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市民与社会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5月25日13:31   SMG《七分之一》

  片花(一)

  正文:

  (反映时代脉络的声音:陈毅宣读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现在对工人广播建国二十五周年,东亚运动会,现在是阿复根节目,我是渠成,我是海波,大家好我是秦畅,)(节奏逐渐加快,声音叠加。)

  (声音转入《市民与社会》开始曲)(画面——长走廊、进直播间、戴耳机、开播。。。)

  (秦畅开始播音:大家好我是秦畅,这里是市民社会)

  解说:每天中午12点10分直播的《市民与社会》节目,是上海听众最喜欢的广播节目之一,它在上海乃至全国,创下了一连串的第一。

  (听众沈跃打开老式收音机,广播的声音实况继续)

  解说:

  沈跃,听了45年广播的老听众,家里有5个收音机,每个房间放一个。他对直播互动的《市民与社会》情有独钟。

  采访:

  沈跃:015645真是难以想象。过去的广播都是发告示,即使是音乐节目也是这样,很难说广播与听众有一个交流和分享

  (秦畅广播的声音实况继续,渐变成节目开播第一天的开始曲和主持人的开场白)(画面逐渐做旧。)

  1992年10月26号中午12点,上海广播史上第一档主持人和听众双向交流的谈话节目《市民与社会》开播。

  实况声音:

  (当年实况:从这一刻开始,我们的上海广播就改变了一种我播你听的一种旧格局,开创了一种双向互动的新天地)

  解说:

  《市民与社会》的内容就像节目名称一样,紧紧围绕市民生活和社会发展,一开播,就引起巨大反响,收听率是其他专题广播节目的五倍。听众们热情参与,五路电话,在节目直播过程中总是爆满,甚至还有外地听众发电报来参与节目。

  采访:

  沈跃:020130那听众会讨论什么样的话题?比方家里的煤气,自来水,还把市领导请进来谈,当时感觉不找到领导就没有办法解决问题,或者不利用这样的机会就找不到领导。

  采访:

  陈接章:155522(当时政府和市民沟通)这方面的渠道平台还不够多,所以我们就想到我们广播节目能不能出来充当这么一个小小的角色。

  解说:

  陈接章,《市民与社会》创办者之一。1992年的上海,浦东开发开放刚刚启动,各个行业的改革进入力度最大的关键时期,社会矛盾非常突出。时任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新闻部副主任的陈接章,开始思考,广播如何捕捉改革中的时代气息?能否开设一档真正体现民众声音的节目呢?

  采访:

  陈接章:155200我们把这一档节目定位成为一方面是我们公众的一个表达的平台,还有一条就是我们的政府官员和我们的社会民众通过这样一个广播节目的平台来进行交流沟通

  (当年实况:听众朋友,昨天和前天我们请来了市交警总队和公交公司的负责人,也请来了。。。。。。)

  解说:

  上世纪90年代初期,乘车难,是上海突出的一个社会矛盾。《市民与社会》为此连续做了三天的系列报道,听众反响热烈,同时也引起市领导的重视。

  (当年实况:这场讨论也引起了市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今天夏克强副市长也来到了我们的直播室。)

  解说:

  这是1992年11月4号,时任上海市副市长的夏克强走进《市民与社会》直播室的照片。在上海,他是第一位参与直播互动节目的政府高级官员。

  (实况:夏克强和记者一起看当年直播照片

  以前没有这个方式,提出这个方式我认为这是很好的,增加了我作为一个分管副市长怎么更好跟百姓沟通了解当时百姓的疾苦或者需求,也能够把政府的一些想法跟百姓进行交流,所以我认为没什么一听很好,所以我就欣然同意去参加这样一个节目

  采访:

  陈接章:160140双方一拍即合,160040他们也觉得这样一个特别头疼的问题,所谓的民怨比较大的一个问题是要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和市民有一些交代

  (当年节目实况:在这方面我应该说有切身的体会。特别是我的妻子,她是在煤气公司工作,有不少时间要远到吴淞煤气厂,有时回家如果看到她脸色不好,很大原因是今天乘车花了很长时间。)

  解说:

  《市民与社会》开播仅仅十天,就把一位副市长请进了直播室,这在听众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采访:

  沈跃:020300当时老百姓感觉只有广播能够解决问题,如果没有广播的这个变革,很多事情就没有办法解决。

  (当时实况:夏市长你的看法如何?)

  采访:

  夏克强:03515只要他听这一档节目每个人都来听到,因此这个效果所起的作用跟效果就是比人民来信比如这些座谈会我的观点就是在某些方面就更直接,更有效。

  采访:

  陈接章1161222 非常高兴,我记得他说了一句话,以后你们再请我随叫随到//60743这样一场政府高官和民众的集体讨论其实非常融洽。所以应该说我们所谓的市长热线应该是一炮打响。

  解说:

  《市民与社会》的"市长热线"一炮打响,之后上海各委办局以及各区县的领导,纷纷走进《市民与社会》直播室。据统计,《市民与社会》开播一年零四个月时,就已经有市长和7位副市长,和市民"空中对话"11次,市政府委、办、局和区县的负责人共计和市民对话八十多次,解决的实际问题,不计其数。

  (特技:市民与社会各种领导,嘉宾,当事人照片,一组快节奏镜头加音乐,展示节目的辉煌)

  记者出镜:

  17年前,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直播间里,开辟了一个百姓与政府直接对话的空间。在这里,普通市民可以和市政府领导平等对话。《市民与社会》搭建起的这个平台,让更多层面的人,在这里有了展示的舞台。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又多了一个沟通的渠道。

  (实况:秦畅带记者走进节目带库房,到现在市民与社会17年已经播出了4000期节目,每年会有二百多位官员嘉宾走进直播间,最值得纪念的就是1998年克林顿访华走进《市民与社会》节目)

  (一组取开盘带,绕带上开盘机,播放,开盘带徐徐转动,克林顿参加节目)

  解说:

  1998年,正在中国访问的美国总统克林顿,也来到《市民与社会》直播室,和上海市民就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景,进行了直播对话。

  (克林顿和市民对话广播实况上海的自行车和美国的小轿车,当年的世界杯足球)

  采访:

  沈跃:中国足球不好,他们美国也不是第一,上海市民竟然能和克林顿聊得津津有味。

  解说:

  克林顿的这次直播,听众反响热烈,媒体评价很高。《市民与社会》也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称为“中国独特的公众论坛”。

  片花(二)

  正文:

  (实况:谢雪梅给女儿默写生字。飞翔,蓝天,注意力集中一点,怎么回事啊,一说回了,写吗写不出来啊。)

  解读:

  这位正在陪女儿学习的妈妈,叫谢雪梅,她曾经给《市民与社会》的主持人秦畅写过一封信,倾诉自己在孩子教育上的苦恼。谢雪梅说,原来在幼儿园里成绩经常得A的女儿,刚上一年级的头三个月,居然什么作业都不会做。夫妻俩甚至怀疑孩子的智力是否出了问题。

  (实况:谢雪梅告诉记者电脑上的那封信。)

  采访:

  秦畅:050650一个一年级的小孩几乎让他们夫妇俩丧失理智,他们夫妇俩经常会蒙着被子半夜里等孩子睡了在那儿大哭,因为他们为他们白天的斥责甚至是打骂孩子而感到内疚

  (实况:打开收音机谢雪梅妈妈摘菜秦畅开始播音:大家好我是秦畅,这里是市民社会)

  解说:

  信寄出去后,每天中午,谢雪梅都会一边做饭,一边准时收听《市民与社会》,2006年12月底,《市民与社会》播出了"给孩子减负"这个话题。

  (当时的实况:孩子在幼儿园没有识多少字,而一年级老师布置的生字她大多不认识,我尝试和老师聊过,老师淡淡地说"那是你家孩子的学习习惯没有培养好,你得陪读")

  解说:

  当时,秦畅在节目中刚读完谢雪梅的信,立刻就有听众打进电话。

  采访:

  秦畅:050922我刚把这封信念完,五路(电话)热线全满了/一个小时50分钟/我收到了一百多条短信,全部是(说)在(像)说我一样,而且很多人都在后头打了三个惊叹号。

  (当时录音:听众1:每天都有作业,每个字都要认识,每个字都会写,一整套东西下来,又要到九点十点,看着孩子真心疼。老师2:进度很紧张啊,好像现在要求一年级的小朋友要有"刘翔的速度,姚明的高度"。**"一年级小学生为什么非要家长陪读?"究竟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解说:

  到底是谁加重了孩子的学业负担?这个话题引起了听众的巨大共鸣。从2006年底到2007年1月,主持人秦畅请来了老师、家长、教委领导,用了五期节目来讨论"上海二期课改"。

  (当时实况:今天的节目特别邀请了上海市教委副主任瞿钧走进我们的直播室,和大家来对话。)

  采访:

  秦畅:051055我就是想问问瞿钧作为上海市教委分管二期课改的一个领导,公共政策的制定者,这些为什么他能不能告诉我?

  (瞿钧伏案工作,从一叠厚厚的文件中镜头摇起)

  解说:

  瞿钧,2006年任上海市教委副主任,上海二期课程改革的主要实施者之一。他坦言,其实当时小学二期课改推进中,语文课文比较多,认字量比较大,学生学得比较难。

  解说:

  当天的节目直播结束后,秦畅把有关“二期课改”的五期节目听众所有的反映记录,都交给了瞿钧,成为市教委直接了解市民呼声的"第一手"资料。一个月后,二期课改做出了调整。

  解说:

  (实况:谢雪梅女儿朗朗的背书声)

  2007年2月份,谢雪梅的女儿朗朗和上海10万一年级小学生都惊喜地看到,语文课本中原有的460个汉字,减少了将近100个,课文从60篇减少到了51篇。

  采访:

  谢雪梅113734我们放松多了,113849 (女儿)她适应了很多,感受到了学习的快乐,不知不觉就把语文书上的优美词句读出来,很陶醉。

  实况:

  (广播讨论公共话题今天话题是南北高架自来水涨价就要论证刘翔该不该退赛接续剪接)

  解说:

  作为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代表性栏目,《市民与社会》平均每年在栏目中探讨大约250个话题,内容涉及政治、经济、文化、体育、城市建设、环境保护等方方面面。17年来,近八成的上海市民也已经从单纯地希望通过广播反映问题,解决问题,发展到喜欢参与公共政策的讨论。

  采访:

  秦畅:051500大家都知道现在我们特别关注民生,而民生是什么?怎么保障民生?就是依靠各种各样的公共政策来保障民生的,所以当我们把眼睛盯在公共政策上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这种影响力就会慢慢渗透在你不断的关注不断的讨论和不断的批评当中。

  (一组快节奏剪辑,数字标版加音乐)

  解说:

  随着电视,网络以及各种新媒体的不断成熟发展,《市民与社会》节目收听率却始终稳定,忠实听众超过30万人。听众的热情和素质,也常常让节目主创人员感动。

  特技+画面:

  广播大厦外景+听收音机的观众+出租车飘出的广播声音

  (实况:秦畅和顾俊在节目直播中对话汶川一周年让我想起一周的时候,国家为老百姓举行的哀悼日...)

  解说:

  顾骏,社会学家,《市民与社会》的忠实听众,同时,他还从1996年开始一直作为节目嘉宾参与直播。对于这档栏目所体现出的社会民主化进程,他有着很深的感触。

  采访:

  顾俊:165630民主更多的时候,是我们在生活中间,有一个发言表达自己可以参与作主的这么样一个机会,或者说一个权利。所以我们从这个角度去看《市民与社会》的民主化,就是看它的话语表达和市民在这个节目中间的参与的情况。

  实况:(市民:我有了发言的机会、我的话有人听了、普通百姓有了表达的空间...)

  记者出镜:

  让市井巷议,高谈阔论,这些不一样的声音,能够对社会事件、政府决策形成影响,这铸就了《市民与社会》的独特风格,也成了它的最大的追求。“时事热点的讨论,公众意见的论坛,”对于《市民与社会》来说,不再仅仅是一句广告语。

  (实况:开播语)

  (实况:沈跃带着耳机,收音机装在口袋里,行进在马路上)

  采访:(


Powered By Google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