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山寨春晚总监称因合作方遭“封杀”未能直播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2月04日12:01  新文化报
山寨春晚总监称因合作方遭“封杀”未能直播
山寨春晚的品牌策划总监韩伟以及演员周长春来到报社

  本报记者 李洪亮 摄

  大年三十那天,山寨春晚负责人老孟带着所剩无几的人马在北京一家洗浴中心度过了除夕夜,经过了几次起起伏伏的折腾,山寨春晚不但没有直播成功,一直到正月初二才在几个不知名的网站上发出几段之前彩排的视频,虎头蛇尾地收场。昨天,山寨春晚的品牌策划总监韩伟以及演员周长春来到本报,讲述了山寨春晚砸锅的诸多原因。

  原因一:“北京文化部门太狠”

  韩伟见到记者的第一句话就是:“北京文化部门太狠,老孟这次赔惨了。”韩伟说,北京文化部门的监控太严格了,“现场人数坚决不允许超过200人,并且不允许主办方有售票、赞助、广告等任何掺杂经济利益的行为。”据韩伟回忆,春节前,北京文化部门去了十几个人,在老孟的办公室里,关上门询问了小半天,吓得很多演员都收拾东西回家了。

  晚会结束后,人们最想知道的就是老孟到底赚了多少钱?韩伟说:“赚什么钱,他自己都赔钱。不让打广告,不让拉赞助,我们住的地方、吃的饭菜都是好心人提供的。”

  原因二:被撵出度假村移师洗浴中心

  山寨春晚虽然最终没能直播,但在全国已经营造了浩大声势,一批“好事者”也为老孟提供无偿服务。1月中旬,北京昌平小汤山一家度假村的老板给老孟打去电话,愿意免费为他们提供食宿地点和排练场所,老孟和200多名演员才算有了一个正式的安营扎寨的地点。但是大年三十,度假村老板突然要求剧组所有人员搬出住处,不再为其提供免费的食宿地点。200多人一听都傻了,但无奈人在屋檐下,于是开始搬家。

  “我是最后一个离开度假村的,从墙上摘下了宣传画册,心里很不是滋味。”演员周长春说。众人来到一家洗浴中心,而这还是朋友帮忙联系的地方,老周说:“我们一共22个男的,13个女的,门票是168元一位,不包括按摩,打完折花了5560元,朋友帮买的单,也算是大家在一起过了个年。”

  原因三:被媒体过度关注

  老孟成功策划了山寨春晚可以说是借了媒体的光,如果没有全国媒体的热议,恐怕他现在还是那个住在北京四环外民房里的一个小策划经理。但山寨春晚最终没能光明正大地与观众见面,韩伟说:“其实也是因为媒体的过度关注。”韩伟告诉记者,山寨春晚开始是准备与贵州卫视合作的,并且已经签订了直播合同,但媒体曝光后引起了广电总局的关注,结果各大卫视都不敢与山寨春晚有任何关系。随后,老孟又把目光投向新锐媒体网站、腾讯网等多家主流网站,而且他们也都有合作意向,但也都是被媒体曝光后,上级主管部门将其逐一“封杀”。周长春叹口气说:“后来我们都被记者追得可哪儿跑了,唉,看来掌握不好火候还真不行。”

  老孟:山寨春晚明年还办

  记者昨日拨通了老孟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表示,办山寨春晚的决心是不会变的,他将从今年年中着手明年山寨春晚的筹备工作,他说,他坚信做足准备的山寨春晚一定会连办10年!

  本组稿件 本报记者 郭艳东


Powered By Google
flash

更多关于 山寨春晚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