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大学肄业生成流浪汉 露宿桥下捡废品为生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1月18日03:35  京华时报
姜明曾露宿的地方。本报记者 朱嘉磊 摄 姜明曾露宿的地方。本报记者 朱嘉磊 摄

  以高分考入北方工业大学的姜明(化名)因挂科、未交毕业论文,未能取得毕业证和学位证。从2009年肄业后,姜明不愿再向家人伸手要钱又没去找工作,从去年7月开始露宿西五环西黄村桥下,靠捡废品为生。

  今年初,好心人彭先生发现了姜明,并通过警方联系上姜明的父亲。1月15日,姜先生赶到北京,准备把儿子接回家。北方工业大学相关负责人表示,姜明静养后,可以返校继续完成学业。

  离校一年没找工作

  1月15日,记者在西五环西黄村桥东侧100米外、彭先生租住的简易平房内见到姜明。

  23岁的姜明中等身材、头发蓬乱,双手都留下冻裂的口子。记者提问时他只简单作答,不主动说话。

  据姜明介绍,2005年9月,他考入北方工业大学,在机电工程学院就读。当时,他考了584分,这个分数在当年的安徽省算得上高分。

  上大学期间,姜明学习成绩一般。肄业前,已经出现挂科,英语四级也没有通过。自己即将毕业那年,弟弟考上大学,家庭负担非常重。姜明说,因为时常为家里担心,又对自己的未来充满迷茫,一直没心思准备毕业论文,最终没有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

  2009年7月,姜明离校后,在学校附近租房住,房租是每月400元,而父亲还像他上学时那样,每月往卡里打五六百元生活费。

  姜明说,他不想再给家里增加负担,没有取得双证所以未找工作。在去年初以前,他几乎天天待在出租房内思考自己的未来,饿了就买馒头吃,渴了就喝白开水。

  去年4月,姜明的手机欠费,从此与家里失去联系,父亲也没有再往他卡里打钱。3个月后,姜明因交不起房租,开始流浪。

  露宿桥下捡废品为生

  姜明搬到了西五环西黄村桥下,这座桥距北方工业大学约三四公里远。为什么选择露宿西黄村桥下,姜明不肯说。没有经济来源,又不肯主动联系家人,捡废品换钱成了他维持生计的途径。

  1月15日,记者来到西五环西黄村桥下,姜明的“行李”还在。除了一些破旧被褥、衣服和鞋子外,还有很多废旧残缺的报纸。据姜明说,在桥下读报和睡觉是他消磨时间的主要方式。进入秋冬季节,气温急转直下。为御寒,姜明钻进被窝前还要将自己的随身衣物盖在上面。降温时,姜明每晚都被冻醒几次,但还是熬过来了。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今年1月初。对这段长达半年多的流浪汉生活,姜明表示不想再回忆。

  热心人协助父子团聚

  彭先生也是安徽人。据他介绍,在今年年初,他听邻居议论说,有个小伙子在桥洞子里露宿半年多。出于同情,他找到这名小伙子。

  彭先生回忆,起初小伙子不肯说话,他便利用休息时间来找对方聊天,并带些吃的,还给过小伙子一个海绵垫子。大约一周后,小伙子接受了他,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当时,姜明已经不记得父亲的手机号,彭先生找到苹果园派出所,在警方的协助下,最终联系到了姜明的父亲。

  1月15日,姜先生赶到北京,彭先生将他带到自己的租住地,当时,姜明已经在那里等候。父子再次见面不禁相拥而泣。当天,姜先生带着儿子洗澡理发、换衣服。

  姜先生说,他平日在外打工、妻子在老家种地,为供两个孩子上学已经欠了不少钱。在得知姜明没有取得毕业证后,他曾问过儿子打算怎么办,姜明说接着准备论文,依然有机会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

  去年4月中旬,与儿子失去联系后,姜先生曾给学校打电话,校方回应姜明离校后再没回过学校,不知下落。姜明的母亲为此急白了头。

  “这孩子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姜先生评价儿子时说,姜明自尊心强又有自卑心理,但很懂事,所以才不和家里联系,自己在外面流浪。

  昨天下午,记者随姜明的父亲来到北方工业大学。机电工程学院党总支副书记白传栋表示,在得知姜明的情况后,学院高度重视。目前,姜明的档案已经转到安徽省人才服务中心。从目前的情况判断,经历这样的波折后,姜明的心理或多或少受到冲击,希望他能静养一段时间,并可以找相关的心理专家进行咨询。待姜明的精神状态完全恢复后,可以回校继续完成学业。

  姜先生已经订购了今晚返乡的火车票,他表示,要带儿子进行心理咨询和身体检查,静养一段时间后再让儿子重返校园。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更多关于 肄业生 流浪汉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