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7年07月27日13:40 华商报

分享

  原标题:残忍杀害男童 逃亡15年

  2002年底,在宜川县秋林镇一个村庄,正在入户行窃的梁上君子遇到房主家10岁的儿子放学归来。担心被识破,小偷将男童杀害后一直潜逃。近日,华商报记者从宜川警方获悉,潜逃15年的犯罪嫌疑人王某强被成功抓获,抓获时已在山东一监狱以虚报身份服刑7年。

  放学回家遇小偷

  10岁男童不幸遇害

  2002年1月7日,农历马上进入腊月,宜川县秋林乡(现为秋林镇)正好逢集,赵村的王某夫妇去了乡上赶集。当时,因姐姐和姐夫要去外地看病,刚满18周岁的王某强被叫来赵村给看门。然而,他并没有安分地按照嘱咐给姐姐看门,而是趁着逢集中午很多人不在家之际,窜入该村王某的家中实施盗窃。

  翻了半天没找到值钱的东西后,王某强找到一个小盒子,摇了摇以为里面有值钱的东西抱上去打算往外走时,却碰到了王某家10岁的儿子放学归来。担心被认出来后行迹败露,王某强竟起了杀念,顺手拿起一把菜刀向男童砍去,将男童杀害后又将尸体溺于水缸,将小盒子藏匿在姐姐家后匆匆逃窜,后经证实,被盗走的小盒子里只是放了一些证件,并无值钱的东西。

  王某夫妇赶集回来后却看到这残忍一幕,随后报警。由于马上到年底了,再加上嫌疑人作案手段残忍,该案当时在十里八乡都人尽皆知。案发后,警方快速介入调查,并根据村上流动人员确定王某强有重大作案嫌疑,当赶到其姐姐家后,却发现人早已逃之夭夭。虽然多处设卡拦截,但仍没有能将嫌疑人绳之以法。

  嫌疑人杳无音信

  案件多年陷僵局

  据宜川县公安局刑侦大队“1·07”专案组民警介绍,王某强,1983年生人,案犯时刚满18周岁。在其11岁的时候,父亲患病去世,同年母亲因意外也去世,王某强一直在亲戚家生活。初中没上完就辍学,也没有工作可做,整天无所事事,家庭教育的缺失使其在成长的过程中疏于管教,闯下大祸。

  “这个案子几乎只要进入公安系统的人都知道,这么多年来,刑警队换了几波人,专案组也组了好几回,而嫌疑人却一直没有抓住,像一块‘心病’,但我们一直没有放弃过侦查。”专案组民警李警官介绍,案发后的十几年间,专案组曾先后多次奔赴山西河津、山东惠民、江苏镇江等地,围绕王某强的关系网进行走访排查,但与其有关的线索少之又少,加上当时侦查手段有限,案件一直无法取得突破性进展。逢年过节,就去给家属做思想工作,但是也没有效果。

  2016年10月份,新一任专案组成立,继续攻坚克难侦查此案。民警借助公安系统大数据发现,王某强重要关系人仍在山东活动,但他的下落仍无任何线索。

  嫌疑人被锁定

  正在山东淄博服刑

  犯罪嫌疑人王某强像人间消失了一样。今年3月份,专案组民警推测:王某强之所以“人间蒸发”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已经去世,另一种就是过着与世隔绝生活,而后一种最大的可能就是在监狱服刑。

  有了这一大胆猜测,专案组民警随即对山东省范围内的看守所、监狱系统的在押服刑人员进行排查。通过邀请专家进行模拟画像、DNA数据比对等,最终锁定在山东淄博监狱服刑的人员“陈鹏”。

  “因为该男子没有户籍信息,锁定嫌疑人后,我们兵分两路,一路采集血样,另一路去了审理案件的法院去查阅案卷。当我们发现这个叫‘陈鹏’的男子在案卷里写的联系人方式是其在山东惠民的亲戚后,另外一个好消息也随之传来,通过DNA检测,‘陈鹏’就是犯罪嫌疑人王某强。”民警说。

  当办案民警站在王某强面前表明身份后,王某强的表现很坦然。“你们来了,我现在也就轻松了。”王某强对民警说。

  逃亡时无经济来源

  盗窃电缆获刑12年

  原来,案发后,为了躲避警方的追捕,王某强从结冰的黄河上渡过去逃到了山西。在逃期间,其在山西的工地上打过工,食堂里当过厨师。几个月后,王某强又逃了山东,联系亲戚谎称跟家里闹矛盾,出来散散心。“由于当时通讯不发达,山东的亲戚便信了王某强的话。”李警官介绍。

  由于逃亡时一直不敢用身份信息,没有稳定工作,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王某强随后继续伙同社会人员以盗窃为生。2010年,王某强在山东伙同他人盗窃电缆时被抓获,经山东淄博桓台县法院判决,获刑12年。因在狱中表现良好,减刑至9年,2019年就可刑满释放。

  “王某强十分狡猾,被抓后谎称自己是山东亲戚家的第二个孩子,因为躲避当时计划生育导致成了‘黑户’,所以没有身份信息才能瞒了过去。”办案民警称。

  专案组民警在山东坚守一个多月侦办此案。“案子好不容易有了转机,那时候根本顾不上炎热,只想着早点将嫌疑人抓捕归案。”李警官说,案件的成功侦破,也要感谢济南市公安局历城区分局以及济南市公安局刑科所的支持。

  7月19日,逃亡了15年之久的王某强被押回宜川,引来众多县城居民的围观。“这个案子因为当时作案手段残忍、性质恶劣而轰动宜川全城,15年了,很多人都将这个事情忘记了,没想到警方却一直坚持,最终给了受害家庭一个交代,非常不容易。”现居住在宜川县城的秋林镇人李师傅说。 华商报记者 贺秋平 实习生 史佳敏

编辑:sf_hexu

相关阅读

上一页
下一页

领导没大格局,团队定一塌糊涂

跟格局小的人打交道,就像被缩骨伞夹住脑袋一样不痛快。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解读《西游记》官场文化

吴承恩的人生经历,决定了《西游记》背后必然影射着中国特色的官场文化。

村民为何自掏腰包改造小镇?

没有石油的生活,可能比如今这种依赖石油的生活更加有趣和充实。

  • 大城市残酷挤压下的中国小城镇(图)
  • 死记硬背都不会,谈什么独立思考能力
  • 第一支红军为什么叫红四军?
  • 范墩子:“炮孩子”唐小猛的猪
  • 《我的前半生》中国大妈都是用力活着
  • 当个普通人很丢脸吗?
  • 旅行中的成长:献给我来过的上海(图)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