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7年05月08日10:02 正义网

分享

  原标题:检察官光鲜背后也有"酸楚":6个月奔波20多个省市取证

  山东德州:“侯亮平们”光鲜背后有“酸楚”

  正义网德州5月2日电(记者卢金增 通讯员 孙良玉 高忠祥)随着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的热播,如今已成为“现象级”影视作品,检察官职业自然也成了观众热议的话题。尤其是剧中反贪局检察官不畏权贵,奋斗在反腐一线的故事和场景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在现实中,真实的检察官究竟是个怎样的职业,反贪局检察官们是否也在工作中经历过这些惊险、 紧张的办案情节,他们背后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4月27 日,记者走进山东省德州市检察院,见到了这些默默奉献的人民检察官。

  剧中形象“高大上”现实差距却不小

  眼下《人民的名义》热播,观众在电视剧里看到的,基本都是反贪局工作人员在掌握证据后,与腐败分子交锋的场面。但在实际工作中,检察官们办案远不如电视剧中形象光鲜,更多的是忙碌与低调。

  该院反贪局副局长戴中亮说,在观看电视剧的过程中,同事们的确有很多共鸣,尤其是检察官们集体加班,再一起叫外卖或吃饭的情节,几乎每天都在自己的现实生活中上演。

  既然是影视作品,就必须要有“看点”。而在检察官的现实工作中,几乎不可能有“高速飙车拦截领导”的剧情,“我们接触的嫌疑人都要经过周密部署并确保其安全,尽量减少社会影响。”戴中亮说,而控制住嫌疑人仅仅是第一步,自此等待他们的往往是枯燥乏味的调查、取证、讯问、整理卷宗,每一步工作都需要扎实落实,半点容不得马虎。

  “剧情终归是剧情,对我们来说最真实的状态却是生活清苦、内心孤独。”当天中午,反贪局侦查处处长商付勇在办案归来后,一语道破了检察官的“光鲜”,同时他用“苦、累、难”三个字概括了反贪局检察官最真实的生活状态。

  “所谓的苦包含着身体和心路的苦。现实中反贪工作时间紧、任务重、强度大,每个工作阶段都有严格的时限要求,不仅要与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还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取证任务。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周旋过后往往身心俱疲。”他举例说,因查办廖永远案,高强度的取证工作让几组检察官在安徽、新疆塔里木油田渡过了中秋节。不仅如此,面对家庭的埋怨和部分群众不解,为此他们“心路苦”。“剧情中检察官办案通过亮出工作证对方就能‘配合’,现实绝不是这样的。”他说,现实中办案遇阻是家常便饭,在接触的当事人中,除了位高权重的领导干部,就是精明强干的商界精英,他们或对抗或拖延甚至“拉大旗”,每一次经历都是一场硬仗。

  “近期查办一名中央交办的犯罪嫌疑人时,对方就向我发出狠话‘我和你没完,出来就会找你……’要办一个案子不容易。”商付勇陷入了沉思。

  办案过程往往24小时“连轴转”

  反贪很辛苦,这种辛苦在于不确定性和时效性。就像反贪检察官们常说的:常常8点半还在开会,9点就出差了,有时候这一走就是数月。留心观察不难发现,几乎他们的办公室都有一个折叠小床,加班累了会暂时休息;很多检察官也在办公室里备了洗漱用品,随时准备出发。

  “一但有案子,我们会分抓捕组、搜查组、取证组、查询组和综合组,各司其职迅速展开工作,否则战机就会稍纵即逝、功亏一篑。”商付勇说,加班加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遇上大案全体人员往往24小时连轴转。“办案前期,我们要多次碰头了解情况并制定方案,白天时间要集中讯问、取证,晚上要召开碰头会并进行案情分析,同时研究部署下一步的相关工作。”

  然而,在一系列贪污受贿案查实的数字中,也包含了检察官的不易。举例说明,涉案数额大的案件可能取证相对容易,而像小官巨贪或涉及农村违法且涉案数额小的案件,往往要找几人甚至几十人取证,这个过程需要检察官一对一进行并整理卷宗,工作强度可想而知。

  据了解,目前该院反贪局共有14名检察官,其中男性12名,女性2名;年龄40岁至45岁检察官5人,40岁以下的9人,年龄最小的检察官今年30岁,并已培养出一批侦查、预审能手和业务骨干。2016年,全市检察机关反贪部门共立查各类贪污贿赂案件101件131人,立查大案12件,立查县级以上干部贪污受贿案件7人,立查科级以上干部贪污受贿案件28人,立查国家机关工作人员48人。

  工作中,他们克服了案多人少的实际困难,参与查办了中石油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廖永远受贿、巨额资金来源不明案,高检院交办的中投证券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龙增来涉嫌贪污、受贿案,省检察院交办的潍坊市寒亭区原区委书记孙德奎受贿案,给国家挽回了损失,受到了中纪委、高检院反贪总局和省检察院领导的高度肯定。

  6个月奔波20多个省市调查取证

  1月19日,随着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原总经理廖永远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德州顺利宣判,德州检察机关迅速在全国走红。而参与此案侦查的反贪局侦查处处长商付勇和他的“战友”凭借严密侦查取证、活学活用,以“智”推动了案件的顺利推进。

  “廖永远案是德州市检察机关整建制抽调办理的第一起省部级大案,也是德州司法机关审理的级别最高的职务犯罪案件。加上‘中石油反腐风暴’、‘上位两年即落马’等话题性标签,使得该案的审理格外引人瞩目。”谈及此案,商付勇感慨颇多。

  “由于涉案跨度长、地域广,从1999年至2016 年案发,涉案人员几乎覆盖全国。取证期间,专案小组耗时六个月往返河南、四川、新疆、甘肃等20多个省市将案件全部查清,涉案物品经过专业鉴定制作了详细的清单,同时被告人的合法收入也得到了保障。”商付勇说,接案后他和同事们多次研究有关国企招投标、相关行业标准以及机械设备原材料等采购标准相关知识,把握了案件涉案人员如何谋求利益并造成国家损失的种种细节,让侦查取证工作掌握了主动权。最终,涉案金额真实呈现,国家损失将至最低,当事人也对检察机关的工作表示认可,发案单位发出感谢信。

  在商付勇看来,反贪检察官要做“全才”。“有人说反贪局是‘无中生有’。贪污受贿人员,自己主动暴露的几乎没有。而所有的线索都需要我们一步步去搜集。不客气地说,一些官员背地里不动声色搞一些权钱交易,反贪局要做的就是在这种平静的表面下,寻找突破点。”

  去年5月,最高检交办德州检察机关一起某金融企业董事长涉嫌(贪污受贿)案件,为尽快侦查取证,商付勇和同事们在业余时间又研究起了POP、P2P、委托贷款及证券发行等行业知识,“如果不去亲身了解这些知识,在面对行贿或相关人员时,就会被一些行业现象蒙蔽,对一些假象不能及时反驳。熟悉这些专业知识,就能知道在这其中哪些环节需要求人,哪些环节有利益输送点,最终保障案件高效侦办。”他说,每个案子都会面对一个新鲜的人或行业,对这些行业的要做到“吃透”,只有加强学习。

  和商付勇一样,这些检察官总会利用办案件间隙“边学边干”,在乘车办案途中都不忘随时通过手机或相关材料、书籍“充电”。一个紧急电话后,检察官们又急忙赶往目的地审讯,陪伴他们的仍是一些专业的书籍和相关信息。

  办案过程中曾被跟踪

  检察官的工作不仅清苦,在调查取证的过程中,还常常需要和高智商罪犯斗智斗勇,办案的过程更是危险重重。该院反贪局副局长戴中亮就曾经在办案过程中被当事人跟踪。

  2007年,检察官戴中亮接到了一个案件,德州某水库领导涉嫌与某渔业公司老板勾结,并从中牟利。很快,戴中亮将目标锁定到了潍坊市某公司,紧接着,戴中亮和同事们奔赴潍坊,向当事人解情况。

  为了不打草惊蛇,戴中亮并没有亮明身份,便衣出行,仅通过当地党委联系当事人,称有情况需要了解,想要和这位老板“聊一聊”,并约定了时间地点。“当事人是一个非常精明的商人,在弄清楚我们的来意之前,他不但不会轻易露面,而且还会想方设法打探我们的身份。”果然,戴中亮和同事在约定的时间地点等待了很久,这位老板都没有露面。

  但就在回程的过程中,戴中亮发现,一辆银灰色的车一直在后尾随自己。“当事人很可能已经猜到了我们的身份,因此并不会轻举妄动做出过激行为。而跟踪是为了确认身份,了解我们的来意,因为他可能还涉及其他问题。”戴中亮并未慌张,为了掌握主动权,不给当事人串通和喘息的机会,戴中亮决定不主动出击,而是按兵不动,不和该车辆正面交锋。

  最终,通过有关部门再次联系,戴中亮在当地派出所内见到了当事人,并了解到了相关情况。而这样常人看起来惊险刺激的场景,在戴中亮十几年的反贪生涯中,几乎是家常便饭。

  德州并不是一个大城市,在办案过程中遇到自己的亲友、同学、熟人,几乎每个检察官都有过。“就在不久前,我接到了一个武城县的案子,某医院领导涉嫌贪污受贿40万元。”戴中亮坦言,自己就是武城人,恰巧,这名院长的表弟正是戴中亮一名关系不错的同学。

  很快,求情的电话就打到了戴中亮的手机上:“都是自己人,你就网开一面,放他一条生路吧,钱我们马上交出来还不行吗。”

  接到这样的电话,戴中亮并没有丝毫犹豫,他告诉记者,行贿受贿行为实际上侵犯的是人民的利益,哪怕自己得罪一个要好的朋友,也绝不在法理面前谈感情。“如果我们因为私人感情而选择网开一面,那我们和行贿受贿者,还有什么区别。”戴中亮十分坚定。

  16分钟突破嫌疑人心理防线

  “讯问中,犯罪嫌疑人的表现一般分为四个阶段,试探摸底,犹疑不定,投石问路,配合交待。讯问中最重要的是不能靠瞒和骗,一旦嫌疑人发现,很可能会翻供。但在讯问中,可以运用潜台词、双关语、半截话,使嫌疑人产生错觉和联想,从而突破案件。”崔殿勇今年45岁,目前担任德州市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渎职犯罪侦查处处长,在检察系统工作二十几年,每年处理几十起渎职犯罪案件,他也锻炼出一身的讯问本领。

  “那是2013年7月,我们接到一个案件,平原县某局领导涉嫌滥用职权,致使某培训机构违规套取100万元国家补贴,并很可能涉嫌收取培训机构负责人贿赂。”崔殿勇回忆,接到案件后,他马上来到该单位了解情况,而就在这时,一名董姓领导进入了崔殿勇的视线。

  董某曾经分管该业务,但距离案发已经时隔两年,董某已经不再分管,却仍主动前来“了解情况”,这让崔殿勇有些起疑,而就在办案过程中,崔殿勇注意到一个细节。

  在崔殿勇面前,董某笑脸相迎,十分配合,但刚刚坐下,他却意外地将鞋子脱下,翘起了二郎腿,当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欠妥后,又很快将鞋穿上了。“在第一次见面的人面前脱鞋是一种非常不礼貌的行为,而董某这样做,很可能是在我面前故作轻松,来掩饰自己的紧张。”当天,崔殿勇并没有戳穿董某,董某认为“风头”已经过去,但崔殿勇却决定将董某作为重点侦查对象。

  通过银行查询,崔殿勇发现,一培训机构系主任曾和董某有过财务往来。第五天,崔殿勇直接找到该系主任了解情况,但该系主任却拒不承认自己最近曾和董某有过联系。令人意外的是,就在谈话过程中,该系主任面色发白,因紧张过度心脏病发,询问无法继续。

  细心的崔殿勇发现,该系主任的手机上有和董某的通话记录,时间显示为五天前,也就是自己前往调查的那一天。为了避免两人互相串通,紧接着,崔殿勇依法传唤了董某。

  “董某的手机显示,最近五天曾和该系主任联系过五次,我们推测是系主任删除了通话记录而董某年纪较大,疏忽了这一点,这也说明,这两个人之间肯定有问题。”一开始,崔殿勇并未出面讯问,而是安排其他检察官和董某聊起了工作,董某承认,在工作过程中自己确有失误,违规套取了国家的补贴,但一口咬死自己并未从中受益。

  下午两点,崔殿勇刻意在院子里晒了一会儿太阳,大汗淋漓地抱着一摞卷宗走进了审讯室。

  “我刚回来,这次出去也不是去玩的,说说吧,你的情况。”崔殿勇拍了拍手中的卷宗,震慑道:“你和系主任最近联系过几次?有没有不正当经济往来?”

  “没有。”在崔殿勇面前,董某故作坦然。

  “你说谎!”崔殿勇用力拍了一下卷宗,表现出“事情已经被调查清楚”的样子,董某马上改口,称最近联系过一次,随后又改称两次。此时,董某的眼神开始飘忽不定,双手在胸前团作一团。

  “你又说谎!到底几次!”崔殿勇盯着董某的眼睛,又拍了拍卷宗。而这时,董某阵脚大乱,心理防线被攻破的董某很快坦白了自己的受贿9万8千元的事实,并称自己已经将全部钱款准备好,就放在枕头底下,准备近日退回。

  “你已经退不回去了,这是犯罪!”崔殿勇眼神坚定,此时距离崔殿勇走进审讯室,仅16分钟。而在这16分钟的背后,是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多年的讯问经验积累以及对犯罪心理学的独到钻研。

编辑:sf_houlu

相关阅读

上一页
下一页

领导没大格局,团队定一塌糊涂

跟格局小的人打交道,就像被缩骨伞夹住脑袋一样不痛快。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解读《西游记》官场文化

吴承恩的人生经历,决定了《西游记》背后必然影射着中国特色的官场文化。

村民为何自掏腰包改造小镇?

没有石油的生活,可能比如今这种依赖石油的生活更加有趣和充实。

  • 特朗普的减税计划对华人有何影响?
  • 马克龙胜选,欧盟解体警报暂时解除
  • 宋太宗怒怼状元郎:爱卿,戒酒!
  • 傅佩荣:你书架可能潜伏着假《老子》
  • 除了《人民的名义》还有哪些收视奇迹
  • 老公悄悄帮重病前女友垫付医药费
  • 夏日旅行圣地!凯库拉两日游玩全攻略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