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6年09月08日17:13 新浪司法

分享
威廉·布莱尔爵士:英国民事诉讼、调解与仲裁
英格兰及威尔士高等法院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微信号:SIFAADR)供稿

  编者按:第三届中英司法圆桌会议于今年5月25日在中国最高人民法院举行,中英两国代表围绕“新世纪的司法正义”这一主题进行了深入的研讨。周强院长指出,调解、仲裁等诉讼外替代性纠纷解决方式在司法制度中的作用日益凸显。本次会议也专设“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及其与司法程序的衔接”专题研讨环节。

  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所长蒋惠岭在本次会议上的演讲《中国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的措施》已刊登于本公号第85期。本期我们为大家推送的是英国英格兰和威尔士高等法院大法官威廉·布莱尔爵士的主题演讲《英国民事诉讼、调解与仲裁》和英国英格兰和威尔士上诉法院大法官比恩爵士的主题演讲《数字时代的司法公正》,让我们了解英国近期正在进行的“在线法院”改革新举措。这两篇文章经最高人民法院国际合作局征求作者本人同意,于本公号首发。另外,为了让大家了解英国除了调解、仲裁之外,还有其他纠纷解决机制,如行政裁判所制度。本期还专门为大家呈现了东莞二院江和平法官翻译的英国行政裁判所今年2月发布的《英国行政裁判所2015年年度报告》,详细介绍了英国行政裁判所在资源整合、组织架构、绩效评估、信息技术等方面的最新改革情况,旨在帮助大家了解英国这项古老的行政裁判所制度在新时期所焕发出来的改革新气息。敬请关注!

  替代性争议解决方案在英国发挥着重要作用。探讨这一主题时,我将从消费争议和商事争议两个角度考量,因为两者都会引发与获得司法正义相关的特别议题。我将论述对仲裁的支持如何推动了英国的繁荣,探讨仲裁、调解与司法程序的整合及其彼此之间的相互关联,阐述法院的重要统领作用。

  对于消费争议,获得司法正义需要迅速、独立的申诉解决方案,使消费者承担数额有限或者零诉讼费用。在英国,实现这一点有很多途径。有些涉及法院,有些则借助替代方式。

  例如,英格兰和威尔士地方法院(郡法院)的小额诉讼程序受理诉讼请求金额不超过10000英镑(约合人民币94000元)的诉讼。苏格兰和北爱尔兰有类似程序。寻求律师代理的原告必须承担该代理费,但此流程旨在便于当事方自我代理。败诉方将负担有限的法庭费用,还可能需要支付有限的开支。但一般规则是,败诉方无需承担胜诉方的律师代理费。英国的一般民事诉讼所采用的规则相反。

  技术将给法院带来更多机遇,使之能为在法院解决争议提供比较简单、容易获得而且成本比较低的渠道。现在,我们正着眼于此。“在线法院”是目前用于该领域的术语,与之呼应的是“在线争议解决方案”(简称ODR),用于描述一些可供在线参与的争议解决机制。再加上限制可收回法律成本的制度,我们希望有可能同时实现两个目标,既在一定程度上提供法律咨询与代理,又有一个成本适当的法院体系。

  同时,英国政府和欧洲的政策都旨在鼓励各种形式的替代性争议解决方案在消费事宜领域的发展。

  一个问题是关于诉讼的潜在数量。法院体系已经推行小额诉讼调解机制,但受资源影响,其作用受到限制。

  再来看看其他形式的替代性争议解决方案。对消费者没有约束力的裁决可用于与部分服务相关的申诉(例如2015年推出的一项水费收费机制)。

  此外,在部分行业(如旅游业),替代性争议解决方案的表现形式为消费仲裁机制。与商事仲裁不同的是,消费者如若不服,可行使诉诸法院的一般权利。

  替代性消费争议解决方案的另一表现形式是“申诉专员”机制。举个例子,消费金融正在迅速发生变化,支付和投资可绕过传统银行系统,通过移动技术完成。中国一直是该技术领域的全球领军者。我们的经验是,该领域可催生大量小额争议。英国的金融申诉专员服务机构(Financial Ombudsman Service)可处理消费者就大多数金融事宜发起的申诉,可裁定不超过15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41万元)的赔偿额。2014至2015年,该机构总计调查了329509起新的申诉,若非如此,这些申诉将不得不诉诸法院。

  虽然这些替代性消费争议解决方案一般能够与司法程序妥善整合,但是法院发挥着重要的统领作用,其中包括要确保此类解决方案的使用没有对消费者造成不公。最近,《纽约时报》发布了一系列著名文章,大意是,消费协议的仲裁条款正将美国消费者置于不利地位,因为仲裁条款使消费者无法集体诉讼,只能发起个人仲裁程序。文章指出,在实践中,消费者或许无法获得个人仲裁。迄今为止,英国似乎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转向商事争议,在英国,特定主题领域的争议有专门的法院来解决。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商事法院、大法官法庭(Chancery Division)、技术和建设法院(Technology and Construction Court)、知识产权业法院(Intellectual Property Enterprise Court)就是典型的例子。它们目前都设在同一地点,有专门建造的设施,即名为Rolls Building的伦敦争议解决中心。

  在苏格兰,高等民事法院(Court of Session)多年来针对商事诉讼的处理有着特别规定。从广义上讲,这些规定旨在让专家法官快速灵活地处理商事案件。商事案件包括与保险和再保险、银行业和金融市场、大宗商品、航运和仲裁等领域相关的诉讼。

  在北爱尔兰,商事法院强调对于此类案件进行迅速审理非常重要。

  在英格兰和威尔士,行使此管辖权的是商事法院、海事法院(Admiralty Court),以及位于伦敦和五个地区中心、负责受理小额诉讼的商业法院(Mercantile Court)。

  我们力求继续拓展法院的服务领域。举个例子,金融业日益复杂,引发了多种问题,容易制造不稳定因素。这是许多国家面临的难题。由于当事方不接受,仲裁或许不可用。

  2015年,英国法院发布了一份“金融清单”(Financial List),列出了在处理金融争议上颇有经验的法官的名单。该“金融清单”受理的案件或涉及的诉讼请求金额超过50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4.7亿元),或要求办案者具备金融市场方面的特殊专长,或会引发对金融市场造成重大影响的议题。该清单中的法官具备、且有能力拓展这类专长。

  同时,这份“金融清单”现已纳入一项“市场判例”试点流程,使法院可在急需情况下对市场相关的法律事务作出判决。即使具体的争议尚未出现,也可以启用该流程。

  在一般商务案件中,2015年推行试点机制,使当事方得以选择更为精简、灵活的流程,缩短审理期限和庭审时间。迄今为止,其应用尚不广泛,但是现状有潜力改变,尤其是在案情并不复杂且金额较小的案件当中。

  商事法院的一个特点反映于国际争议在其案件负荷中的比例。2016年1月1日至3月31日,法院(包括海事法院)至少有70%的立案涉及管辖范围以外的当事方。

  之所以呈现出这一特点,是因为英格兰法继续广泛运用于国际合同,例如在金融、航运领域。此外,无论在世界什么地方,企业都倾向于在国际商务合同中约定英格兰法院享有管辖权。

  在许多其他国际合同中,当事方约定所有争议均提交仲裁。英国法院完全支持这项约定。英国,特别是伦敦,是领先的仲裁中心。

  伦敦有几家专门从事商事仲裁的机构,其中包括伦敦国际仲裁院(London Court of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和伦敦海事仲裁员协会(London Maritime Arbitrators‘ Association)。他们都与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及北京仲裁委员会有着良好的关系,我个人对这两家组织也已有多年了解。

  英国特许仲裁员协会(UK Chartered Institute of Arbitrators)涉足的范围更加广博。它除了在伦敦设有办事处,在爱丁堡也设有办事处。《2010年苏格兰仲裁法》(Arbitration (Scotland) Act 2010)的颁布,将苏格兰推向了现代仲裁法律与实践的前沿。

  只要有商事诉讼和仲裁,自然就会有商事调解。因此,在商事争议解决方面就会有专门法院、仲裁和调解这三种不同方式同时存在。

  一般人们讨论商业诉讼、仲裁和调解时,话题往往会转向成本和流程。下面我将逐一加以概述,主要是为了表明,没有唯一的答案。

  先谈成本。获得司法正义的一大重要问题涉及商事程序的成本,对于中小型企业而言成本尤其重要。这不仅适用于庭审程序。一家顶尖律所曾表示,“人们常说仲裁比诉讼更快,更经济。但在某些情况下,仲裁可能会比诉讼更旷日持久,费用更为高昂。”

  接下来谈流程。简易判决程序的价值值得一提。它已在庭审程序中应用多年,适用于被告无理可辨的情况以及最近出现的原告没有起诉理由的案件。此程序的运用,是大多数商事诉讼得以早日结案的一大原因,有时调解起到推动作用,有时没有。至于该程序是否可用于国际仲裁,意见不一。

  还需要注意的一点与第三方有关。虽然不可以强制仲裁协议的非当事方参与仲裁,但是如果第三方对于解决整个争议不可或缺,则法院有权要求其管辖范围内的第三方参与诉讼。同理,法院有权传唤证人,仲裁庭无此权限。

  不过,当我们讨论在法院解决争议和仲裁、调解这类替代方案时,最有价值的讨论是承认它们之间的关联,认识到每种方案各有其用途,以及司法程序是其共同的基石。

  我这里所说的司法程序,是指司法制度和法院。国际仲裁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Arbitration)作为国际商会(International Chamber of Commerce)的组成部分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与法院不同的是,其管辖权取决于当事方之间的协议。

  举例说明法院对仲裁的支持:2015年,在商事法院开审的案件中,有25.7%涉及仲裁,呈上升趋势。其中包括要求当事方尊重仲裁协议的强制令、管辖权的一些问题,以及诉讼财产保全的要求。

  作为具有管辖监督作用的法院,商事法院介入的前提是有“严重不当行为”影响法庭程序的公正。这种情况或许极少出现,但权力的存在是一个重要保障。当事方享有有限上诉权,可就法律问题向商事法院上诉,除非当事方选择通过仲裁协议条款排除这项权利。最后,商事法院受理根据《1958年纽约公约》(New York Convention 1958)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强制执行仲裁裁决的申请。

  关于调解,如果当事方无法确定在不调解的情况下是否能够通过独立的专门法庭解决问题,那么许多调解就会以失败告终。但是由于当事方可以确信,所以大多数调解取得了成功。

  司法机关对于促成调解发挥了重要作用。正如廖柏嘉勋爵(Lord Neuberger)所言,“风险的权衡有助于司法机关推荐和促成调解,而非加以阻止。”因此,法院将在合适情况下中止审理,留出调解余地。然而,至少在商事案件中,如果当事方不接受,法院并不强制调解。这是因为调解会产生费用,除非当事方有意愿,否则和解不太可能达成。况且在某些情况下,当事方有充分理由希望法院就争论点作出裁定。

  当然,还有一点涉及各解决方案之间的关系,可以说这一点至关重要。仲裁和调解会借鉴法院判决,判决资料会公开出版,为英格兰法的发展提供权威指南。大多数有经验的仲裁员和调解员认为,英国专门法院和上诉法院的判决对其工作非常重要。英国大多数法官也重视仲裁和调解工作。各种形式的替代性争议解决方案缺一不可,任何一种形式都无法孤立地发展壮大。

  这是英国的经验。法院对仲裁的支持帮助其发展壮大。法院位居体系之巅,对于推进整个体系的和谐运转,起到不可或缺的作用。我们认为,推进法院、仲裁和调解携手合作,提供有效的争议解决方案,有助于促进稳定、繁荣和法治。

  中英司法机关在这一领域有重要的经验可以分享。我们非常期待与中国同仁交流。

  本文为英国英格兰和威尔士高等法院大法官威廉·布莱尔爵士在第三届中英司法圆桌会议上的主题演讲。

  威廉·布莱尔爵士:

  被任命为英格兰及威尔士高等法院大法官,目前担任商事法庭庭长。2012年出任欧洲监管局上诉委员会主席。同时是国际法协会货币法委员会(MOCOMILA)的主席。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微信公众号二维码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编辑:sfeditor11

相关阅读

再论相声里原始秩序与市场秩序

相声“成也原始,败也原始”,但在扩展的市场秩序里,“成”会得到进一步放大,“败”的血腥味则会被对冲。

我曾海上漂半月,加勒比到迈阿密

有一年春节,我没留在北京,而是和慧聪集团的董事长郭凡生一家相约,选择加勒比这条航线,经历了一次有意思游轮旅行。

普京同志的觉悟越来越高了

但不管普京觉悟有多高,他毕竟是俄罗斯人。没有永远的朋友,有的是永远的利益。

清流与清官

对比清流文化,清官文化更易于证明这一点事理:道德之于政治的作用,不仅有限,有时反而是一种毒素。

  • 医生:女演员徐婷死于伪中医之手(图)
  • 京沪高铁硬币8分钟不倒日本不服(图)
  • 启功为何在纪念活动中与日方针锋相对
  • 明代人嗑的瓜子原来不是葵花子?
  • 张庭被下降头了吗?晚节不保的节奏啊
  • 爱情里,会作的女人最好命
  • 在采尔马特邂逅瑞士最美的日照金山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