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局长儿子遭绑架 家人交50万赎金后报警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2月23日14:00   三晋都市报

  黎明之前的黑幕里,几双罪恶的黑手悄悄伸向睡意未消的上学孩童。绑架得手后,绑匪用 “魔音”工具,将男声变作恐怖女声要挟赎金100万元……议价赎金送出,被绑男孩获救,之后事主报警,绑匪最终落网。绑架案就此告一段落。而就在等待法院宣判期间,当地坊间,却在窃窃议论着“私了好还是报警好”、“谁家最应被绑架”等话题。绑架案在让人们警醒的同时,又在告诉人们什么?

  孩子清晨失踪

  “半壁孤城水一湾,万家烟火护偏关。”地处晋蒙交界的(山西忻州市)偏关县,因东衔管涔,西逼黄河,北连内蒙古,南通雁门的有利地形,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而就在2009年甫一开年之际,借着该县重关固垒的掩护,一伙歹徒将目标盯向了偏关县某局局长之子。在偏关这个十余万人口的贫困小县,政府部门为数不多的几名局级干部想当然地成为人们艳羡的对象。尽管如此,绑架这等词汇,似乎与政府公务员离得很远。但2009年1月6日之后,绑架这个词成为偏关人提的最多的一个词。这一天原本是一个平凡的星期二。清晨6时许,天还没有放亮,夜色下,陆续有上学的孩子从家中走出,揉着蒙眬的睡眼向学校走去。县城不大,孩子们上学一般步行几分钟就能到学校。

  偏关县某局局长明哲(化名)的儿子明明(化名)起床后独自背起书包出了家门,夜色昏暗,小区没有路灯,离家不远的巷口处,一辆摘去车牌的汽车默默地停在那里。

  12岁的明明是偏关二中初一年级的学生,这条巷子,他已经走了无数遍。这辆悄然出现的汽车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他只抬头看了一眼,就又低头忙着赶路。让他想不到的是,当他快走过这辆车的时候,车门突然开了,没等他回头,一件大袄就蒙在了他的头上,他的嘴巴也被一只大手捂紧,发不出声来。“不准出声!”一个低沉的声音威胁着他,他感觉自己被塞进了车里,夹在了两个人中间动弹不得。“贺儿,快开车!”早已发动好的汽车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

  父亲愿交赎金

  送孩子走后,明哲夫妻俩又睡了一会儿,才起床准备早饭。往常儿子上完早自习,会在8时左右回家吃了早饭后再去学校。但是这天的8时左右,在儿子应该回家的时间,明哲却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的那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她阴森森地告诉明哲:“你的儿子已经被我们绑架,赶快准备100万元现金来赎人。”她警告明哲,不要报警,否则,就等着为儿子收尸吧。

  这个消息如当头一棒,立马把明哲给打晕了。他中年得子,儿子比他的命还宝贵。联想起电视剧里看到的绑架撕票案,他不禁全身颤抖。索要100万元,看来绑匪是丧心病狂了。稍作镇定之后,他与绑匪交涉起来。经过讨价还价,绑匪同意50万元就可放人,但要求他一人骑着摩托去送赎金。为了孩子的安全,明哲满口答应,请他们一定不要伤害孩子,他这就去准备赎金。

  放下电话,明哲迅速给学校打电话,确认儿子的确没有上早自习。明哲的妻子坚持不让报警,害怕绑匪万一发现后孩子有闪失。二人决定先去凑赎金。

  当日11时许,明哲准备好了50万元赎金后,接到了绑匪的电话,他们要求明哲去县城外的南河大桥。明哲带着赎金赶到南河大桥时,又被要求赶往县城的某银行附近。明哲知道这是绑匪在试探自己,想知道自己是否报警,警察是否布控。当绑匪的第三个电话打来时,明哲提出要听到孩子的声音才肯交钱,但绑匪没有同意明哲的要求,只是要求明哲立即赶往马梁大桥附近交钱。当明哲赶到马梁大桥后,绑匪却没了下文。

  一直到中午12时左右,绑匪才又打来电话,要求明哲再把钱送到一个叫护城楼的地方。护城楼地处山顶,周围空旷不易隐蔽,四面都有山沟路通往各处。绑匪在电话中告诉明哲要走的路线。按照其指引,明哲很容易就找到了绑匪所要求的交易地点,他将装有50万元的书包放进了护城楼马路边的排水管道内后离开。

  绑匪逃之夭夭

  让明哲没有想到的是,交付赎金之后,绑匪的手机却关机长达两个小时。心急如焚的明哲派人开车在交付赎金的周围山沟四处找人。

  两个小时后,绑匪才打来几个电话,告诉明哲孩子所处的方位,但有好多次,其所告诉的地点都是假的。直到当日下午4时许,明哲才按照绑匪指引,来到位于偏关县几十里外的水泉乡一处名为光阳咀的村子处,找到了正顺着水泉山沟走出来的儿子。原来,绑匪将明明用透明胶带纸绑住手脚,缠住全身,放在了一间废弃的窑洞里,是他自己撕掉身上脸上缠绕的胶带后,逃了出来。

  对这段经过,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明哲本不打算报警,但他交了赎金后一直见不到儿子,才又报了警。而警方却称,早在绑匪打电话索要赎金时,警方就已接到报警并参与其中,只是由于受害人救子心切,再三央求先交赎金救了孩子再破案,他们才没有暴露。再加上绑匪所选择的交易地点不易设伏,且考虑到人质的安全,当时设想的现场抓捕没能实现,才导致绑匪取走赎金之后逃跑。孩子找到之后,警方派出的专案组人员在县城通往井坪、五寨和清水河等方向的路口设卡堵截,却没能发现绑匪的身影。

  警方终于破案

  虽然人质安全获救,但这伙狡猾的绑匪却顺利拿到赎金后逃跑,这让偏关警方深感耻辱,“1·06”专案组迅速投入破案。

  根据绑匪的口音及对当地地理位置的熟悉程度,专案组判断,本地人作案的可能性很大,而在对获救孩子的调查中,民警获知,早在两三天前,就有一辆车跟踪过他。熟人作案的可能性也较大。

  警方的调查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被绑架的孩子最初听到的那一个“贺儿”的名字,虽然绑匪反侦查意识极强,在将明明绑架之后,用胶带将其全身缠裹,面对明明时,三人从不说话,以免暴露。但绑架时的这一失误却被明明牢牢记在心里,因为在明明的印象里,曾经到过明哲家的客人里,也曾有过一个叫贺儿的人。整个偏关县城并不大,而去过明哲家的叫贺儿的人更是好查,于是按此线索,专案组率先锁定了一名叫贺文臣的绑匪。据了解,绑匪用于联系孩子家长的手机卡,也是在偏关办的本地号码。

  根据这些线索,犯罪嫌疑人白雪冬和贺文臣率先进入了专案组的视线,在忻州市公安局技侦民警的协助下,另一名犯罪嫌疑人余永海也很快被锁定。

  专案组民警发现,嫌疑人白雪冬并没有外逃,还留在县城里,其行为也和往常一样。为了不打草惊蛇,专案组派出人员监视白雪冬,主要警力沿另两名嫌疑人可能的外逃地河曲方向追逃。之后,专案组民警又按照嫌疑人留下的蛛丝马迹,赶到了内蒙古呼和浩特市。

  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专案组人员立即找到了贺文臣在呼市的两个朋友,经过讯问,确定贺已经到了呼市,而且,贺还用所得赎金购买了一辆雪铁龙轿车。其付钱时所背的包就是明哲交付赎金时所用的包。而贺文臣现已不在呼和浩特。专案组综合了全部资料后进行分析,并最终认定,嫌疑人极有可能去了包头。

  最后,专案组民警在包头市找到了停放在一家饭店门前的雪铁龙轿车,顺利将贺文臣制服,起获赎金28万元。

  包头抓捕组成功收网后,另一路抓捕组在偏关县城内的东门街路口,将嫌疑人白雪冬抓获。 随后,办案人员在白雪冬处起获了15万元赎金。至此,“1·06”特大绑架案成功告破。

  被抓获的三名嫌疑人都是“瘾君子”,其中一人还是赌徒。为了筹集毒资与赌资,三人精心策划了这起绑架案。

  私了还是报警?

  明哲报警后,所付赎金大部分被追回,儿子也顺利脱险,可谓有惊无险。但是,记者在偏关采访时,对于这起事件,民间却有不同声音。

  让人奇怪的是,民间最具代表性的说法竟然是明哲不应该报警。一位中年人提起此案,称前后经过,他都比较熟悉。他说,明哲报警之后,此事在县里已沸沸扬扬,很多人都疑惑,明哲怎么就能在一个上午将50万元赎金全部凑齐呢?

  有人还称,明哲在破案过程中也花费巨大,追回的赎金落到手中的只有十几万元,报案对明哲本人没有多少实际意义,而有些人则对明哲儿子的遭遇表示后怕,报警后一旦孩子出事,要钱又有什么用?

  虽然民间对发生类似案件是选择私了还是报警持不同态度,但仍有多数人表示应当报警,更应该加强防范措施,比如政府安装路灯、监控等设施,加强夜间巡逻,将犯罪消灭在萌芽状态。


Powered By Google
flash

更多关于 绑架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