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于1995年曾有密切合作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14日01:57 南方都市报
两人于1995年曾有密切合作
沙东迅认为,谭元亨是抄袭了自己1995年的著作内容

两人于1995年曾有密切合作
谭元亨出示了一张1995年的本报证明他剧本完成的时间

  1995年两人曾有密切合作

  事实上,在1995年,沙东迅与谭元亨曾有过一段短暂合作。

  沙东迅称:1995年8月,时为广州师范学院儿童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的谭元亨主动与他联络,称听说沙东迅调查日军在粤细菌战很有成绩,有兴趣参与。沙东迅表示欢迎。双方达成口头协议:沙着重从史实调查,谭着重文学创作。

  谭元亨也承认双方有过合作。1994年年初,广州电视台约他写一部以日军在粤罪行为主线的剧本,当时电视台方面将相关资料线索提供给他,凡有外出采访细菌战罪行的题材,都通知他参加采写拍照,尤其是对波字8604部队在广东进行细菌战的材料发掘方面。1994年底剧本大纲定稿。1995年5月他写出了《黑色“8604”》剧本。在1995年期间,为改好剧本,电视台方面介绍他与沙东迅联系,征求沙东迅对剧本的意见。沙东迅参加了剧本的研讨会,也领取了与会的顾问费。

  1995年9月22日的《南方都市报》报道了《黑色“8604”》剧本已告完成的消息,并附上了谭的前言,其中写道:“如果不是当年波字8604部队班长丸山茂的指证,如果没有省社科院沙东迅教授在极为艰难的状况下进行大量的调查发掘,这一段令人发指的血腥历史,有可能就会湮没掉了……”

  尽管两人的合作在1995年时没有留下任何字据,但从两人的现在讲述中可见当时关系十分密切:沙东迅说,自己提供了当时的调查报告给谭,两人一起实地了解情况,访问当事人;而谭说,两人一起调研时,经常互相交换材料。“因为沙东迅记录速度太慢了,很多东西记不全,因此有时调研后,沙还要核对我的笔记做补充。我发现一些新材料也提供给沙。”

  沙东迅说,1996年他发现谭元亨在北京《十月》杂志第3期发表《来自东方奥斯威辛的追诉》,文中提及沙东迅的名字和双方一起调查的内容。但该文只署了谭元亨一个人的名字。沙认为,谭的这种行为本身就是毁约,是“独吞调查的劳动成果、是过河拆桥”。从此不再与谭有来往。

  而谭则否认了合作终止的说法。因为在2005年,他还介绍BBC的记者去采访沙东迅。

  谭元亨说,《黑色“8604”》剧本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拍摄成,因此就将该剧本改写成纪实文学《纪事》。

  谭元亨说,他不否认沙东迅为了揭开日军在粤细菌战的重大史实付出了辛劳。而他从1994年开始也在进行调研,以后也带着自己的研究生搜集这方面史料。谭元亨认为自己的《纪事》和《追诉》两本著作不存在抄袭、剽窃沙东迅的《大曝光》及相关资料,没有构成侵权。

  谭元亨认为,沙东迅告他是为了神化沙在调查日军在粤细菌战有最早的贡献。

  ■学界反应 从合作到反目,都是为名利

  沙东迅和谭元亨在广东文史界都是知名教授,两人对簿公堂一事在文史界引起了不小反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文史界专家称,撇开谭元亨在法律上是否真有对沙东迅构成侵权行为不谈,两位学者出现目前这种局面就让人感到寒心。这位专家说,目前对于日军在粤细菌战的史实调查还有不少亟待调查挖掘之处,侵华日军细菌战诉讼还在艰难进行中。国内的有识之士当是形成合力,以严谨学术态度完成这一历史课题。

  “冷眼旁观两位教授从合作到反目,其实无非是为名利。”

  ■律师说法 如果存在关联 沙著作权应得到保护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许东认为,对于这起笔墨官司,首先要确认沙东迅对1995年出版的《大曝光》及相关调查资料是否拥有著作权;在谭元亨1995年与沙东迅在合作关系中,谭元亨是否对沙东迅该作品著作权产生过一定影响;

  其次,将谭元亨的《纪事》、《追诉》与沙东迅的《大曝光》进行比较,看是否存在关联性,两者的关联程度如何,是一般性的引用,还是严重的雷同;

  第三,在著作权明确的情况下,如果两者存在关联的话,沙东迅的作品著作权应该得到一定程度的保护。

  ■史料链接 波字8604部队

  日寇侵华期间在中国曾建立了四支细菌战部队:关东军满字731部队;华北派遣军甲字1855部队;华中派遣军荣字1644部队;华南派遣军波字8604部队。

  据一些日本老兵的证词和相关调查材料显示:波字8604部队(对外称:华南防疫给水部)建立于1939年。其本部设于当时广州中山大学医学院图书馆大楼,下设6课,配员1200余名,负责日军在华南地区秘密地进行有组织、有计划的细菌战。1942年波字8604部队运用伤寒等细菌屠杀香港和广州难民,还从事细菌的人体试验和鼠疫跳蚤等细菌的生产活动。伪粤海港检疫所是波字8604部队秘密进行人体试验的场所,广州南石头难民收容所是该部队在广东进行细菌战杀人最多的场所,其尸体大部分埋葬在南箕路两边。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许黎娜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马强

[上一页] [1] [2]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