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男子收废品收走纪委书记巨款存折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5月05日18:51  中国周刊
男子收废品收走纪委书记巨款存折
纪委书记遭遇“破烂王”敲诈。插图:剑心

  纪委书记遭遇“破烂王”敲诈

  一盒陈茶暗藏8张存折,存折的主人是一名纪委书记。当两个收破烂的农民以三毛钱的价格,收得这盒茶叶后,“破烂王”敲诈的连环戏就开始次第上演。4月中旬,这出连环戏告一段落:纪委书记被开除党籍,收缴其违纪所得387.2万元。

  中国周刊记者   朱顺忠 郑州报道  插图   剑心

  “愈老愈知生有涯,此时一念不容差。”这曾是郑州市委原副书记、纪委书记王治业最喜欢吟诵的两句诗作。巧合的是,当他被“双规”后,河南省纪委在内部通报的最后一页中,也引用了陆游的这两句诗。

  同样巧合的还有时间。2002年9月27日,王治业在一次公开的大会上警告官员们:“凡是不该吃的都要‘吐’出来,凡是不该拿的都要退出来!”6年后的几乎同一天,2008年9月28日,王治业将387.2万元赃款“吐”了出来。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王治业案的缘起更具戏剧性——两年前的一个夏天,两个收废品的人鬼使神差地摸进了市委家属院……

  收废品的好运

  2009年4月,接近调查王治业案的一名民警和纪委工作人员,向《中国周刊》记者详细描述了案发的缘起。

  2007年8月中旬的一个早上,河南省新密市农民张强和赵龙(均系化名)像往常一样开着机动三轮车到省会郑州去收废品。一路上躲过交警的视线后,两人将车开到了新华南街的一个家属院的大门前。原本想拎着麻袋到院内招呼生意的两人,被保安拦在门外。两人只好拎着麻袋和一杆秤,围着附近的几个家属院大声吆喝起来。

  一上午吆喝下来,两人早已疲惫不堪,但只收得几个啤酒瓶和纸箱。午饭后,见家属院的几名保安躲进岗亭内,两人悄悄地溜进了家属院内。刚刚踏进院子,四名保安就冲了出来,将他们拦截。

  张强和赵龙在和保安的争执中,才知道为何这个院子如此“戒备森严”——这里是郑州市市委领导家属院。争执中,一名中年妇女从家属院里走了出来,喝止了双方的争执。没等保安上前解释,这名妇女便招呼张强和赵龙随自己上楼收家中的废品。

  保安们迅速散去,而张强和赵龙则开始了紧张的工作:分检、归类、检查、打包,过秤……两人就足足忙了近两个小时,三轮车上也堆起了满满一车的废品。付完200块钱现款,准备离开的时候,那名中年妇女又叫住了张强,并把一盒陈茶递给了他:“这茶不错, 别看是陈茶,送给你们喝吧,把纸盒子拆开卖废品也行!”

  不好意思的张强最后给了对方三个一毛钱的硬币,收购了这盒豪华包装的“铁观音”。

  茶叶盒藏巨款存折

  下午回到新密后,两人迅速把满满一车货送到了废品收购站。在过磅的时候,张强还专门把那盒茶叶拿了下来,送给了废品收购站的老板李峰(化名)。

  李峰痛快地接受了这盒茶叶,并且随手泡了一壶,慢慢品尝起来。出于职业习惯,李峰将茶叶全倒了出来,并试图将盒子拆开。几次努力都没能把茶叶盒拆开,李峰又让张强用剪刀试试。就在剪刀刚刚划开茶叶盒底部的时候,李峰忽然兴奋地大叫了一声:“存折!”

  原来在茶叶盒的底部,几个鲜红的存折被整齐地平放在夹层中。三个人兴奋地拆开茶叶盒后,更是大吃一惊——8个存折、共计200多万的存款!而存折上的名字也让他们深感意外:王治业。联想到收废品的地点,三人很容易地想到这和时任郑州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王治业的名字完全一致。

  为了以防万一,李峰还找到了自己的好朋友、新密市工商局一名张姓副局长进一步核实存折的主人。张经过详细讯问后判断存折的主人就是市领导王治业。

  存款的数目和储藏方式,让李峰等察觉,这并非正常的个人存款。经过商讨,他们最终决定以这些存折向王治业索取好处费。如何找到王治业,首先成为一个问题。很快,张副局长找到了在郑州市做批发生意的芦建平,芦认识王治业的儿子——时任郑州市管城区财政局副局长的丁铁柱。

  此后几天内,芦建平数次约见丁铁柱并且多次提示“你们家是否丢了东西?”然而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芦建平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一名知情人向《中国周刊》记者透露,最后芦建平甚至拿着存折的复印件让丁铁柱及其家人“回忆”,才终于引起了对方的“高度注意”。

  据称,芦建平等人最初索要“好处费”约为50万元,双方经过多轮的讨价还价,终于将价格砍到30万元上下。

  约两周后,丁铁柱请芦建平及参与索要好处费的其他四人赶到郑州市西郊一家咖啡厅内见面,并称到时会“付现款交货”。当天晚上8时许,芦建平等五人按照约定时间赶到那家咖啡厅的包间内,被先行赶到布控的多名警察抓捕。警方称,五人涉嫌“敲诈勒索罪”。

  东窗事发

  这一发生在2007年的“敲诈勒索”案,并未见诸河南当地任何媒体。不过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小道消息说——“收废品”的发现郑州市委主要领导巨额存款凭证,在索要好处费时,被涉嫌“以权调警”的领导“修理和报复”。

  与此同时,被抓获的五人的家属开始向新闻媒体寻求帮助,他们向当地媒体和中央驻河南媒体寄交了投诉材料。

  唯一采访行动的,是新华社河南分社。“对这个事件是否应该被关注,如何关注,是否应该向中央报告,分社领导中间似乎是有争议的。”新华社河南分社一名工作人员说。新华社最终也并未公开报道,而是以内参的方式,披露了此事。新华社内参迅速引起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作出批示,要求河南省相关单位立即对内参所反映的情况进行彻查,并对涉及的主要领导干部进行调查。

  批示发出不足24小时,王治业即被河南省纪委“双规”。

  与此同时,除芦建平外,其他四名参与“敲诈勒索”的“嫌疑人”先后在刑拘期间被“取保候审”。芦建平则被异地关押起诉,并最终以“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现已刑满释放。

  《中国周刊》从相关渠道获悉,被“破烂王”敲诈的同时,王治业情妇姚妍(化名)的举报,也成为王治业被迅速调查的原因。

  据了解,2005年,王治业在郑州西郊的尖岗水库附近修建了一处豪华别墅。姚妍在那里结识王治业。在她的举报材料上,如此描述了王治业的别墅和生活:花园内建有游泳池,高尔夫练习场,中央空调、冷冻库,亭台楼阁、人工飞瀑,地下还建有防空洞……逢年过节,更是车来车往,人流如梭。

  2007年初,姚妍和王治业的暧昧关系被丈夫发现后,两人“协议离婚”。“净身出门”后的姚妍多次向王治业索要经济补偿,均没有得到积极回应。2007年9月15日,姚妍委托他人,将17封举报信寄往中央和河南省的纪律部门及检察机关。

  这一年的夏天,两起“意外”事件终于共同促成了王治业的案发。   

  敛财之路

  河南省纪委一名纪检干部告诉《中国周刊》记者,接到省纪委办案人员“正常谈话,汇报思想”的电话通知后,王治业立即意识到“自己要出事”。拎着箱子赶到省纪委报到,而箱子里则装满了越冬的衣物。

  王治业何以拥有与自己收入不相匹配的巨额存款,随后真相大白。

  2008年3月18日,河南省纪委向全省省直机关下发的处理“通报”上,对王治业的敛财之路做了如下描述:

  1997年至2001年期间,王治业借担任郑州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职务之便,以其儿子丁铁柱的名义成立了所谓“郑州大农高新技术开发示范中心”。该中心运作期间通过经营荥阳农牧场二分场的部分土地,先后从郑州市奶类项目领导小组办公室获取土地转让费及地上附属物补偿款120.15万元;并从郑州市农林科学研究所获取土地转让等费用174万巨款。

  2002年初,身为郑州市市委副书记的他向某企业副总经理放起了“高利贷”,并在6年间获取了126万元的“高息”。此外,王治业担任郑州市委、市领导期间,借逢年过节,治病疗养之际收受礼金87.2万元。

  2009年4月中旬,河南省纪委在通报对2008年正厅级以上干部的查处情况时,公布了对王治业的处理决定:开除党籍,撤销正市级待遇,依法收缴其违纪所得387.2万元。


Powered By Google

相关专题 中国周刊 > 专题图集

更多关于 敛财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