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文杲生活照 雷文杲生活照
雷文杲 雷文杲

  楚天金报讯

  □文/本报记者朱娟娟 图/本报记者严斯林

  昨日傍晚,武汉黄陂区院基寺水库。凝望着深不见底的水面,岸边的人们,脸上写满悲痛。就在前一天下午,这里刚刚发生一起悲剧:23岁的留学英国大学生雷文杲,假期回汉后与同伴一起下水救一名小孩,小孩得救了,不幸的是,雷文杲却一直没能起来。

  目前,搜救工作还在进行中。截至楚天金报记者发稿时,雷文杲还没有被找到。

  ■ 事发

  孩童水库中突遇险两大学生下水救人

  23岁的张申悦,是雷文杲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兄弟。昨晚,记者在院基寺水库边见到张申悦时,小伙子沉浸在悲痛中。据他介绍,雷文杲是黄陂人,在英国一所大学留学,于6月20日利用暑假返回武汉。

  据介绍,7月11日一早,张申悦和雷文杲以及49岁的张先生,带着皮划艇,从武昌出发,一起来到黄陂院基寺水库消暑纳凉。下午3时许,三人在浅水区休息。

  此时,从水库西北口方向,突然传来几声大喊,“快帮忙把孩子稳住!”三人一看,在大约距离他们100米远的水面上,一个约三四岁的小孩,独自坐在一个塑料游泳圈上,正在水中晃荡。小孩的身后是两名年轻男女,边游泳边大声呼救。

  张申悦没有多想便跳入水面,奋力朝小孩游去。几分钟后,张申悦靠近小孩把游泳圈控制住,并送到湖中男子手中,该男子松了口气,连忙道谢。张申悦转身,准备游回岸边,发现雷文杲也在自己身后奋力游。

  张申悦准备与雷文杲一起游回岸边,此时,张申悦看到雷文杲泳姿不太对劲,他一会儿半截身体浮出水面,一会儿又没入水中。张申悦和皮划艇上的张先生判断,文杲腿部抽筋了!张申悦赶紧加速游向文杲,就在他快要靠近雷文杲时,自己的腿也抽筋了。

  由于不谙水性,已经回到岸边的张先生赶紧呼救。正在上游钓鱼的村民雷忠与杨力闻声赶来,无奈两人都不会游泳,只得赶紧从岸边抄起一块木板扔到水中,又找来树枝伸向两人。最终,张申悦获救了,雷文杲却没有起来。

  ■ 现场

  事发水库环境复杂 搜救工作还在继续

  11日下午事发后,黄陂区派出工作队第一时间赶往现场,迅速展开搜救。

  昨日,一支黄石的打捞队连夜赶到事发现场展开救援,截至记者发稿时,相关救援工作还在进一步进行中。但是,由于设备有限,家属们急切期盼,能够有更加专业的救援打捞队伍前往事发地予以支援。

  昨晚,记者在搜救现场看到,事发水库位于两山之间,水面宽处达200余米。潜水员下到水下十多米深展开搜救。水面上,已经工作一天的打捞人员还在继续搜寻。

  当地村民介绍,院基寺水库建成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最深处达30余米,水下沟壑纵横,环境十分复杂。

  夜色渐浓。虽然水库周边随处可见安全提示牌,但记者看到,水库西北口方向,依旧聚集了十来名从武汉城区过来的游客。一个三口之家坐在皮划艇上,正准备下水。这些游客们,都没有穿救生衣。在警方再三提醒下,这些游客才穿上救生衣。

  ■ 讲述

  失踪者是个善良小伙原计划今日飞赴成都

  据了解,23岁的雷文杲从小成绩优异,大一时前往英国西交利物浦大学攻读数学专业,目前读大三。张申悦在武汉体育学院羽毛球专业读大三。

  提起雷文杲,张申悦几度哽咽。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是好朋友,更是好哥们。雷文杲每年放假回来,两人总是一起玩、一起住。自己比文杲小5个月,一直以来,雷文杲总是把张申悦当弟弟照顾,张申悦遇到不开心的事,雷文杲总是第一时间去安慰。这次,两人还说好,7月13日一起去成都玩的,“机票都买好了……”张申悦哽咽着说。

  张申悦在网上写着:亲眼看到我的发小离我而去,我哭得不能自已近乎崩溃。但是,我也为自己有一个如此的兄弟而感到自豪。我从未后悔过此举,纵然时光倒转,我们依然会义无反顾去救那个小孩。

  与雷文杲、张申悦一起前来水库游玩的张先生说,当时别人呼救,张申悦前脚跳下去,雷文杲后脚跳下水,加入救援。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相关阅读

僵尸肉反转剧不能比谁嗓门大

只要是过期的肉,四五年也好、四五十年也罢,叫僵尸肉也好、过期肉也罢,都是不安全的肉,所以,僵尸肉剧情,应该回到真相的探究上来,而不是比谁的嗓门高,谁的腕劲大。

究竟谁在刻意炒作花木兰?

在批评贾玲恶搞花木兰前,听说过“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的人有多少,还真是未知数。即便现在,这个研究中心连自己的网站也没有,研究成果屈指可数。他们突然冒出来抗议贾玲的小品。这样的抗议,如果没有一个标准的木兰形象,有何资格替木兰维权呢?

老人公交车上咋不打小伙子?

这个老人除了有一种“专检软柿子捏”的心理外,更是在模糊一个概念,那就是将道德等同于法律,将权益等同于自己的权力。以维护自己权益的名义“专检软柿子捏”,这不是维护社会公德而是在欺负人,这些老人们之所以“有选择”的“维权”,更是因为小伙子他们打不起,也不敢打。

让公务员周六上班是违法之举

在劳动者权益普遍不被尊重的现实语境下,强调保护公务员群体的法定休息权就成为一件令人纠结的事情,呼声过大还有“为特殊利益集团代言”的嫌疑。问题是,若政府对体制内“自家人”的合法权益也不能做到充分尊重,遑论尊重体制外更广大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 安倍不会来华参加抗战胜利纪念活动
  • 赵作海“破产”警示投资理财乱象
  • 真实历史中的花木兰到底是什么人?
  • 为什么大家要开始追怀五十年代?
  • 《小时代4》是时代的开始还是终结?
  • 调情高手:女汉子也能风情万种
  • 亲历:在斯里兰卡坐火车上山下海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