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两岁男孩玩火烧焦下半身丧失生育能力(图)

王晓梅拿起吹风机小心翼翼地照顾儿子 王晓梅拿起吹风机小心翼翼地照顾儿子

  晨报讯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下称“安医附院”)烧伤科310房间,王晓梅(文中人名均为化名)捂着鼻子在抽泣,吴兵红满头大汗,他们的儿子小越“疼,疼啊”叫个不停……

  小越刚过两岁,住院已经半个月了。2010年12月29日,因为一根火柴棍,他的下半身烧坏了,两腿烧焦了,烧得像黑炭一样。更痛心的是,小越丧失了生育能力。“娃的下身都烧坏了,让我们以后怎么活啊。”

  孩子的下半身被烧焦

  王晓梅给小越盖上被子,擦了擦脸颊的泪水。回头望了一眼娃,搬了条凳子坐下来,思绪回到了2010年12月29日,那个她永远也忘不掉的中午。“我要不是给他洗澡,也不会出这个事啊。”王晓梅攥紧双手使劲地捶着胸口。

  吴兵红一家四口住在巢湖市居巢区。吴兵红在浙江打工,妻子在家带着两个孩子。12月29日中午,天气暖和,是给娃洗澡的好日子。王晓梅支了一个炉子,烧了水。六岁的女儿和刚二岁的小姜超,欢天喜地地洗了澡。

  随后,王晓梅到菜园挖白菜去了。可不到半个小时,王晓梅再次踏进家门时一切都变了。

  “只见有一群人站在我家门口。知道出事了,可没想到……”王晓梅见到儿子时,小越身上的衣服都被扒掉了。“下半身全焦掉了。”邻居把娃抱到王晓梅跟前,只看了一眼,她便跌倒在地,昏死过去。母子俩被一起送到了合肥,母亲苏醒了,娃进了烧伤科。

  问了女儿才知道,王晓梅走后,两个孩子从火炉里掏出了一个火柴棍烧纸玩。一不小心,火苗烧到了小越的裤子。两个娃太小了,不会灭火,只知道在那叫,直到火全部熄灭……

  娃没了生育能力

  在到安医附院烧伤科后,小越醒了,可仍没有摆脱生命危险。2010年12月29日下午,远在浙江打工的吴兵红闻听噩耗后,当即赶到合肥。半个月来,这一家三口都是在烧伤科310室度过的。

  每天上午9点,医生都要给小越换纱布。看到娃双腿肉全是黑的,皮一吹就掉。“下半身全部坏掉了,腿的肉烧掉了有一厘米厚。”可比这更让吴兵红夫妇俩难以接受的是,娃的生育能力也烧没了。小越双腿绑的全是绷带,两腿间插了导尿管。

  “下半身的皮都是从娃的头上取的。”王晓梅拿着吹风机对着娃吹,希望将身上涂的药粉吹干。小越一只脚固定在铁架上,全身都没穿衣服。

  “疼啊,疼……”小越一直在叫,整个房间共有四个病人,听了这叫声,其他病人的家属都没有去埋怨。过了五分钟,小越伸出小手紧紧抓住母亲的胳膊。“冷,被子……”王晓梅把被子给娃盖上。

  高额医药费让他们却步

  半个月来,吴兵红已经花掉了八万块钱,都是从亲戚朋友家借的。接下来半个月的医药费还要数十万元。高额的医药费让这个农村家庭无法承受,即使欠了一屁股债把娃救活了,可娃以后又怎么活?

  想到这些,吴兵红夫妇俩有了放弃的念头。可毕竟是亲骨肉啊,不救又能送到什么地方呢?在亲戚朋友的劝说下,他们暂时选择了坚持。“不是我们没有良心,都是做父母的,看着娃这样受罪,还不如当时给烧没了。”王晓梅哭出声来。

  夫妻俩商议,不管怎么样,会坚持到年底。“希望社会上能给一些帮助。娃太可怜了,我们当父母的没用,对不起他。”一向不求人的吴兵红,把心底的话掏空了。四十岁的汉子,满头冒汗,眼角也泛起泪花。

  读者朋友,如果您想帮助这个可怜的娃,请拨打晨报热线4249555。您的一份心,或许能挽救这个不幸的家庭。

  徐军 本报记者 方彭/文 高博/摄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更多关于 玩火 烧焦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