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7年06月26日17:16 新浪司法

分享

  原标题:毒品犯罪职业化加剧 禁毒工作任重而道远

  在国际禁毒日即将来临之际,本人就几年来自己所代理的毒品犯罪案件的特点予以粗疏的梳理,从一名刑辩律师的角度谈一下对当前毒品犯罪的几点浅显看法,以期得到各位同仁的指教。

  一、当前我国毒品犯罪的源头性犯罪职业化愈发加剧,具体体现为犯罪团伙内部分工的细化和反侦察能力的不断提高。这严重的影响了侦查机关的破案效率,以我最近代理的河南许昌中院审理的一起重大贩卖、运输毒品案件为例:当地侦查机关经过将近一年的侦查布控,最后将十几名涉案人员抓获,可最终仍让一名“上游”的越南犯罪嫌疑人逃脱。究其原因是,团伙内部分工细化且配合默契,彼此之间都用假名“单线联系”并且有超强的反侦察能力,其中一名主犯用的手机号码有十四五个之多,给侦察机关的监控及抓捕造成了很大难度。

  二、 吸毒人员呈上升态势,虽然我们国家在不断的增大对毒品犯罪的打击力度,但形势仍不容乐观。我办理的许昌这一毒品犯罪案件,通过看守所会见被告人及和从当地人员了解得知:现在的吸毒人员往往都是夫妻同吸,最后甚至带动其他亲友共吸,出现个别地方全村几乎都吸毒的情况。为了维持吸毒的高昂开销(现在海洛因的“末端”零售价约为每克500至600元),绝大多数吸毒人员最终走上以贩养吸的道路;另外还有一个吸毒高危群体就是涉黄的娱乐场所的人员,一些犯罪分子为控制女孩子们卖淫用毒品加以控制,通常使用欺骗、引诱等手法使其就范。这些现象都是值得我们警惕的。

  就我们国家毒品犯罪的现实状况,虽然打击毒品犯罪任重而道远,但相信通过国家加大对毒品犯罪的有力打击及通过对毒品危害的宣传力度的增大,会使上述态势得到有效遏制,循序渐进的降低犯罪率,使全民有效的抵制毒品成为可能。要达到这样的目的,我们应该要做的是:

  首先,要真正有的放矢的加大打击毒品犯罪力度,就必须对毒品犯罪分子做到“打头斩腰断尾”。所谓“打头”,即通过对毒品犯罪集团上游的打击切断毒品来源,因为每个贩毒猖獗的地区的毒品来源一般都是比较集中的,比如河南许昌好多地方的海洛因主要就是来自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麻古等其他毒品好多来自普洱孟连县,当这些毒品到达许昌时又会通过一定渠道贩卖到陕西乃至新疆等地。这种相对集中的毒品交易地主要缘于贩毒分子出于自我保护的心态,这点对破获案件是有利的。

  其次,要加大对吸食毒品人员的打击力度对其可能走上以贩养吸道路形成有利的震慑(即做到“断尾”),对广大群众也有积极的警示效应,再加以通过宣传毒品危害使全社会形成共同抵制毒品的氛围,让毒品犯罪分子无处藏身。越来越发现其实打击毒品犯罪和开展禁毒工作是需要全民全社会共同参与的,比如现在的贩毒分子并不是像以前那样从云南自带毒品到内地(因为自带被抓现行的风险太大),几乎都是通过一些小的快递公司邮寄,并且发现在邮寄过程中查获的很少,如果一些企业和个人有一点社会担当意识对邮寄物品严格把关,犯罪分子是很难得手的。

  当然前面所讲的两项工作是长期工程不是一蹴而就的。目前我们最紧迫的工作应该是通过有效打击毒品犯罪的“中游”使毒品犯罪“链条”中断(即“斩腰”),在好多案例中可以看出,毒品犯罪的“中游”是起非常重要作用的,因为一般情况下,一次毒品的贩卖、运输要经过五到七个周转环节最后才到“末端”吸食者手中,而其中往往第四五个环节中的犯罪分子是获暴利最多的(毒品就海洛因为例,价格从350元左右提到500左右),他们承上启下是整个犯罪“链条”的关键环节,且他们往往直接接触“末端”吸食者,很容易抓获,所以前期加大对这批犯罪分子的打击力度是切实可行的。

  作者简介

  谢长元,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现执业于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擅长领域:合同纠纷,公司法律顾问及刑事辩护等。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编辑:sf_yanan

相关阅读

领导没大格局,团队定一塌糊涂

跟格局小的人打交道,就像被缩骨伞夹住脑袋一样不痛快。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解读《西游记》官场文化

吴承恩的人生经历,决定了《西游记》背后必然影射着中国特色的官场文化。

村民为何自掏腰包改造小镇?

没有石油的生活,可能比如今这种依赖石油的生活更加有趣和充实。

  • 杭州保姆纵火案背后揭露的问题
  • 中国接收30万中东难民?纯属子虚乌有
  • “望梅止渴”中的梅是杨梅还是青梅?
  • 糖僧苏曼殊的糖与今日僧人的糖
  • 《军师联盟》:于和伟收放自如展锋芒
  • 老公出轨,这段感情要不要再继续下去
  • 海拔1500米上,美女茶道表演赏心悦目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