这几个月迅速下滑。日均销售曾达23万元的一沈阳“中福在线”销售厅,在3月2日只售出50元。3月4日,上海的29家销售厅关停了28家,剩下的一家维生艰难。

  广州洛溪新城销售厅在2月26日也贴出了“关停”通告,至今室内十余台投注机尚未搬离。广州五羊新城的销售厅还未关,但记者数次探访营业厅,除了二十台投注机,未见投注彩民。

  广东省福彩中心的一位负责人承认:“这是死撑着,怕关了店面后就开不了。现在的收入,连水电房租费都要付不起了。”这位负责人介绍,目前广州十余家销售厅一天的总销量是几千元,全省所有销售厅的总销量也只有十余万元,“完全是亏本的”。而2007年,广东省“中福在线”销售曾达6.64亿元。

  一位福彩官员坦言,情况全国类似,现在国内的“中福在线”日均销售总量也只有几百万元,“基本是停了”。来源:南方周末

  为何关停

  一位参与此次监管工作的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这次对“中福在线”的“调整”,不是民政部或财政部所能单独做出的,报国务院才定下来:“这是一次对游戏规则的调整,牵涉到各方利益,很敏感。”

  这位官员没有透露“调整”的原因。但有熟悉内情者称,“中福在线”的一些异动在去年6月已引起中央监管层注意。去年6月,重庆市的“中福在线”金岛销售厅装修费用达百万元,福彩中心为此还派人到拉斯维加斯、澳门等赌场考察,给金岛厅风格注入不少“国际化元素”。有关“重庆开设豪华赌场”的消息受到海外媒体关注,成为政府部门下决心治理彩票行业的最初诱因。

  另有福彩官员透露,去年底,内部讨论“中福在线”利弊问题正处于关节点。南方周末去年12月6日发表了质疑“中福在线”的报道,引发公众舆论强烈反响,令监管层下决心“调整”中福在线。

  南方周末报道刊发后,2008年2月22日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的调查也指出:“福利彩票的目的是为国家筹集公益金,用来扶老、助残、救孤、济贫。可是‘中福在线’这种被形容为激活了心魔的‘电子鸦片’已经不知道使多少人变成了职业赌棍,使多少家庭走到了崩溃边缘,使多少彩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1月13日,财政部部长助理丁学东视察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时强调:“我国彩票发行机构不应以销售量作为第一目标,财政部也不会以公益金的筹集量作为衡量工作好坏的第一目标。”当时他表示,监督管理部门将要进一步加强彩票监管。

  利弊之争

  广东省福彩中心一位负责人担心,如果把“中福在线”关了,在这里买公益彩票的资金,可能会流向非法私彩。他介绍,广东每年约有300亿私彩。如果办好“中福在线”这样的彩票,就可以减少私彩的泛滥——“原本是想开前门堵后门的,现在前门关了,许多人就只能走后门。”他认为,对“中福在线”最好是加强投注额的引导与监控,而非一关了之。

  但上海师范大学金融学院彩票研究中心学者李刚反对这种说法:“公办彩票常常先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例如足彩开通后,地下赌球也更多了。”他称,一些后来沉溺于“中福在线”的彩民,一开始并不好赌,他们的赌性是由“中福在线”诱发与培养的。如果在这时停止了“中福在线”的运营,他们可能会去博私彩。但如果早些关了,就可以少一些人被引诱。

  北京大学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执行所长王薛红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分析了当初引进“中福在线”时的利弊权衡,与其让外国人赚去中国人的博彩资金,还不如中国自已来挣——博彩在国内产生的负效应与补偿社会的正效应可以相互抵消;但如果让外国人赚去了,本国只是资金输出国,留下的只有负效应。

  李刚则认为,当初设计者的这种初衷被事实证明有问题。如果国内限制博彩,确实会让一部分博彩资金外流。但如果在国内过于放开,其负效应与正面效应并不能抵消,事实表明往往是负面效应远大于正面效应。

  全国人大代表韩德云表示:“本是为筹集社会资金发展福利事业的公益彩票,因为‘中福在线’视频型彩票的出现而变味,在现实中面临成为社会公害的危机。”他在今年“两会”上提交了一份建议:由民政部责令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取消“中福在线”视频即开型彩票,并就“中福在线”视频即开型彩票设立背景、推出以来网点布局和运行、募集资金金额、资金使用情况等,向全社会作出公开说明。(来源:南方周末 记者 傅剑锋)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