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男子在国外陪读时走私药品获利千万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2月27日10:20  法律与生活

  一位“陪读父亲”的另类生意

  文/张俊睿 车玉梅 焦振杰

  多次走私康泰克,获利上千万元。这起看似普通的跨国走私案件,是一位“陪读父亲”所为。案件折射出的是利益的诱惑,还是父爱的伟大?

  都说父爱如山,可面对法律,家庭亲情也要受到规制。

  在我办理的案件中,有这样一位父亲——为了在国外陪儿子读书,在生意上动起了“歪脑子”,打起了走私康泰克的主意。

  当这位父亲因为走私康泰克被判刑后,仍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将自己的外甥、儿子也拖下水,爱儿子变成了害儿子。

  创业的辉煌和不幸

  他叫黄立,祖籍河北,今年已经59岁,从外表上看,黄立并不起眼,甚至有些土气,一点都不像一位拥有千万身家的“富翁”。

  初中毕业后,黄立曾当过工厂工人,在部队摸过两年枪,转业后,成为一名国家机关的公务员,端上了人人羡慕的“铁饭碗”。

  20世纪80年代,伴着改革开放的大潮,出现了一股出国热。在朋友的鼓动下,当时正当壮年的黄立就想移民澳大利亚。他先是通过关系调到了另外一个国家机关。

  在这里,黄立“意外”分得一套1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但他仍无心工作,还是悄悄地办理着出国手续。1988年,在一切出国手续办妥后,黄立放弃了优厚的待遇,毅然从国家机关辞掉了工作,来到了澳大利亚。

  几个月的澳大利亚“拓荒”之行,让“精明”的黄立更加开阔了眼界,更加坚信自己选择的“英明”。

  从澳大利亚回国后,头脑灵活的黄立“瞅准”了国内市场的发展机会,开始下海经商。那时的黄立,开过电脑公司、商场、夜总会、酒楼,还倒过钢材,挣了有1千多万元。

  现在,他提起上世纪80年代辉煌的奋斗历史,喜悦之情还是溢于言表,“当时很多人一个月的工资也就几十块钱,而我一个月卖电脑就能挣60万元”,黄立坦言,“那时候生意非常好做,钱太好挣了。我的人际关系又广,朋友都能帮忙,所以真是赚了不少钱”。

  正是巨大的利益诱惑,为黄立一步步走向深渊埋下了伏笔。

  尽管商场上的黄立“一帆风顺”,可是家庭婚姻生活却命运多舛。1980年黄立结婚,4年后,他的宝贝儿子黄明出生。但是天有不测风云,2000年,他的妻子身患癌症去世,当时黄明才16岁。

  尽管家庭条件优越,黄明在学习上却不怎么“灵光”,只凑合上到了小学毕业,连初中都没有上过。

  2001年,在妻子去世一年后,为了儿子将来的前途,黄立给黄明办理了到新西兰留学的手续。随后,又考虑到儿子年龄太小需要人照顾,黄立也办理了陪读的手续,父子两人来到了新西兰。

  陪读的“意外收获”

  父亲精明能干,儿子却是扶不起的“阿斗”,刚到新西兰的时候,儿子黄明连基础的英语都没学好,所以一直到回国也没有成功拿到什么学历。

  在新西兰陪读,黄立一方面要“当妈”照顾儿子,一方面也要出去做一些生意。

  在新西兰生活的那段时间,黄立开过饭馆、倒卖过猪肉,用他自己的话说,由于之前有很多积蓄,加之在新西兰也一直干着买卖,生活等方面还是非常有保障的。

  虽然在新西兰没把儿子培养成才,但是在2002年的时候,黄立意外从朋友嘴里得到一条信息。正是这条信息让黄立动了歪脑筋,盯上了康泰克,最终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黄立在新西兰听朋友说,网上有人收购康泰克,从中国走私康泰克到新西兰能赚大钱。

  在办案过程中,我们曾经问过他:“新西兰政府对康泰克药品有什么法律规定?”

  他直言:“康泰克胶囊在新西兰属于违禁药品,市场上不准卖。新西兰对走私康泰克药品最高可判刑8年。”

  可见,黄立对走私康泰克到新西兰的后果是“心知肚明”。

  黄立坦言,就当时的行情来说,一小盒康泰克的批发价也就11元钱,在药店贵一些也就13元。但是在新西兰就可以卖到70钮币,约合人民币330元。

  扣除买药、托运等成本,一盒药就能挣300元。如果走私200箱到新西兰,就能净赚1200万元人民币。正是走私康泰克的暴利,让黄立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了赚大钱铤而走险。

  利用回国探亲的机会,黄立到药品批发市场、药店等地多方打听康泰克的销路和货源,还和国内的一些医药代表建立了联系。

  为了将药品顺利走私出境,黄立还琢磨出了把康泰克放在洗衣机盖子里“蒙混过关”的法子。然而,黄立在新西兰收到洗衣机后不到2小时,警察就从天降,找上了门。

  为此,黄立因非法买卖药品被判刑6年4个月,服刑4年后被驱逐出境,黄立第一次走私康泰克就这样“无功而返”。

  在儿子黄明到新西兰留学期间,黄立通过他人介绍与国内的第二任妻子结婚,当黄立在新西兰被判刑后,他的第二任妻子在国内就自行办理了离婚手续,离他而去。

  “唯利是图”,铤而走险

  虽然在新西兰被关了几年,吃了点苦,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回国后的黄立在经济上应该说还算是比较富裕的,据黄立讲,当时他手里光存款就有1000多万元。

  然而,黄立是“死不悔改”,没有抵挡住高额利润的诱惑,反而“变本加厉”,邀请自己的外甥刘新加入了自己的“事业”。

  刘新说:“我姨夫黄立说走私康泰克到新西兰能挣大钱,让我跑跑腿,我就答应了”。刘新平日里就住在黄立的别墅里,购买到康泰克后,刘新找人拆掰胶囊,然后联系人将东西托运到新西兰。

  2009年9月至2010年1月期间,黄立、刘新先后从药品业务员手中购得600余箱康泰克。为了能够顺利地把康泰克胶囊运到新西兰,黄立采取了“化整为零”的方法。

  当时,黄立一心就是想着怎样“瞒天过海”逃过海关,把康泰克顺利托运到新西兰,怎样躲避新西兰警方的抓捕。至于这样做我国司法机关会如何处罚,他们却是“置若罔闻”。

  经过再三琢磨,“吃过亏”的黄立吸取了之前的教训,想出了一种“化整为零”的方法。这种方法,更加隐秘,也更不容易被海关部门发现。

  2009年11月,在黄立的指示下,刘新通过网络,搜索到北京回龙观地区的一家家政公司。通过和这家家政公司取得联系,黄立最终和这家家政公司的负责人达成协议,家政公司负责将一箱康泰克中的胶囊掰成小粒集中放在一个塑料袋里。

  刘新按照拆掰一箱康泰克33元的价格,来支付劳务费,形成了一条制售康泰克的“流水线”。

  考虑到拆掰康泰克是个轻巧活,家政公司还专门组织了很多员工,从2010年11月份就开始“经营”这个活。

  每个月,刘新都会按时送两三次成箱的康泰克。弄好之后,刘新再取走,就这样康泰克被剔除包装盒、塑料板、胶囊壳后,“摇身”变成了花花绿绿的小颗粒,药品体积和质量也大大地缩减,一箱康泰克拆掰后一般在430~435克之间。

  拆掰康泰克胶囊只是黄立、刘新为伪装走私康泰克,将其缩减体积、质量的一个环节,他们为走私康泰克还定做了十个大理石茶几。

  在接受检察机关调查时,黄立道出了大理石茶几的秘密:他们一般先让做大理石茶几的人把桌面掏空,然后拉回别墅,把康泰克药粒夹好,把两层的桌面粘好。之后再拉回做大理石茶几的店把周边打磨好。从外表上看,根本看不出茶几是两层大理石组成的,还以为是一个整体,更看不出中间夹着东西。

  之后,黄立、刘新再委托代理报关公司,将装入200袋康泰克药粒的大理石茶几,以家具的名义托运到新西兰出售。

  新西兰的黑市买家陆续给黄立、刘新汇款700多万元,还有500万元左右货款没有到账。

  第一笔生意的顺利进行,让黄立准备再大干一场,他们将剩下的400多箱康泰克,也如法炮制,夹在大理石茶几中运送到新西兰,可不巧的是,还没托运走就被警方查获。

  这时,警方进一步发现,黄立的儿子黄明从新西兰留学回国后,和其表弟刘新也曾费尽心机,把康泰克夹带在掏空的水泥板里,然后走私到新西兰,并靠这样的法子大捞了一笔。赚到钱后,两人先后买了斯巴鲁、奔驰、宝马等多辆高档豪华轿车。

  最终,黄立、儿子黄明和外甥刘新因非法买卖制毒物品一起身陷囹圄。儿子的结果也成为黄立落网后最大的悲哀和无法挽回的“损失”。

  (鉴于案件需要,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留言板电话:010-82612286

相关专题 法律与生活

更多关于 跨国 走私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