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村民酒后行凶致7死13伤 警方接到报警并未重视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1月12日11:28  民主与法制时报

  2009年岁末,陆丰市南塘镇长山村顶前寮村民小组村民黄扬方,手持锄头、砍柴刀,在村内乱砸乱砍,致7人死亡,13人受伤。

  陆丰乡村血案警示录

  黄守洲 余远开 发自广东陆丰

  2009年12月30日上午8点多,陆丰市南塘镇长山村顶前寮村民小组的平静被凄厉的惨叫声撕破。

  46岁的村民黄扬方,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手持锄头、砍柴刀,在村内对村民乱砸乱砍,以残忍手段血洗邻里,致7死13伤,其中一名死者是怀孕3个多月的孕妇。

  凶案发生后,一位村民总结这次凶案两个原因:一是凶案突发,村民们根本来不及防备与反抗;另外,当地警察、医院的救援不够及时。

  目前,当地警方已经介入调查,黄扬方已被刑事拘留。

  案发后,有村民反映凶手曾与村干部结怨,多次扬言要杀人。

  残忍的杀戮

  记者拿到一份陆丰市南塘镇顶前寮村民小组凶案死者名单:许秀真57岁、黄姑奏56岁、卢秀粉32岁、黄水金75岁、黄碧真30岁(有3个多月身孕)、黄贵情、黄美玲13岁(小学五年级女学生)。

  长山村顶前寮村民小组,常住人口仅有约500人,绝大部分的青壮劳力到深圳、东莞等地打工。

  在这次血案中死亡、受伤的绝大部分是老弱病残。据目击村民反映,黄扬方手段极度凶狠,所有遇害受伤人员都是头部遭到猛击,然后再用砍柴刀进行砍杀。

  最残忍的一幕发生在75岁的老伯黄水金身上。据目击者称,黄扬方一锄头就把老人砍倒,随后疯了一样在老人的头上连砸了20多下。

  得知父亲遇难后,在深圳打工的儿子黄泽松马上赶了回来。据黄泽松介绍,老人这几年来一直一个人生活,他会经常回来看父亲。“我父亲平时不做什么农活了,没事的时候出去走走,和邻居聊聊天。”黄泽松说,可能是父亲出去散步惨遭砍杀。

  死者黄碧真,长山村小学副校长黄宏伟的妻子,怀孕已3个多月。30日上午8点多,黄碧真出门打算弄些草回来烧火做饭,谁知一出门便遇到刚刚砍倒黄贵情的黄扬方。当时黄扬方拿着锄头就向她的头砸了过来,黄宏伟的堂嫂看到了这一幕,惊呼着逃开,并告诉了在家中的黄宏伟。黄宏伟和他的堂哥马上跑出来救人,但黄扬方拿着锄头和刀又向他俩砍来,情急之下,黄宏伟只好丢下已经奄奄一息的妻子进屋躲起来。

  直到警察将凶手制服,黄碧真才被家人送往医院。在途中,已经怀孕3个月的黄碧真终因失血过多而亡。

  30日早上,年仅13岁的黄美玲在家里吃早餐准备去上学,谁知厄运突然降临,黄扬方闯进家门,向黄美玲砍过来。黄美玲被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身亡。这个才上小学五年级的孩子,就这样离开人世。

  30日下午,南塘镇中心卫生医院收治了7名伤势较轻的村民。

  在外科二室里,45岁的村民黄木左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头上贴着外伤绷带,他被诊断头皮裂伤、头颅骨横断性骨折。除此之外,他的左手食指也有轻微的创伤。

  “我都不记得被砍了几下。”削瘦的黄木左告诉记者,他是被黄扬方拿砍柴刀砍中了头部。“他砍完我就走了。”黄木左说,“黄扬方拿着锄头、砍柴刀见人就砍。”他还算是伤势较轻的,他的二哥、侄子等5人也同样在当天上午被黄扬方砍伤,伤势较重的被送到了陆丰人民医院。

  住在离南塘顶前寮村民小组不到3公里的响溪村的村民温水心9时许听说他的一个亲戚被打伤,连忙骑摩托车来到村里,结果车还没有停稳,黄扬方就拿着锄头对着他头一击,他的头盔被打得粉碎,头部受伤。

  南塘镇中心卫生医院主治医生梁主任介绍,30日,南塘镇卫生院前后接收了15名人员,其中有两个村民因为失血过多死亡。之后,他们把其中6名伤势较重的送往陆丰人民医院,期间有4人在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截至记者发稿,在这起惨案中死亡人数达到7人,其余伤者在医院接受治疗。

  案发当天,广东省公安厅长梁伟发对这起凶杀案作出了批示。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黄扬方其人

  这起凶杀案制造者黄扬方,今年47岁,有8个孩子,其中一个女儿已出嫁,一个儿子在外面打工。生活的压力使得他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衰老得多。

  黄扬方是村里公认的“酒疯子”,脾气暴躁,曾经拜师学武。“他一醉酒挥起棍棒,几个青年人都打不过他。”一位村民这样形容。

  不少村民怀疑此次凶杀案,与报复村干部有关。几年前,黄扬方因超生问题与一位村干部结怨。有一次,黄扬方酒后大骂这位村干部,换来村干部几兄弟一顿暴打,致脚部受伤流血。事后,黄扬方一直怀恨在心,多次在村里扬言要杀死这个村官,让村民见识。

  “他有精神病。”这几乎是顶前寮村民小组绝大部分村民对他的印象。

  多名村民反映,黄扬方的精神有些不正常,经常看到他边走路边自言自语。村民欧先生透露,黄扬方的母亲患有精神病,“她母亲在世的时候黄扬方就经常打她,村里人都说他是逆子。”欧先生说,他印象中黄扬方很暴力,“没准他也有精神病。”村民还告诉记者,黄扬方经常酗酒还打老婆,这一个月以来,他经常不回家,白天在地里做农活,晚上就去村子附近的树林里睡觉。

  事发前一天,黄扬方的妻子离家出走,“可能是受到了刺激吧,才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欧先生说,黄扬方平时就有些怪,经常骂人,村里人都觉得他一副谁都不怕的样子。

  有村民说,黄扬方制造这起血案与他酗酒有关。黄扬方行凶时有逃跑的村民闻到他身上有很重的酒气。案发当天,村民在黄扬方的家里看到,家里摆设得十分凌乱,在他家的桌子上还摆放着一瓶白酒,只剩下不到四分之一,桌子下还有一堆花生壳。

  村民告诉记者,黄扬方平时就酗酒,而且每次酒后都骂人,但是此前没有发生过打人的情况。一般情况下,村民看到他喝醉了,加上觉得他精神有问题,都不会和他计较什么。

  据广东省公安厅消息,黄扬方确系酒后行凶。对于村民反映黄扬方可能有精神病史,目前警方没有透露具体准确的消息。

  迟到的救援

  这场凶杀案发生后,在当地群众中引发很多议论。许多村民提出一个问题——警察为何一个多小时才到现场?

  一个村民向记者出示了他的手机,他说,他们报警的时间是当天的早上8时45分,而警察到达该村的时间是9时50分。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内,就有多名村民死伤。

  陆丰南塘派出所距离该村不到4公里,沿途的道路多是水泥路,交通状况良好,不足10分钟车程。

  从有关知情人员口中获悉,接到报警后,警察认为是精神病行凶,因此并没有引起重视。

  当地政府接受采访时称,南塘派出所接到报警后很快赶到了现场,他们认为村民称一个多小时没有见到警察是身在其中度日如年的缘故。不过,当记者向警方表示,希望能够看到警方的报警和出警记录时,却遭到了婉拒。

  一位死者家属回忆说,她母亲被砍伤倒地后,尚存一口气,如果及时抢救可以救活。她说,凶案发生后她就拨打120求救,可是120迟迟未到现场。

  案发后,有媒体报道陆丰市民政部门将给每名死者支付两万元费用。截至1月5日,“一分钱都没拿到。”该村村民告诉记者,当地政府承诺根本没有兑现。

  一位村民说,当地政府和派出所要求死者家属将尸体处理后,再给予支付两万元。据了解,该村村干部正在组织外出经商人员进行捐款帮助死者家属。

  精神病监管之难

  在顶前寮村民小组,问及黄扬方,几乎所有的村民都会说他是一个精神病。之前他从没打过人,最多是发发酒疯骂人,村民也就没特意防备着他。

  如果黄扬方确系精神病发作杀人,那么,社会上屡屡发生的精神病患者杀人案,说明这已经成为重大的治安隐患。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精神病患者或者潜在患者,得不到有效救治,反而在各种社会矛盾中与正常人打交道。这不仅危害自己的人身安全,还可能危及无辜。

  陆丰市南塘镇中心卫生院陈副院长说:“这个惨剧,提醒我们,如何对精神病患者进行有效监管应该引起社会高度重视。”

  陈副院长告诉记者,目前陆丰对于精神病患者的管理就是放养式管理,是通过精神病患者的亲属进行管理。不过,精神病患者需要药物,这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所谓的亲属管理往往也是听之任之。尤其像黄扬方这样自己就是一家之主,又没有兄弟姐妹的人,管理是基本没有的。

  “值得注意的是,精神病患者平时虽然不攻击人,但是平时的表现依然有别于普通人,这也容易形成和普通人的隔膜,进而被人为孤立,这更容易让精神病患者的病症加深,同时形成对他人的仇视。”

  广州市脑科医院的一位专家告诉记者,大多数精神不正常的人之所以会伤人,是因为他们都有一种“被害妄想症”,总觉得有人要害他,从而通过“消灭”身边的人来换取安全。

  对于这种情况,应该加强精神病知识的普及,这位专家说:“家人发现亲属精神有问题应尽快送到医院医治,以免造成恶劣后果。”

已有_COUNT_条评论我要评论

Powered By Google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更多关于 行凶 精神病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