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体育 娱乐 游戏 邮箱 搜索 短信 聊天 通行币 天气 答疑 交友 导航
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际新闻 > 正文

5龄女童监护权争夺始末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05月14日12:38 扬子晚报

  掉进“性骚扰”陷阱

  贺绍强,1965年出生,湖南邵阳人。1996年贺赴美后,先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学习硕士课程。1997年他完成学习并准备在秋季答辩,但由于同年4月已拿到孟菲斯大学录取通知书和全额奖学金,遂放弃硕士文凭,直接转至孟菲斯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

免费开店钞票等你赚 金犊奖玩创意最正点
命运我把握好运不错过 体验财富之旅赢大奖!

  贺绍强与罗秦相识于1997年底,经过近一年的电话和通信后,有了一定的感情基础,在彼此信任的前提下,贺绍强在1998年5月回国结婚。

  但命运骤然发生变化,并因此而摧毁了贺罗一家的美梦。贺说,那天是1998年的10月11日。大概在9点30分左右,37岁的北京人齐某到电脑房来向我请教电脑问题,我和她以前并不认识,也没见过面。她希望我能到她所在的教室——帕特森堂教她英语。后来她果真在我下午1点下班后来找我。

  我们进那栋楼房时碰到了两个人,管机房的研究生迈克尔·波达里和英语系终生教授查尔斯·霍尔。后来他们都出庭证明那天没有看到异常情况。后来主动要求去作证的霍尔更强调,教室的地板是水泥的而非地毯的,如果真如北京人齐某所说的她和我搏斗了20多分钟,还摔了桌椅,他是一定能听到声音并会上去查看的,但那天他听不到任何声音,且看见我和齐两人一起很正常地离去。

  据贺绍强说,那天齐除了向他请教一些据说是生理学课程里涉及人体身体部位的英语单词外,还向他提出借500元,贺以没带钱为理由拒绝了。贺说他们在课室呆了有40分钟,彼此交换了电话号码后一起离开。到了10月13日,贺接到齐的电话,问他能不能借500元给她,贺当时找了个理由推搪过去。贺说齐之后口头对学校报告,说贺对齐动手动脚,想用500元勾引她上床,结果在10月18日(周日)贺接获其主管电话,说贺有些麻烦,暂不能上班,并通知其工作和学费免除被取消。贺因此而堕入经济困难中。

  1998年11月27日,贺绍强同怀孕约7个月的妻子罗秦到当地华人杂货店购物,遇到了齐某及其丈夫王某,王某看见贺绍强就冲过去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有一脚踢在冲过来保护丈夫的罗秦的身上,那时罗秦已怀有7个多月的身孕,贺绍强说罗秦因这一脚被踢倒在地而阴道流血。

  王某因打人而在12月12日被逮捕,并被控有“加重情节的攻击罪”,交由陪审团裁决。贺绍强认为,正因为王某因此而涉及官司,北京人齐某为帮助王玉鹏而不惜尽一切力量告贺绍强,罪名也从“性骚扰”升级为“性侵犯”案。

  而在1999年9月,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孟菲斯大学就贺绍强强奸案举行听证会,之后,校方正式取消了贺绍强的学籍,贺居留美国的身份从此开始出现问题,并因此步入另一场移民身份的官司里。

  这宗“暴力强奸案”一拖就是4年,直到2003年2月21,法庭裁决贺绍强无罪,顽强的他终于在数年屡战中第一次取得了胜利。

  将女儿托管的动机

  1999年1月28日,罗秦在怀孕期间再次出现大出血,罗秦同意做剖腹产手术,贺梅是1999年1月28日早产出生。贺绍强说:我在1998年底涉入“性骚扰案”而失去工作失去奖学金,当时我在要继续完成学业的情形下家庭经济确实很不堪,加上罗秦生产后身体一直不好,而贺梅因为早产身体也很羸弱,还有我与北京人齐某、王某的纠纷,精神压力很大,我是基督教友,教会自然成了安抚我精神的家;我相信基督教服务机构,相信教会,就像相信自己家一样。

  最后,我也相信少儿法庭。1999年4月,我在被警方逮捕并面临“暴力强奸”指控时,贝克一家对我表现极端热情,他们说服我为了贺梅的身体,也为了能让我打好官司,他们希望延续对贺梅的抚养,并希望我能到少儿法庭去签个协议。当时规定罗秦到法庭办理有关手续,因为她的英语不好,教会一姓尤的牧师作翻译,尤牧师后来作证称,签署临时看护协议时,贺绍强夫妇确实获得了随时可领回女儿的保证。贝克夫妇在法庭上对此也不予否认。他说我们有随时探望和抚养贺梅的权利,我们当时只在意于我们对孩子的责任,忽略了要在合约里注明委托抚养的期限,这个疏忽是造成以后一连串灾难的根源。

  我和罗秦从没有放弃过贺梅。就是在6月4日之后,我们还定期去探望孩子,罗秦甚至还挤出自己的奶水,做很好的鱼粥送到贝克家去。在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们还经常去看望贺梅。但2001年1月因为探望次数的问题与贝克夫妇发生争执,贝克夫妇不但报警,也向法院诉求取消贺氏夫妇对贺梅的父母权,理由是他们遗弃贺梅,争夺贺梅的纠纷由此展开。

  贝克这样爱贺梅?

  一直热心关心贺家并为贺家奔走的岳东晓博士因为出差在外未能联络上,后来记者在他的网站里发现这样的文字记录:

  “贺家在1999年6月4日在孟斐斯少儿法庭签的文件,是将贺梅的“临时监护权”交给贝克家,这与“收养”是根本不同的。收养表示贺家主动自愿地放弃作父母的权力,但贺家从未有任何意向让人收养贺梅。事实上,最初当贺家表示接受教堂帮助时,有一对想要孩子但没有的白人夫妇提出要收养贺梅,但被拒绝了。对这一点,贝克家是非常清楚的。在签订临时监护的文件时,贝克再三保证并不是想收养贺梅。当时在场的还有教堂的肯尼·姚博士,但并没有法官。贺绍强和罗秦两人都在文件上签了字。

  贝克家完全明白他们获得的只是“临时监护权”,但他们的真正目的却是要收养贺梅。”

  而作为贝克家,他们6月4日在少儿法庭上取得贺梅的延续助养,而贺家丧失对贺梅的探视权后,他们对贺罗两人百般刁难。比如提案要求永久结束贺家对贺梅的父母权,将对该女性未成年人的全部监护权、控制权、指导权交给贝克家,并将贺梅名字改为安娜·梅·贝克。

  贝克夫妇还要求贺绍强验DNA以证明是贺梅的父亲;通过法庭命令贺家不得与贺梅进行任何联系;必须交出贺梅的护照;必须出示结婚证;贺家必须支付DNA测验等费用;法庭还命令贺家单方面交纳1.5万美元的押金;命令贺太太进行精神检查并向医生交纳5000美元检查费;追踪那些雇佣贺家的餐馆,传讯他们到贝克家律师的办公室提供证词,迫使他们解雇贺家;多次向移民局报告要求遣返贺家。

  在贝克家的不断举报下,移民局在2002年4月命令逮捕贺先生,并要递解贺家出境,后在中国驻美大使馆关注下才将开庭押后在2003年12月17日,即使如此,贺家所要面临的官司仍旧没完没了。石志宏据加拿大《星星生活》周刊


推荐】【 小字】【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免费试用新浪15M收费邮箱 赶紧行动!

热 点 专 题
韩法院驳回总统弹劾案
温家宝总理出访欧洲
美英军队虐待伊战俘
我国成功控制今春非典
台湾“大选”验票
影星牛振华遇车祸身亡
第5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
中国羽毛球队战汤尤杯
中超首轮周末激情揭幕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