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7年12月14日09:47 工人日报

分享

  原标题:治理欠薪遇新挑战 有包工头成农民工工资卡掌控人

  本报讯(记者李娜)“一些包工头成了农民工工资卡实际掌控人,如果说过去农民工被欠工资,现在可以说是被欠工资卡了!”12月8日,四川绵阳市总工会信访接待室主任、劳动争议人民调解委员会专职调解员徐强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无奈地说。业内人士透露,类似情况在四川多地建筑领域劳务用工中十分普遍。

  今年8月,宜宾市总工会法律部就“帮助李秀云等60余名宜宾籍农民工追索欠薪”事宜致信绵阳市总工会。在四川,城际间工会联动维权机制已实施多年,类似案件函接并不少见。深入了解案情后,从事工会法律维权工作多年的徐强嗅到了一丝不同,“政府的一些举措奏效了,但是短板也暴露了出来”。

  据介绍,中铁某局成都分公司承建西成4标段客运专线项目,罗某(宜宾市高县人)于2013年9月以挂靠另两家公司的名义,分包西成铁路专线XCZQ-4-2标段两处劳务工程,并先后组织宜宾、云南、广元等地的60余名农民工进场施工。调查核实,项目部根据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建设部联合下发的《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暂行办法》,要求所有项目农民工工资全部办理农民工个人银行(工资)卡,并对农民工工资进行统一拨付。然而,包工头罗某却将农民工个人工资卡集中收回、私设密码、自行支配,很多农民工甚至不知晓办卡情况。除此,项目部曾与罗某口头协商临时停工生活费标准,但罗某私下向农民工承诺虚高工资,引发双方争议。

  为根治欠薪“痼疾”,从2014年开始,四川省推行以总包企业直接发放农民工工资为核心的企业责任制,对工资款和工程款进行制度剥离和物理隔离,以此锁定农民工工资支付关系。此举被认为抓住了农民工欠薪问题的牛鼻子,国务院和人社部也将这一内容写进相关文件向全国推广。在上述案件中,绵阳、宜宾两地工会为60余名农民工维权时,正是依据这一举措,最终确定由承建单位中铁某局成都分公司先行支付欠薪,再向法院对包工头罗某提起诉讼解决纠纷。目前,欠薪发放工作已经启动,并将在年底前全部落实。

  不过,此案也暴露出政府举措在办理环节和监督程序上仍有未尽之处,而包工头仍是农民工欠薪问题最难规避的风险环节。业内人士指出,农民工因权益意识淡薄而任包工头摆布仅为表象,根本原因在于工程招投标以及用工管理等仍未实现真正的科学规范化。

编辑:sf_xueyan

相关阅读

领导没大格局,团队定一塌糊涂

跟格局小的人打交道,就像被缩骨伞夹住脑袋一样不痛快。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解读《西游记》官场文化

吴承恩的人生经历,决定了《西游记》背后必然影射着中国特色的官场文化。

村民为何自掏腰包改造小镇?

没有石油的生活,可能比如今这种依赖石油的生活更加有趣和充实。

  • 余光中去世,《乡愁》的价值何在?
  • 锁住放飞“黑天鹅”的“灰犀牛”
  • 《归园田居》:陶渊明为何逃离官场?
  • 楚云卿:人生在世就是要与平庸为敌
  • 亲爱的她们:自带话题点的都市大戏
  • “中年少女”已诞生,你中了几枪
  • 我的印度游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印度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