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麦克斯韦多元纠纷解决中心的启示

新加坡麦克斯韦多元纠纷解决中心的启示
2018年11月01日 15:58 新浪司法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

二维码

  原标题:打造“一带一路”国际纠纷解决机构集散地——新加坡麦克斯韦多元纠纷解决中心的启示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微信号:SIFAADR)供稿 

  随着第三次调解浪潮所形成的全球调解趋势,各国当事人对调解与ADR理解与认识程度的不断加深,全球纠纷解决市场也日益成熟。新加坡以英国为师,发现世界纠纷解决市场上所蕴含的巨大潜力。因此,近20年来,新加坡尽举国之力、深谋远虑,不惜重金,致力于打造一个亚太地区乃至全球纠纷解决中心。

  2月9日,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第二工作组(争议解决)第68届会议通过了《联合国因调解达成和解国际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 Agreements Resulting from Mediation)。由于各国代表团同意就公约文本中涉及的签署地点变更为新加坡,新加坡代表团也表示非常乐意作为公约的首次签署仪式提供各种便利。因此公约如果顺利通过,将会以《新加坡公约》为简称,开启全球新加坡公约调解时代。近年来新加坡作为亚洲地区最重要的纠纷解决中心备受全球瞩目,其前瞻性的ADR纠纷解决机制的顶层设计、战略布局以及纠纷解决服务产业化、一站式服务的理念等,都逐渐显示出实际效果与强劲的竞争力,同时也为“一带一路”争端解决机制和机构的设计和设立都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一、麦克斯韦多元纠纷解决中心的建立

  2002年,时任新加坡经济审查委员会法律服务工作组主席的李显龙强调,新加坡需要建立“良好的基础设施”促使其成为区域性的纠纷解决服务中心。在这样的理念之下,麦克斯韦多元纠纷解决中心设计方案初现雏形,但是政府认为该中心对于新加坡来说意义非凡,需要为其挑选一块热闹繁华而又交通便利的“风水宝地”。因此经过广泛征集意见并讨论,2007年1月终于为Maxwell Chambers选址新加坡中央商业区的前海关总署大楼。该大楼历史悠久为新加坡第88个历史遗址,地处商业中心又是地标性建筑。之后根据需要,大楼经过近3年翻新,更名为麦克斯韦中心,由新加坡政府注资成为有限责任公司形式,2010年1月终于开始正式开始营业。

  该中心宣称其成立旨在为在新加坡开展替代性纠纷解决(ADR)服务提供一站式的、一流的设施和服务,并为ADR行业发展做出贡献。目前,大约有50个著名的国际纠纷解决机构入驻该中心,其中包括国际商会仲裁院(ICC)、国际投资争议解决中心(ICSID)、海牙常设仲裁法院(PCA)、伦敦商事仲裁法庭(LCIA)、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仲裁和调解中心(WIPO)、英国皇家特许仲裁员学会(CIArb)都是其合作伙伴。同时,新加坡本土的争议解决机构,如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SIAC)、新加坡国际争议解决中心(ICDR)、新加坡仲裁员协会(SIArb)以及新加坡海事仲裁员协会(SMAC)也都进驻该中心。此外,有超过6家的世界知名的商事律师事务所的分所(代办处)也开始进驻该中心办公。例如英国林肯律师公会下的在商事领域颇具盛名埃塞克斯大律师事务所(Essex Court Chambers)也在该中心设立了分所。该中心的设计思路、管理模式,为我们提供了有益的思路。麦克斯韦多元纠纷解决中心可谓全球第一个纠纷解决服务的“集散地”,这种实验性做法因为适应了国际纠纷解决市场的需求,不仅取得了成功,而且还实现了示范效应、规模效应以及带动效应。

  二、麦克斯韦多元纠纷解决中心的发展规划

  麦克斯韦中心作为一个综合性、“一站式”纠纷解决中心,2016年受理212起仲裁案件,比2015年的179起案件增加了18%。虽然中心致力于打造一站式国际纠纷解决平台,但整体规模还比较小,目前还只有10个定制设计和设备完善的会议室和12个准备室。其中会议室根据规模大小,分为四种类型:超大会议室、大会议室、中型以及小型会议室,其中超大会议室约200平米,可供纠纷解决需要的各方代表共计68人使用,最多160人的商务使用;大型会议室约100平米,可供纠纷解决需要的各方代表共计23人使用,最多80人的商务使用,以此类推,中型会议室约60平米,小型会议室约30平米。会议室大小不同,每天收费也不同,从3000美元到375美元不等,如果超过工作时间(上午9点至下午6点),还要额外按照小时收费。

  新加坡麦克斯韦多元纠纷解决中心针对国际客户,还将一站式纠纷解决服务引申为一种多元纠纷解决服务,以及餐饮与住宿,纠纷解决环境与氛围的文化与传统。很多纠纷解决机构都会为当事人提供茶与咖啡等饮料以及小食,有些还会提供工作午餐等,但这样的餐饮服务还无法满足客户需求。因此在当初设计之时,麦克斯韦中心就考虑到客户的需求和客户的纠纷解决体验。在大厦内,从“早安南洋咖啡”,到意大利美食、日本顶级雪花牛肉与河豚料理、雪茄室、酒吧等,麦克斯韦中心提供了一应俱全的、丰富多元的餐饮服务,并且凸显了新加坡东西方交融的、独特的饮食文化。此外,麦克斯韦多元纠纷解决中心在选址的时候已经注意到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中心与附近4个可以步行抵达的商务酒店,如W酒店、索菲特酒店等也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只要选取了麦克斯韦纠纷解决服务,就可以享受会员价格,为国际客户提供更好的住宿服务、更好的纠纷解决用户体验。

  为了更好满足国际客户需求,中心的10间会议室都配备了视频会议和电话会议设备。同时,麦克斯韦也在积极尝试开发在线调解与在线纠纷解决平台,为当事人提供更多服务。2017年1月,新加坡司法部部长宣布扩建Maxwell Chambers计划,以提升新加坡作为国际纠纷解决中心的地位。根据这个发展规划,由著名建筑师莫伟伟负责大厦的装修设计工作,从2017年5月开始,到2019年全部完工。麦克斯韦中心将新建一座4层办公大楼,新增约11000平方米办公场所,增加面积是目前占地面积的3倍,新增的50间会议室主要用于国际纠纷解决用途。而原来的大楼则成为商事纠纷的会议室和准备室,两栋大楼会通过架设高架连接桥形式连通起来。扩大规模和办公场所将大力推进新加坡国际纠纷解决中心的发展,这样一来处理案件数量的能力也会显著增加,同时还将吸引更多的国际纠纷解决机构、仲裁机构和律师事务所入驻该中心。

  三、启示

  (一)开放、包容的设计理念以及纠纷解决金字塔管理模式

  1月23日中央深改组审议通过了《关于建立“一带一路”争端解决机制和机构的意见》。该会议强调,建立“一带一路”争端解决机制和机构,要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依托我国现有司法、仲裁和调解机构,吸收、整合国内外法律服务资源。那么,我国该如何吸收和整合国外纠纷解决服务资源?麦克斯韦纠纷解决服务中心的设计和运行都带给我们有益的启示。

  首先,麦克斯韦纠纷解决服务中心以一种开放、包容的理念去设计一站式国际纠纷解决平台。而且,这个中心的设计也非常符合互联网社会“去中心化”的思维,虽然中心设在新加坡,新加坡的国际仲裁和调解结构具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但是平台上并不局限于本地机构所提供的服务,而是则以区域性、国际性的纠纷解决供应商为主。他们认为,只有为当事人提供多种选择的平台才能成为全球纠纷解决市场中的“大鳄”,才更加具有竞争优势,以后也才能具有更多世界纠纷解决经验和国际规则制定优势。因此,他们设计这个平台的真正的用意是吸引更多国际当事人到新加坡来,从而把新加坡打造成为全球纠纷解决机构的集散地。

  其次,麦克斯韦给我们提供的启示不仅是一种先进的设计理念,还有一种松散的而高效的管理模式,这与过去国际仲裁机构或者国际调解机构、公司等跨境或者国际纠纷解决服务提供者并不相同。麦克斯韦中心是国际纠纷解决服务的组织者、招租人,将过去机构-当事人两级模式,组建为一种“纠纷解决金字塔管理模式”,形成平台-机构-当事人三级管理机制。中心的管理虽然采取相对松散的“招租”模式,但趋势是进驻的机构数量逐渐增加,中心每年处理的案件数量呈现出明显上涨趋势,关键是中心促使和推动了新加坡的国际纠纷解决的影响力和号召力的增强。

  我国在筹建“一带一路”国际商事纠纷解决机制和机构时可以借鉴麦克斯韦开放、包容的纠纷解决服务理念,特别是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很多法律和规则还未真正完善之前,纠纷解决中心应大力引入世界上具备成功经验的纠纷解决服务供应商,同时也可以引进其相对成熟和完善的程序与规则。这样不仅为“一带一路”纠纷当事人、其他国际纠纷当事人提供可以选择的纠纷解决服务,而且为我国的国际仲裁机构、一带一路国际调解中心等提供了近距离的学习机会。此外,这样的平台设计也更加符合“一带一路”所坚持的创新、开放、包容与多元的理念,为带路沿线各国提供更好的纠纷解决服务。

  在建立纠纷解决金字塔管理模式和三级管理机制问题上,我国其实已经有了成功的试点。自2015年11月以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区引进了香港国际仲裁中心(HKIAC)、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SIAC)、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ICC)先后设立代表处,不仅为我国自贸区建设提供了很好的纠纷解决服务,更为重要的是释放了开放、包容的信号,为境外仲裁机构在中国推广仲裁服务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不过,在此基础上,我们能否再往前推进一步,打造中国(上海)国际纠纷解决中心平台、“一带一路”国际商事纠纷解决机制,为自贸区以及一带一路提供更好的纠纷解决服务,确实需要我们学习和借鉴的同时,勇于尝试和创新。

  (二)国际纠纷解决机制生态系统的顶层设计与规划实施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不仅在于解决纠纷,放在更加广阔的社会背景下来考察,反映的是法律秩序中个人与国家,当事人与法律体系之间的关系。换句话说,纠纷解决机制的设计和形成是一个系统工程,我们不仅要设计纠纷解决程序,建设纠纷解决平台,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应当培养出一个有生命力的纠纷解决生态系统。新加坡司法部部长 Indranee Rajah S.C。女士所说的那样:“新加坡作为国际纠纷解决中心的主要优势之一是我们的法律体系的中立性和稳定性并且得到了企业的信任。我们以此为基础,加强法律、律师、各种机构和基础设施的生态系统,以便我们更好地满足企业的需求,并将我们的国际纠纷解决服务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科技越发达、交往越密切,社会的关联度和系统性就越强。纠纷解决机制和平台的设计需要坚持系统思维,科学统筹,推进纠纷解决研究、各种纠纷解决服务提供者、消费者、法律制度、司法体系以及纠纷解决文化等各方面的改革举措良性互动、协同配合。2017年1月,刚刚宣布扩建麦克斯韦之后,新加坡议会就讨论了两项法律草案,这些法律草案有助于向新加坡提供更多纠纷解决方案。第一, 2016年“民法(修正案)法案”为新加坡的第三方资助提供了法律框架,为企业选择国际商事仲裁提供融资方案。 第二,“2016年调解法案”通过加强国际调解协议的可执行性来支持国际商事调解。如果想要设计具有生命力的纠纷解决系统,那就必须“通盘考虑”——通过立法赋予调解协议、仲裁裁决强制执行力,为纠纷解决提供法律保障;通过国际组织将一国的纠纷解决理念和机制上升为区域性、国际性的通行做法;通过高等教育、职业培训等培养纠纷解决人才。只有将纠纷解决放在系统的法律与文化生态系统之内,才能建立起立足于中国实际而又面向国际市场的多元化的纠纷解决体系。这必然是一项长期工作,我们既需要瞄准国际市场,大胆进行一些小型试点改革,而且还要制订分步实施、未来5年-10年发展规划,为“一带一路”商事纠纷解决机制建立提供发展蓝图与操作计划,才能真正将中国打造成为国际商事纠纷解决的首选地。

  (三)“一站式”全方位的纠纷解决服务的设计与提供

  新加坡麦克斯韦国际纠纷解决中心的成功引起了国际纠纷解决市场的重视,这样的设计很快就有了“追随者”。2013年首尔国际仲裁中心成立,该中心不仅配有开展国际仲裁业务的最先进设备,而且也学习借鉴了新加坡麦克斯韦多元纠纷解决中心“招租”做法,大韩商事仲裁院、国际商工会议所(ICC)仲裁法院、伦敦仲裁法院(LCIA)、香港国际仲裁院(HKIAC)、新加坡国际仲裁院、美国仲裁协会(AAA)等著名国际仲裁机构的事务所入驻该中心。

  过去我们所理解的“一站式”主要是指,包括调解、仲裁、评估以及各种混合形式的各种纠纷解决服务与理念。新加坡麦克斯韦多元纠纷解决中心对“一站式”服务的发展对我们也有启发,其纠纷解决服务理念为我国筹建“一带一路”商事纠纷解决中心提供了参考。我们在主要关注规则设定、人员培养、平台设计的同时,也需要考虑带路商事纠纷解决中心的选址、餐饮、住宿等各项配套服务。

  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对于如何建立“一带一路”纠纷解决机制和机构,中国需要从顶层视角以及开放包容的大国心态去设计多元化的、面前未来的纠纷解决平台和机制。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如果中国想设计出“一带一路”国际纠纷解决平台,可以从设立区域性乃至世界性的纠纷解决服务“集散地”做起。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如果中国计划借力“一带一路”倡议,逐步形成国际性的纠纷解决中心,需要从细节入手,从最小可行性计划入手,通过5-10年的不断努力,方能达成。

  作者:赵蕾,华南农业大学副教授,斯坦福大学访问学者

  文章来源:《法制日报》,2018年3月7日

  公号主编:龙 飞

  本期责编:赵毅宇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微信公众号二维码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责任编辑:王雪

执行必答

猜你喜欢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