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见习记者姚传龙

  绑在江边的救人游泳圈被一名男子拿去戏水,站在一旁随时准备救人的长江救援队志愿者上前劝阻,不料遭到该男子的持刀砍杀。这样的一幕前天在长江大桥下武昌江滩上演,志愿者背部严重受伤,所幸没有生命危险。

  江边值守不料遭人砍杀

  前天晚上7点30分,长江救援志愿队43岁的队员吴桂涛,正在长江大桥下汉阳门码头附近值守。在吴桂涛身旁有一只被绳子绑住的红色游泳圈,一旦险情出现,这只游泳圈将被抛到被困者身边。

  突然,一名看上去20多岁、身高177厘米左右、身着泳裤的男子来到吴桂涛面前,准备解开绑在游泳圈上的绳子。“这个游泳圈不是用来戏水的,而是救人用的。”吴桂涛指着自己身上印有长江救援志愿队标志的队服向男子进行解释。一番劝导虽暂时阻止了该男子,但一会儿后该男子还是将游泳圈从绳子上取下,并在江水中拿着游泳圈走向武船方向,两人相聚20多米。“说了这是用来救人的,你怎么非要把游泳圈拿走?”吴桂涛大声地喊了出来。

  男子听到喊声后从水里回到岸边向吴桂涛走来。岸边上,与男子同来的一男一女竟质问吴桂涛“关你什么事?”吴桂涛遂与岸边的一男一女发生了小的争执。手持游泳圈的男子走近吴桂涛后,先是用左手将游泳圈掷向吴桂涛的头部,继而将背在背后的右手伸出,朝着吴桂涛挥了一下。“男子手里拿着一把刀。”等吴桂涛再摸摸后背,鲜血已经染红了他黄色的志愿队队服。

  发现自己受伤后,吴桂涛急忙呼救,在附近值守的长江救援志愿队其他队员纷纷围拢过来,砍伤吴桂涛的男子和一男一女同伴急忙跑向他们自己的白色轿车。“我们的队长准备拦住他们的去路,持刀男子竟然举起刀,警告他人不要靠近,否则会继续砍人。”然后三人驾车迅速离开。

  周边群众急忙拨打110报警,一辆恰好路过的警车赶紧将吴桂涛送到武汉市第三医院治疗。经过两个小时的手术,吴桂涛背部的伤口得以缝合。

  昨天下午5点,武汉晚报记者来到武汉市第三医院见到了正在接受治疗的吴桂涛,由于背部受伤,他只能侧身躺在床上,很是难受。由于行动不便,吴桂涛的生活只能由其69岁的母亲照顾。“伤口长度20厘米,深达骨头,医生说缝了4层,数十针。”说到伤情,老人眼里含着泪水。

  吴桂涛8年来救下30多人

  吴桂涛的母亲说,儿子八年前加入长江救援队,救下了不少人的生命,但是没想到只是大声制止了他人挪用救生圈就遭到这样大的伤害,这位69岁的老人显得有些难以接受,但是对于儿子康复后的规划,老人还是支持他继续行善救人。

  在吴桂涛看来,这只救生圈有着太多的故事,挽救了不少落水人的生命。在今年5月份,依然是吴桂涛受伤的位置,他正是用这只游泳圈将一名30多岁的男子从江中救起。“当时男子在江里游泳,游到离岸300米左右的位置时,可能是体力不支导致无法回到岸边。”吴桂涛听到男子大呼救命后,迅速将这只游泳圈精准地抛到了被困男子身旁,被困男子抓住游泳圈的同时,吴桂涛跳入水中,将男子推回岸边。

  事发后,民警将吴桂涛送至医院后一直在手术室外守候,直到吴桂涛手术平安结束。医院也开通了绿色通道全力救治。志愿队的队友纷纷前来献上自己的一点爱心。

  昨天晚上,记者联系上了长江救援志愿队黄鹤楼支队队长徐利华,说起吴桂涛他赞不绝口。他说吴桂涛之前一直自己在武昌江边游泳救人,加入队伍的七八年里,救助了不下30人。

  队友周庆桥表示,吴桂涛没有购买保险,而他的家庭状况并不富裕,平时与母亲一起做些小生意维持生计,因此此次治疗费也存在困难。“现在我们的队友有难,我们要对他进行帮助。”周庆桥和队友一起到医院看望慰问。

  目前,水上公安分局民警正在对砍人者进行抓捕。从前救人的志愿者曾经以命搏命,托起生的希望,现在他陷入困境也需要您的托举。如果您想帮帮吴桂涛,请您与吴桂涛母亲联系,吴桂涛母亲电话:15347053135。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相关阅读

虚假大学为何成打不死的小强

虚假大学排行榜发布多次,上榜学校没有减少的迹象,反而有所增多,被曝光的虚假大学稍微换一个名字,制作一个新的网页又“重出江湖”,成为打不死的“小强”,原因在于,制作虚假大学的成本太低,监管处于灰色地带,以及社会存在对假文凭的旺盛需求。

工资指导线到底是给谁看的?

我们的平均工资年年在涨,我们的工资指导线却原地踏步,这种反差直接让笔者感觉到了统计部门与劳动部门之间的分歧是巨大的,甚至是完全分裂的。不过,退一步讲,因为工资指导线在现实之中没有什么实质意义,至于是不是原地踏步或下降也就并不重要了。

华裔科学家“经济间谍”迷局

去年10月1日,美国联邦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局(NOAA)雇员、华裔美籍科学家陈霞芬在办公室被FBI逮捕,并控以“窃取美国政府机密”等8项罪名,当时风传将获刑10年,但今年3月美国司法部宣布撤销全部指控且未做任何解释。

沉寂几月的打虎似有加速痕迹

肖天被查的惊喜还未过去,仅仅一天后,中纪委发布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乐大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原以为申报冬奥时,体育贪官先不动;原以为西藏民族地区特殊,贪官不会动;错了,肖和乐分别是十八大以来西藏和体育总局被调查的首个省部官员。

  • 专访马布里:我还可以再打两三年
  • 挖出“野鸡大学”屡禁不绝的老根
  • 曾国藩的“王道”为何救不了大清?
  • 叶开:我们要为什么打倒考试“状元”
  •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一生情痴
  • 相伴一生的伴侣都是相似又互补的
  • 徒步冰原探访万古冰河时代(图)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