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阿拉法特逝世专题 > 正文

巴勒斯坦之殇世界的阿翁:一个时代结束了(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11月12日09:52 金羊网-新快报
  阿拉法特的死宣告一个时代已经终结。而国际社会为巴勒斯坦设计的政权机制,会使巴勒斯坦的权力机构运转下去。

  阿拉法特是代表700多万境内外巴勒斯坦人利益的巴勒斯坦国总统,是巴勒斯坦事业的惟一象征,已被世界普遍视为巴勒斯坦前所未有的代言人。

  因此,阿拉法特的辞世不仅是巴勒斯坦人民的损失,也是全世界的一大损失。他的辞世也势必会对巴勒斯坦的政局和中东和平进程产生重大影响。

  现在评价阿拉法特对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的贡献似乎还为时过早。一个公允的评价可能要在数年后才能得出。当前的当务之急是怎样维持巴勒斯坦民族继续前进的动力。

  在某种意义上,阿拉法特和其他阿拉伯领导人一样,在自己的权力地位问题上十分顽固。他拒绝和别人分享权力,不愿把重任委托给除自己亲信外的其他人,还经常使用一些“隧道尽头的光明”、“不为狂风所动的高山”之类华丽的辞藻来描述未来。但是这只是阿拉法特的一面,只看到这些的人显然忽视了他在政治、文化和知识上的固有的观念,也忽视了他能够向不同的人展现他不同方面的能力。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阿拉法特把自己和巴勒斯坦人民面临的种种困难和挑战紧密结合在一起。从1949年,他还是一个在开罗的学生运动分子开始,到1965年,组建法塔赫运动,阿拉法特始终如一地站在第一线。

  对于阿拉伯世界的领导人们来说,除了一些偶尔的不愉快,阿拉法特是一个天赐宝物,他的存在是其他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阿拉法特一直坚持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是巴勒斯坦人民“惟一合法的”代表,阿拉伯各国都热情地支持这个口号。因为这样,他们就可以在他们捍卫巴勒斯坦和它的人民利益遭到失败时,推卸责任。

  巴勒斯坦群众———甚至是那些反对阿拉法特的政治立场和无条件的和平政策的人———对阿拉法特也是另眼看待。当一架军用直升机将阿拉法特从他被以色列围困三年之久的在拉马拉的官邸接走时,巴勒斯坦群众静静地注视着阿拉法特的离开,这让他们想起了自己曾经经过的流离失所的日子。

  阿拉法特的遗产是一种纯粹的符号———一个充满象征意义的坚固的而又意味深长的符号。

  当1982年阿拉法特被迫离开黎巴嫩的时候,巴勒斯坦战士们朝天空射击发泄怒火。不肯屈服的阿拉法特告诉他的战友们,去耶路撒冷的路更近了,黎巴嫩只是他们返回家园漫漫长路上的另一站而已。人们对他的话坚信不移。

  贝鲁特与突尼斯之间的距离不能阻挡人们对阿拉法特的想念,他的身影在人们心里挥之不去,他仿佛还生活在黎巴嫩的难民中间,在加沙的临时帐篷里。

  鼓励着人们忠于其信仰的原因并不是阿拉法特本身,而是他所象征的意义。这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加沙的群众会在奥斯陆协议签署后夹道欢迎他的归来。但是,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巴勒斯坦人在他们奉为神灵的偶像回到了家园,却没有达成人民的期望时,感到自己被出卖了。

  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阿拉法特返回加沙之后,他的时代似乎就开始走向终结。以色列飞机轰炸了阿拉法特在拉马拉的官邸,并在美国政府的默许下,对他实施了软禁。这位年事已高的领导人甚至失去了最后一展英雄风采的舞台。

  很少有人拥有阿拉法特所拥有的影响力以及他在各方利益中奔波斡旋的能力。但即使他退出历史舞台的日子能够暂时推后一点点,阿拉法特时代的终结也必将到来。

  在即将到来的日子里,以色列、美国和阿拉伯国家会陷入一场争夺各自的最大利益的混战。阿拉伯国家想要放弃他们对巴勒斯坦及其人民的责任。但巴勒斯坦人民从不畏惧逆境,他们自己能够学会在没有阿拉法特的日子里如何继续生活。无论有什么伤痛,他们都将团结在一起,并不断增强自己的力量。战士、圣人和领导者来了又离去,有些可能会在人们心中停留更久,但无论如何,巴勒斯坦人民追求自由的奋斗仍会继续,那才是真正的“不为风所动的高山”。

  布什面临中东问题新抉择

  据新华社电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拉法特突然病逝,使历经磨难的中东和平进程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在大选中成功连任的美国总统布什,在新形势下如何作为解决巴以争端的主要调解人采取新行动,为世人所瞩目。

  重启巴以和谈

  布什在赢得大选后举行的第一场记者招待会上明确表示,希望在实现巴以“两个国家”和平共处构想方面“取得良好进展”。不难看出,布什打算在第二个任期内继续坚持既定的中东和平“路线图”计划,争取在2005年建立巴勒斯坦国。包括布什政府高官在内的许多人士认为,阿拉法特“自然离去”,对于早就希望他在巴以和谈中靠边站的布什政府来说,重新启动巴以和谈不仅顺理成章,而且势在必行。

  落实和平“路线图”

  解决巴以争端是实现中东和平的关键之一。美国作为调解人,面临的第一个棘手问题便是如何对待沙龙提出的“单边行动”计划。

  包括巴勒斯坦在内的阿拉伯世界一直反对以色列的“单边行动”。阿拉法特病重期间曾与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就以色列议会通过“单边行动”计划交换了看法。双方一致强调,以色列从加沙和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撤军应成为以色列从巴被占领土全部撤军的第一步。在巴政府看来,如果以色列对实现巴以和平怀有诚意,就应该落实中东和平“路线图”计划,而不是用“单边行动”计划取代“路线图”计划。

  从以色列提出到确定实施“单边行动”计划,美方始终予以支持。但有分析认为,为了推动巴以和谈,新一届布什政府有可能调整策略,敦促以色列表明和谈诚意,如承认巴勒斯坦的新领导人,承诺终止在巴被占领土修建定居点,以及释放巴勒斯坦在押人员等。至于能否奏效,将取决于布什政府向以色列施压的决心和力度。

  与阿拉伯国家合作

  中东和平进程的关键固然是解决巴以争端,但它还应当包括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之间的和平。以色列国创始人本·古里安曾说:“没有叙利亚,以色列不会实现和平。”然而从现实情况看,美国并没有把与以色列屡次交战且存在领土纠纷的叙利亚纳入和平“路线图”。

  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最近表示,巴以争端、伊拉克战争“后遗症”,以及伊朗核问题已成为中东地区最具威胁的爆炸性问题,这三者之间既有区别,又相互牵连,必须同时着手解决。他强调,美国只有同欧洲和有关穆斯林国家携手合作才能使这些棘手问题得到有效解决。

  以单边计划或将改弦易张

  阿拉法特的辞世也会给以色列政坛带来一定程度的影响,尤其是对以色列总理沙龙亲历亲为经营的单边行动计划。

  过去四年来,以方一直以“没有谈判对手”为借口拒绝与巴民族权力机构对话,以总理沙龙去年底提出的旨在单方面与巴勒斯坦实现脱离的单边行动计划正是建立在这一基础上的。虽然目前沙龙单边行动计划已经获得议会的认可,并且制定了赔偿和惩罚措施。但是阿拉法特的突然辞世,使他失去了实施计划的策应者。

  在巴勒斯坦出现权力真空的情况下,一旦以色列政府继续一意孤行地推进单边行动计划,势必将引起加沙地带甚至约旦河西岸地区陷入安全危机,造成局势的失控。如果这样,以色列政府必将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

  此前以色列总理沙龙要求以色列保持一个相对低调的姿态,包括给阿拉法特出去治病,开放绿灯,包括要求他的手下各个部长不要随便评论阿拉法特的病情等就表现了以色列在这方面的考虑。因此,沙龙很可能会暂时推迟实施这一计划,直到有接替阿拉法特的人物或班子出现并且有足够的执政能力来控制巴勒斯坦局势。

  此外,如果阿巴斯或库赖等温和务实派掌权,以方把“单边行动计划”改为与巴方“谈判协调”的撤出计划,那么将会是一种“双赢”的局面。以方不仅可以因此避免国内争执,而且可以换来美国对以的巨大承诺。在此基础上,双方如果在把中东和平“路线图”中的一些好的政策带到谈判桌上来,中东和平前景有望看好。(冰山)

  中东路线图计划有望重启

  国际社会一直以来试图通过各种努力来解决巴以暴力冲突以实现中东和平。如果是美国支持的巴勒斯坦总理库赖或前总理阿巴斯接掌权力,将更为美国促成巴以重启和谈提供现实可操作性。

  阿巴斯与库赖作为新生代政治家,灵活务实而且广受国际社会的欢迎。库赖曾代表巴方与以色列进行秘密和谈,并最终促成双方于1993年签署奥斯陆和平协议。阿巴斯2003年初被阿拉法特任命为巴勒斯坦首任总理,随后在美国的主持下,与以色列共同宣布接受中东和平路线图计划。

  此外,国际间也会要求以色列采取一系列善意举动,确保巴勒斯坦新领导层加入和谈,比如重开封锁的道路、释放囚犯和冻结修建犹太人定居点等。

  因此,一旦巴以双方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以灵活务实的态度坐到谈判桌前,那么巴以和平谈判的进程就有望重新启动,因暴力冲突层出不穷而使前景黯淡的中东和平有望柳暗花明。

  不过巴以冲突问题由来已久,我们也不能期望它在短时间内就完全解决,极端分子还会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制造事端,但是,只要巴以双方愿意坐到谈判桌前以和平的方式来消弭分歧,巴以和平的曙光终会来临。(冰山)

  阿拉法特的中国情结

  中国人民对阿拉法特的熟悉程度令人惊讶。曾有一个关于各国领导人熟悉程度的排名,阿拉法特被中国大众推举为第三位最著名的世界级人物。而据阿拉法特38年的挚友、前巴勒斯坦驻华大使、阿拉伯信息中心主任、阿拉伯问题专家穆斯塔法·萨法日尼博士透露,阿拉法特对中国也有深厚的感情。
巴勒斯坦之殇世界的阿翁:一个时代结束了(组图)
  1970年3月27日,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右)会见阿拉法特。

  “早说阿拉法特呀”

  萨法日尼回忆说:“阿拉法特在中国的影响力非常大。北京周围方圆百里,只要你不到特别偏僻的村庄,有哪个老百姓不认识阿拉法特。记得有一次我在和一个出租车司机聊天。我告诉他,我是巴勒斯坦人。那个司机一听便不假思索地说:‘啊!巴基斯坦,知道。不就是我们的友好邻邦嘛!’我一听错了,就连忙给他纠正说:‘不是巴基斯坦,是巴勒斯坦,中东的巴勒斯坦。’谁知,他还是不明白。我一急,就跟他说:‘阿拉法特你知道吗?我就是他的人。’这时,他一下子就乐了,一拍大腿说:‘嗨,原来你是阿拉法特的人啊,你早说我不就明白了。”

  与中国领导人是“老交情”

  阿拉法特不仅在中国老百姓中影响很大,而且还同中国三代领导人进行过密切交往。自20世纪60年代领导巴勒斯坦人发动反对以色列占领和追求民族独立运动以来,他已12次公开和秘密访华,是三代中国领导人的老朋友。

  与周恩来总理

  1964年,阿拉法特第一次来中国时,还没有任何政治头衔,只是作为巴勒斯坦政治运动的领导人,与他的同事阿布·杰哈来中国寻求帮助。在中国阿拉法特见到了周恩来总理,后来两人关系很好。所以在周恩来总理去世的时候,阿拉法特曾对此表示十分难过。

  与邓小平

  在和中国第二代领导人的交往中,邓小平和阿拉法特关系很好。在中东问题上,邓小平坚持中国的原则立场。他多次公开批评以色列的扩张主义政策,要求以色列执行安理会有关决议。他明确批评美国偏袒以色列的政策。

  与此同时,邓小平对阿拉伯国家和巴解组织领导人做了大量耐心、细致的工作,劝说他们从现实出发,承认以色列的存在,并劝说巴解领导人要开展美巴对话。1988年11月,巴勒斯坦全国委员会在阿尔及尔宣布独立后,中国是首批承认巴勒斯坦流亡政府的国家之一。同年12月31日,巴解驻京办事处改为巴勒斯坦国驻华大使馆,其主任改任巴勒斯坦国驻华大使。

  与江泽民主席

  2000年8月15日,中国第三代领导人国家主席江泽民会见来访的巴勒斯坦总统阿拉法特。当时江泽民说:“我们始终认为,巴勒斯坦人民享有不可剥夺的包括建国权在内的民族自决权。支持和帮助巴勒斯坦人民恢复合法民族权益,包括重返家园,建立独立国家的权利是履行联合国有关决议,也是国际社会应尽的义务。中国尊重巴人民的选择,早在1988年就承认巴国并与之建立了外交关系。”

  阿拉法特病重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于10月29日对外宣布,中国领导人及中国政府十分关心阿拉法特的病情,现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已于28日致电给他表示慰问。

  巴人难忘中国情谊

  萨法日尼多次强调阿拉法特对中国感情很深。萨法日尼说:“法塔赫运动(巴解主流派)首次派团出访的是中国,巴解组织首次派团出访的也是中国,巴解组织在国外开设的第一个代表处又在中国。中国与阿拉伯国家有坚固的友谊。在联合国,中国是惟一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常任理事国,一向都是帮理不帮亲,所以备受各国尊重。在中东和平进程中,中国推动及要求各方确切跟进落实路线图。所有的这一切,巴勒斯坦人民念念不忘。”

  萨法日尼说,巴勒斯坦大批优秀的干部都在中国受过教育,其中包括他自己。(冰山)
巴勒斯坦之殇世界的阿翁:一个时代结束了(组图)
古巴总统卡斯特罗(左)与阿拉法特。

巴勒斯坦之殇世界的阿翁:一个时代结束了(组图)
阿拉法特1970年与埃及总统在一起。

巴勒斯坦之殇世界的阿翁:一个时代结束了(组图)
阿拉法特欢迎到访的布莱尔。

  

  相关专题:阿拉法特逝世


 【评论】【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热 点 专 题
阿拉法特逝世
中华小姐环球大赛
2004珠海国际航空展
第六届孙子兵法研讨会
有影响力企业领袖评选
2004福布斯中国富豪榜
高峰亲子鉴定风波
加息后如何买房还贷
楼虫帮您买楼支招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