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老太为学生做饭扫地44年获授荣誉院士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1月07日06:07  今日早报

  她没有上过大学,也不知道什么是“院士”;她一生只学会写5个字,却被香港大学授予“荣誉院士”;她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只是44年如一日地为学生做饭、扫地——在颁奖台上,这位82岁的普通老太太被称作“以自己的生命影响大学堂仔的生命”,是“香港大学之宝”。

  2009年9月22日,当香港大学向她颁发荣誉院士那一刻,这个82岁的老太太,“看起来神气极了”。

  她被安排压轴出场。这一天与她同台领奖的,有汇丰银行曾经的行政总裁柯清辉、香港富豪李兆基的长子李家杰,以及曾获铜紫荆星章的资深大律师郭庆伟。

  颁奖礼为她首次使用中文

  与这些名流相比,这位老人的履历显得异常单薄——学历:没读过小学,除了自己的姓名,她当时还不会写其他字;工作经历:从29岁到73岁,在香港大学的大学堂宿舍先后担任助理厨师和宿舍服务员等职。

  这场依照传统完全以英语进行的典礼,此刻因她破天荒地使用了中文。香港大学学生事务长周伟立先用英语宣读了写给这位老人的赞辞,接着又以广东话再次致辞。直到此时,从未受过教育的袁苏妹才听懂,颁发院士的荣誉,是为了表彰她“对高等教育界作出独特的贡献,以自己的生命影响大学堂仔的生命”。

  她显然更喜欢另一个称呼——“三嫂”。因为丈夫排行第三,三嫂这个称谓被港大人称呼了半个多世纪。

  今年70岁的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副行政主席梁乃鹏还记得当年考试前“半夜刨书”,三嫂会给他煲一罐莲子鸡汤补脑;已经毕业15年的律师陈向荣则想起,期末考试前夕高烧不退,三嫂用几个小时煎了一碗凉茶给他,“茶到病除”。

  时常有学生专门跑到饭堂找她聊天。男孩子总会向她倾诉自己的苦闷,诸如不知道如何讨女友欢心之类。女孩子也会找到三嫂,抱怨男孩子“只顾读书,对她不够好”。多数时候,三嫂只是耐心地听完故事,说一些再朴素不过的道理,“珍惜眼前人”,或是请他们喝瓶可乐,“将不开心的事忘掉”等等。每年毕业时分,都会有很多穿着学士袍的学生特意跑来与她合影留念。

  自从上世纪70年代安装心脏起搏器以来,三嫂再也无法继续在厨房工作了,这位5个孩子的母亲从此转做清洁工。男生们历来喜欢在饭堂开派对,每每狂欢到凌晨两三点,她总是等到派对结束,再独自进去清理地板上的啤酒、零食和污渍。那个在凌晨的饭堂里独自拖地的驼背老人背影,让许多学生总“不敢忘记”。

  她只是“拎出个心来对人”

  这些有关三嫂种种琐碎的“好”,事隔若干年仍然潜伏在旧生们的记忆中,三嫂却说不清自己究竟“好在哪里”。在她看来,“拎出个心来对人”,人生其实就这么简单。在宿舍工作时,她自己的大儿子正在美国读天文学专业,她只是用“母亲的心”去照顾这群同样在外读书的孩子。

  如今她早已经退休了,但她其实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大学校园。

  2009年6月的一天,三嫂突然收到香港大学校长徐立之寄给她的信,邀请其“接纳香港大学之名誉大学院士衔”。她事前毫不知情,此前,旧生会多次向学校提议给她颁发荣誉院士衔。直至2009年1月,周兆平副校长亲自作出提名。而在此之前,只有“社会名流”才有可能进入这份提名名单。

  “我相信三嫂是没有争议的。”这位提名者说。事实证明,三嫂的提名“全票通过”。

  3个月后,“不知道院士是什么”的袁苏妹前去参加典礼,坐在面对600多人的台上,她一直试图记住前面的人“走哪条路、何时戴帽、怎样行礼”,生怕“忘记了整个程序”。

  当时,观众中20多名“头发都白了”的旧生,兴奋地跳起来鼓掌喝彩,典礼负责人甚至不得不让工作人员走过去,请这些政商界的知名校友“不要太激动,保持安静”。

  “我的生活没什么变化。”三嫂一如往常淡淡地说。她仍然居住在北角区一幢建于12年前的公共屋邨,她将红边黑底的院士袍和软呢院士帽叠起来,小心翼翼地收藏到盒子里。

  据中国青年报

已有_COUNT_条评论我要评论

Powered By Google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更多关于 老太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