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32岁IT精英因过度疲劳在上班途中猝死(附图)

32岁IT精英因过度疲劳在上班途中猝死(附图)
田金勇就倒在这条斑马线上

  昨日上午8:34,成都科华北路与锦绣路相交的丁字路口,背着电脑包的田金勇走着走着,突然身子前倾,扑倒在地。成都市第七人民医院医护人员赶到现场展开抢救,仍未挽回他的生命。田金勇才32岁,在一家IT公司上班,他身后留下一对才一岁零两个月的双胞胎女儿。田父说,儿子走的头一天,忙到凌晨1点过才上床睡觉。

  事发突然:IT精英倒在斑马线上

  事发时,孕妇汤女士在父亲的陪伴下正缓慢通过ATT歌城门口的斑马线,突然,汤女士看到走在他们前面的田金勇身子朝前倾。“给人的感觉,就像要跪倒一样。”刹那间,田金勇就面朝水泥地板重重摔了下去,一款手机从包里掉出来,落在身旁。他的下巴流起了鲜血,两只手不断地抽搐着……

  “有人抽风了!”四方的群众纷纷围了上来。汤女士赶紧掏出手机,报了警并拨打了120。一位上了年纪的先生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机,递给了汤女士。翻开通话记录,汤女士拨通了“乖乖老婆”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最后,她打通了“妹儿”的电话,亲人们这才知道田金勇出事了。

  抢救医生:过度疲劳是重要诱因

  在等待救护人员的过程中,有人看到田金勇抓紧的手逐渐松开。一位老先生上前把了把他的脉,告诉大家“有脉搏!”大家紧绷的心都松了口气。10余分钟后,成都市七医院急诊科的救护人员赶到。医护人员把他翻过来,他的瞳孔已经散大,呼吸、心跳和脉搏都已停止。按压10余分钟后,田金勇恢复了自主呼吸,心率也有了。为了让他在更好的条件下得到抢救,医护人员决定把他接回医院继续抢救。插管、电除颤和其他抢救措施全都用上了,但田金勇还是于10点过闭上了眼睛。

  参与抢救的急诊科医生樊华说,田金勇的家属透露,七八年前,田曾患过心肌炎。在没尸检前,她只能将其定义为猝死。“估计跟他之前患过心肌炎有一定的关系,过度疲劳也是重要的诱因。”

  父亲悲痛:前晚儿子忙到凌晨1点

  在治疗室里,闻讯赶来的亲人悲痛不已。妻子扑在田金勇的身上,哭得撕心裂肺。一对老年夫妇各自抱着一个小宝宝,宝宝的头上戴着同款嫩黄色毛线帽子,穿着同款粉红色的上衣。田金勇的妹夫贾朝健说,那两个小娃娃是田留下来的双胞胎女儿,才1岁零两个月。

  由于田金勇是非正常死亡,跳伞塔派出所已介入调查死因。

  “他是个有责任感的人,他太累了!”坐在治疗室外,田金勇父亲眼里含着泪水,不断地叹气。田金勇是家中老大。1996年,他从湖北十堰考入四川大学,后来又攻读了硕士。工作后,经常把工作带回家,忙至深夜。在成都站稳脚跟以后,又资助妹妹念完大学。再过几周,就是妹妹出嫁的大喜日子,他却再没机会看妹妹穿嫁衣。

  “他总想着我们,却不顾及自己。”老人说。在儿媳怀孕期间,儿子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研究食谱,给儿媳布置膳食“作业”。前晚,儿子一直在电脑上忙到凌晨1点过,才上床睡觉。由于小女儿发烧,他断断续续起来了好几次照顾女儿,“他的任务太重了。”

  他介绍,儿子工作短短几年时间里,就买了两套房子。前段时间,他忙里忙外才把新房装修完毕,本打算等房子敞一段时间就搬进去的,“儿子再没有机会享受他的新房……”

  IT公司:已到田家处理善后事宜

  昨日下午2点过,记者在天府软件园找到了田金勇生前所在的公司。接待人员说,单位的人力资源经理已经到田家协助处理善后事宜,拒绝透露有关田的任何信息。

  田金勇的同事介绍,他在该公司负责研发移动通讯软件,工作认真负责,性格比较和气,与同事相处愉快,大家都为失去这位好同事而伤心。

  记者席秦岭摄影报道

  社会精英猝死事件频发

  2005年2月24日,域名注册系统顶尖专家、中国频道的CTO黄柏林在37岁初为人父时病逝;

  2005年8月5日,年仅36岁的浙江大学数学系教授、博导何勇,因过度劳累英年早逝;

  2005年9月18日,正值中秋,年仅38岁的网易代理首席执行官孙德棣猝死;

  2005年11月18日,摩托罗拉副总裁兼首席营销官格利高里·弗洛斯特突然死亡;

  2005年12月中旬,46岁的前IBM大中华区政府及公众事业部总经理李清平突发心肺衰竭去世……

  中关村平均死亡年龄

  53.34岁

  按1992年维多利亚会议提出的健康四基石:合理膳食,戒烟限酒,适当运动,心理平衡。四基石的效果:1996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指出,采用健康四基石为健康生活方式,可使美国人平均寿命延长10年,高血压下降55%,脑卒中下降75%,肿瘤下降1/3,糖尿病下降50%,冠心病事件明显减少,生活质量明显提高。

  一般吃得过饱、喜欢饮酒、容易兴奋三个特征是诱发猝死的三个原因。此外还应注意“三个半分钟”:夜间睡醒时先在床上躺半分钟;然后再坐起,坐半分钟;然后再转到床边,两脚下垂半分钟。注意“三个半小时”:早晨行走半小时;中午最多睡半小时;傍晚行走半小时。心理平衡“三个正确”:正确对待自己;正确对待他人;正确对待社会。

  正确预防远离猝死

  据《光明日报》报道,国家有关部门公布的一个专项调查结果表明,我国知识分子平均寿命为58岁,低于全国平均寿命10岁左右;北京中关村知识分子平均死亡年龄为53.34岁,比10年前缩短了5.18岁。

  “高智能、低体能”是人们对知识分子群体的描述。2002年上海10家主要新闻媒体联合调查结果,新闻工作人员死亡年龄集中在40至60岁年龄段的占78.6%,平均死亡年龄为45.7岁。有人根据他们辞世的年龄特点,总结出“49岁现象”,而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仍然是中年知识分子体质下降、劳累过度等等。

  累也要有尺度

  □龚爱秋

  32岁,人生最宝贵的黄金年龄,田金勇匆忙上班的脚步却戛然而止。让人心痛的是,他的身后还留下一对才一岁多的双胞胎女儿……相对于2005年频发的IT界高管猝死,田金勇的死虽然是个案或许不会引起更广泛关注,但它真实地表明,白领过劳死现象已开始出现在我们身边。

  “他是个有责任感的人,他太累了!”田父的这句话说得很揪心。是啊,田金勇是家中老大,背负着父母的期望,他读完大学又攻读硕士;背负着兄妹的情份,他在成都站稳脚跟后又资助妹妹念大学;背负着家庭的责任,他给怀孕妻子做膳食,深夜起来照顾双胞胎女儿;背负着工作的压力,他在电脑上忙到凌晨1点过才上床睡觉……让我们算算账:凌晨1点过睡觉,早上8点过已走在上班路上,除去一些必须的准备工作,他的睡眠时间顶多只有6个小时!前段时间装修新房的劳累或许还没缓过劲,他又开始拼命工作!工作!

  网络上曾有帖子说“加班和劳累是IT人永恒的话题”,众多IT人的离去或许就是一明证。但我想说的是:每一个人都应该掌握生命之树常青的艺术,学会调节、学会适应、自我减压。完全把过劳死现象的产生归罪于外部原因,过于简单化。诚然,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工作和生活节奏加快,职场竞争加剧,必然导致人们身体和精神压力加大。但白领们应该明白的是,既然压力的到来不可逆转,我们就应该从提高个人的适应能力入手,倡导科学、理性的工作方法和生活态度,从而正视压力,有效地调整自我,缓解压力。

  此外,我们应该重新审视“积劳成疾、死而后已”奉献标准。为了某些工作目标不看病,不检查,不休假,不疗养,睡不足,带病干的“五不一干”,其精神可取,其做法则越来越与“以人为本”的现代社会理念相悖。累了就需要休息,这是科学的态度。日以继夜地蛮干,表面上看是奉献不少,其实效率却不可能高,甚至会南辕北辙。

  上海黄浦区中心医院内科副主任樊雨良说,50岁对知识分子来说,是耕耘和收获的黄金时期。一批知识精英在这个时候猝然离世,不仅是个人和家庭的损失,更是社会和国家的损失。而我要说的是,只有一个好身体,才能最终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过劳 猝死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