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7年09月29日14:35 新浪司法

分享

  原标题:最高法院人民法院报《民商事再审问题研究(二)》

  课题:《检察监督的制度缺陷与实务争议》

  一、民诉法对检察监督制度的立法缺陷

  新民诉法明确规定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的期限是裁判生效后6个月内,但却存在一个重要立法不足,就是没有规定当事人向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的期限制度。

  这就引申出一个权利救济的实务性问题,即当事人在请求启动检察监督时是否要参照遵循六个月的期间;或者在民诉法没有明确限定申请期间的情形下,是否应当参照诉讼时效制度而对当事人的检察监督请求权给以一定的限制?

  笔者认为,如果当事人已经超出了向法院申请再审的六个月的期间,那么按照新民诉法第二百零九条的规定就已经丧失了再审申请权。但是,当事人依然可以根据民诉法第二百零八条的规定请求检察机关以职权监督的名义启动审判监督程序。再如,当事人按期向法院提出了再审申请但出现了民诉法第二百零九条规定的任何一种情形后,并未及时在六个月内向检察机关申请检察监督权,那么六个月之后当事人并不丧失这一申请权。

  新民诉法施行后,最高人民检察院于2013年11月18日公布施行《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但该监督规则依然没有明确当事人申请抗诉的期限或期间制度。那么,当事人是否对检察监督的申请权完全没有期间限制?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笔者认为,应当参照诉讼时效的规定,将当事人申请检察监督的期间限制在时效制度之内为宜。

  二、最高人民检察院在行政检察监督申请期间的起算制度中存在明显的错误

  值得重视的问题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在行政诉讼监督中规定了6个月的抗诉申请期间;但对该6个月期间的起算规定中,存在明显的与上位法民诉法相冲突的情形

  最高人民检察院制定并于2016年4月15日公布施行的《人民检察院行政诉讼监督规则(试行)》第六条的规定如何正确理解和适用而在司法实践中出现了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该《监督规则(试行)》第六条“当事人依照本规则第五条第一项、第二项规定向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应当在人民法院作出驳回再审申请裁定之日或者再审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的规定中,对“作出驳回再审申请裁定之日”的规定应作字面含义理解,即申请人的监督申请期间应从人民法院驳回再审申请裁定的《民事裁定书》落款之日起算。

  第二种意见认为,《监督规则(试行)》第六条中“作出驳回再审申请裁定之日”规定中的该六个月期间,应当理解为自人民法院的裁定书“送达”之次日起算,也即应当从申请人“收到”人民法院裁定书之次日起算,不能按照该条规定中的字面含义解释为自人民法院“作出”裁定之日起算。司法实践中,因为裁定书落款中的“作出之日”实际系合议庭合议案件的日期,在该法律文书未送达当事人时,并不对外发生任何法律效力,故该日期对于何时实际作成法律文书及何时可以实际送达给当事人没有任何法律意义。依据民诉法规定,人民法院及任何办案机关之法律文书对当事人发生法律约束力的日期是“送达之日”。

  由于上述两种期间起算意见直接涉及到监督申请人之合法权益能否得到切实保障的问题。因此,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其立法性冲突应当作出澄清,下级检察机关在工作中不得机械适用法律,必须维护法律适用的准确性。

  我们认为,上述第二种意见正确;第一种意见明显不当。理由如下:

  第一,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关于期间与送达等制度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因为行政诉讼法本身对期间与送达制度没有规定。

  第二,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八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期间以时、日、月、年计算。期间开始的时和日,不计算在期间内”;同时规定,“期间不包括在途时间,诉讼文书在期满前交邮的,不算过期”。根据最高法院民诉法《解释》第一百二十五条规定,依照民事诉讼法第八十二条第二款规定,民事诉讼中以时起算的期间从次时起算;以日、月、年计算的期间从次日起算。

  也即,《监督规则(试行)》第六条中的“六个月”应该从直接送达之次日或者邮寄送达之日起算,而不可能从人民法院“作出裁定之日”起算。

  如果按照第一种意见理解,则会得出明显不公的结论。例如,如果法院采取邮寄送达,则由于种种原因可能非正常迟延,如果在6个月之后才实际送达给当事人的,则等同于当事人在收到人民法院裁定之日即为申请期间过期之时。

  显然,第一种意见没有考虑到民诉法的送达制度,没有考虑的法院合议庭的合议之日与其法律文书对外发生法律效力之日完全不能等同,没有考虑到法律文书送达的在途时间等因素。因此,该种期间起算意见是完全错误的,是明显违反法律常识的。

  三、对当事人反复利用检察监督权启动再审程序的司法争议问题

  民诉法的另一个重大立法缺陷是,对当事人利用检察监督权启动再审程序的“级别管辖”没有作出明确的限制。

  例如,当事人利用低级别的检察机关实施检察监督后仍然不服请求高级别的检察机关启动检察监督机制的,是否应当给予支持?或是无论何种级别的检察监督权,当事人对检察监督的申请权仅限于“一次性”的救济权?

  关于民诉法第二百零九条真实的立法精神,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曾作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的说明》:“实践中不少当事人既向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又向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为更好地配置司法资源,增强法律监督实效,有必要明确当事人申请再审检察建议或者抗诉的条件。同时,针对各方面反映的一些当事人反复缠诉、终审不终的问题,建议明确规定:经人民检察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或者抗诉,人民法院再审的,当事人不得再向人民检察院申请再审检察建议或者抗诉”。

  显然,新民诉法的立法精神实质是不允许当事人利用检察机关的“级别差”来反复“缠诉”。

  但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在2013年11月18日公布施行《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中作出了可以继续“跟进监督”的制度。

  其中规定,根据有关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检察院应当按照有关规定跟进监督或者提请上级人民检察院监督:

  (一)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抗诉案件作出的判决、裁定、调解书仍符合抗诉条件的;

  (二)人民法院对人民检察院提出的检察建议未在规定的期限内作出处理并书面回复的;

  (三)人民法院对检察建议的处理结果错误的。

  显然,上述继续跟进监督制度已经突破了民诉法关于检察监督“仅限一次”的限制性规定。即在理论上而言,上下不同级别的检察机关可以对同一案件进行多次检察监督的空间是完全存在的(未完待续)。(来源:人民法院报)

  作者简介

  师安宁,原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诉讼仲裁部主任,高级合伙人。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报》“特约法治评论员”。2006年8月至今,连续十一年担任最高法院《人民法院报》相关专栏特邀专家撰稿人,其独家担纲的专栏系《人民法院报》为时最长的法学研究专栏。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编辑:sf_yanan

师安宁

  • 律师
  • 执业地区:北京

  • 执业领域:

    民商事

  • 执业年限:2000年至今

  • 个人简介:师安宁,原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诉讼仲裁部主任,高级合伙人。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报》“特约法治评论员”。2006年8月至今,连续十一年担任最高法院《人民法院报》相关专栏特邀专家撰稿人,其独家担纲的专栏系《人民法院报》为时最长的法学研究专栏。 2009年8月起,受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官方网站“中国律师网”特邀,开办“师安宁律师专栏”,成为中国律师网为律师开办法学研究专栏的第一人。 2015年8月起,受邀担任国土资源部《中国不动产》法律专家委员会委员,系国土资源部在《中国不动产》杂志中为律师开设物权法研究专栏的第一人。目前,师安宁律师系该刊“司法观察”栏目的专家撰稿人。 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投资保护制度研究”。专业领域主要集中在“不动产物权与股权制度纠纷解决”和“公司系统性法律问题解决”两个专业。在不动产制度、矿业物权、合同纠纷、公司诉讼及股权流转等领域具有精深的研究。 迄今,已在《中国律师》、《中国矿业》、《中国不动产》等中文核心期刊及《人民法院报》等中央级刊物上发表专业性文章500余篇。

  • 点击了解详情>>

相关阅读

领导没大格局,团队定一塌糊涂

跟格局小的人打交道,就像被缩骨伞夹住脑袋一样不痛快。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解读《西游记》官场文化

吴承恩的人生经历,决定了《西游记》背后必然影射着中国特色的官场文化。

村民为何自掏腰包改造小镇?

没有石油的生活,可能比如今这种依赖石油的生活更加有趣和充实。

  • 小池百合子是否会成为日本新首相
  • 乡下来的王宝强,为什么必须大红大紫
  • 清朝官员怎么评价慈禧太后?
  • 小说:一段忘年交和两段尘封的心事
  • 这部胆大包天的黑色喜剧,竟是国产!
  • 分手后,第一件事应该做什么?
  • 为啥一到秋天北方人就想去草原?(图)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