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2月26日09:28 综合
陆盈盈简历 陆盈盈简历

  最新消息浙大澄清27岁女生成博导:系特聘研究员(图)

  27岁的陆盈盈已是教授、博士生导师、“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并将回到母校浙大全职任教。

  2月11日,千人计划网公示了第十一批“千人计划”青年人才名单,从去年8月申报工作开始至今,经过三层筛选,最终这份名单中的667人通过了评审。

  在这批引进的“海归”青年才俊中,共有41名“85后”,而其中最年轻的陆盈盈则更是出生于1988年11月30日,堪称“学霸”。

  中央2008年12月决定实施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的“千人计划”,该计划围绕国家发展战略目标,用5到10年时间,在国家重点创新项目、重点学科和重点实验室、中央企业和金融机构、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为主的各类园区等,有重点的引进并支持一批海外高层次人才回国(来华)创新创业。

  千人计划网称,截至2014年5月底,“千人计划”已分十批引进4180余名海外高层次人才。

  5年前,陆盈盈才本科毕业。5年后,年仅27岁的她已是教授、博士生导师、“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并将回到母校浙大全职任教。

  据浙江大学工程联合国家重点实验室网站“客座教授”栏目内陆盈盈简历:2010年6月,毕业于浙江大学化学工程与生物工程学院,获得学士学位,2014年6月获得美国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后在康奈尔大学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从事能源材料领域博士后研究工作;2015年入选“青年千人计划”,将于2015年8月全职回浙江大学工作。

  该简历显示,陆盈盈的代表性论文主要发表在《自然化学》(Nature Materials)、《材料化学》(Journal of Materials Chemistry)、《应用化学》(Angewandte Chemie International Edition)等国外材料化学领域知名专业期刊上。

  此次“千人计划”青年人才名单公示后,如此年轻又拥有如此丰厚成绩的陆盈盈引起舆论关

  杭州浙大校友会官方微信也在2月25日称:“陆盈盈学妹的档案在各校友微信群朋友圈疯转……88年的教授、博导,恐怕在中国也是最年轻的之一了。”

  关于年龄问题,《中国组织人事报》去年7月30日刊登了“千人计划”青年项目政策图解,其中第一则申请条件便是“属自然科学或工程技术领域,年龄不超过40周岁”。此次公示的667人名单相对这个标准更显年轻化,年龄结构中人数比例最高的是1975—1985年龄段,而全体的平均年龄约为34周岁。

  上述图解中的申请条件最后还提到了一项特例:博士在读期间已取得突出研究成果的应届毕业生,或其他有突出成绩的,可以破格引进。

  其实,早在2009年,就有一位海归“学霸”曾被媒体报道。

  《重庆日报》当年12月4日报道,时年29岁的施鹏鹏在《2009年度重庆市海外留学回国人员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拟批准人员公示》上因“个人成果突出”被排在第一位。5月8日,西南政法大学同意施鹏鹏的教授职务任职资格,并于当月26日公布了相关通知,“ 80后教授横空出世”。

  《法制日报》在报道《教授今年29》中详细介绍了施鹏鹏的光辉成绩:29岁成法学教授、硕士生导师;掌握5门外国语言;拿到国内外两所名校的博士学位;获法国外交部“艾菲尔奖学金”;出版专著1部、译著3部;在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15篇,部分论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

  不过,恐怕中国“最年轻”教授的称呼目前仍然归于另一位“鲜肉”级“学霸”——刘路。

  2010年,当时还在就读中南大学大三的刘路破解了国际数学难题“西塔潘猜想”,震惊国际数学逻辑界。两年后,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宣布,破格聘任时年22岁的刘路为中南大学正教授级研究员,并提供100万元奖金。张尧学在2012年3月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你能说年龄小就不能算大师吗?这与年龄无关。刘路解决了世界数学难题,得到了世界公认,其研究水准已超过一些美国教授的水平。这足以说明:在数理逻辑这一领域,年仅22岁的刘路已跻身国际一流研究者行列,从某种程度上讲,已可称得上是该领域的大师。”(来源:新蓝网)

相关阅读

朴槿惠是否会出席俄二战庆典

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政府正在为朴槿惠总统是不是出席俄罗斯举行的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活动大伤脑筋。因为朴槿惠是不是借此访俄,不仅涉及到韩朝关系,还与美、中、日、俄等周边四强的利害息息相关。

春节很失败,春晚很成功

2015年的春晚,只因小品《投其所好》这一个节目,在我看来,就很成功。从故事情节看,局长屡屡得冠军的时候,他是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夺冠的,因为他对自己当副局长的时候只能夺得亚军印象深刻。然后我就明白了,当年万庆良在广州横渡珠江夺冠,也是有原因的。

乡愁里的复杂中国

“愁乡”其实也是在整个中国的大背景下,所“愁”之“乡”之问题,也与全面深化改革面临的问题相对应,也是转型期、阵痛期的注脚。当然,家乡更是在进步,但同一种进步却会带来多重感受。在愁乡中,我们发现属于2014、2015这个时段,这个国家所正经历的东西。

80年代见诸媒体的特务报道

特务这个词到底有没有贬义?可能大家看法并不一致吧。80年代,北京晚报还报道过一些特务案,毕竟情况特殊,今天如何看待,不足以讨论让大家费心。

  • 蒙古族作家:狼绝不是蒙古人的图腾
  • 七旬公厕申请历史保护令人期待
  • 雍正继位那天发生的诡异事件
  • 鲁迅的韧性从哪里来?
  • 论《狼图腾》之七大关系
  • 单身狗必知:相亲就餐的学问
  • 俄罗斯贝加尔湖畔的吃喝玩乐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