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7年07月27日12:01 新浪司法

分享

  原标题:陇南市武都区人民法院审理被告人刘长江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庭审现场:

  2017年07月26日,原张家川县委书记刘长江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在陇南市武都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他被指控在担任天水市武山县县长、张家川县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张家川位于甘肃省东南部,乃国家级贫困县,刘长江2009年7月从天水市武山县委副书记、县长调任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委书记,开始了自己主政张家川县的7年生涯。

  张家川贫困,但刘长江的家庭却算得上是富裕,不但存款、房产等价值千万,理财产品收益竟然高达数十万。对于公诉方指控自己为建筑工程提供帮助,刘长江这样说道:“凡是在我们县来建设工程的,我都会尽量给他们提供帮助,这是我的义务”。他理直气壮的说:“自己在任期间,张家川县的建设工程质量比起之前好了不只一个层次”

  然而县委书记家的家庭支出远远超过家庭收入,努力树立着“人民公仆”形象的他,却接受着来自各家工程公司老总的好处费。每年过年,都会有工程老板到家里给刘长江拜年,顺便送上不成敬意的小意思,甚至父亲的葬礼,三周年祭,也都成了他收礼敛财的机会。

  刘长江对于自己被指控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很是不满,他辩称自己的收入在张家川县是中等水平,自己与妻子两人都是政府单位工作人员,除了正常工资之外还会有福利,家里有钱很正常。他甚至称“当干部只给手下发一两千块钱的奖金,那你是不称职的,被人瞧不起的,是要下台的,我个人福利每年至少30万,夫人也有20万”。

  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即使刘长江坚持称除了工资和福利,家里的大部分财富都是自己通过股票、基金等理财获得的,他也没有将家里的钱存在自己名下,他说:“我们是做官的嘛,名下有财产总是让人容易盯上的”,这样的言论使得他的辩解并没有那么有力。

  “不跑不送,降职使用;只跑不送,原地不动;既跑又送,提拔重用”,由此看来,当地流行的民谣不是空穴来风,套用《新京报》在评论张家川“发帖少年被拘”事件和白勇强落马消息时的观点,“明智的官员应该得到的教训只有——为官者必须自身干净,才能经受得起民意的‘意外’聚焦,才能在亿万双苛刻的眼睛审视下不‘现原形’。”

案情简介:2006年至2016年,被告人刘长江在担任天水市武山县县长、张家川县县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审理法院:陇南市武都区人民法院

审理时间:2017-07-26 08:00

案件类型:刑事案件

审判长:李明忠

审判员:宋小兰

人民陪审员:李梅

书记员:刘飞

犯罪嫌疑人:刘长江

编辑:sf_kewei

相关阅读

上一页
下一页

领导没大格局,团队定一塌糊涂

跟格局小的人打交道,就像被缩骨伞夹住脑袋一样不痛快。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解读《西游记》官场文化

吴承恩的人生经历,决定了《西游记》背后必然影射着中国特色的官场文化。

村民为何自掏腰包改造小镇?

没有石油的生活,可能比如今这种依赖石油的生活更加有趣和充实。

  • 中国新闻周刊:“热锅”上的城市(图)
  • 买不起到租不起:被房事锁住的这一代
  • 古人衣袖装碎银作揖时真不会掉出来?
  • 神雕往事之独孤求败误伤义士事件
  • 《我的前半生》中国大妈都是用力活着
  • 木子美:异地恋和充气娃娃区别有多大
  • 这才叫旅游纪念品!每一个都想抱回家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