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美国进入恐怖袭击“高危期”专题 > 正文

中国记者采访美国同行:反恐已成美国人心结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11月22日02:49 新闻晨报

  进入《时代》周刊所在的时代与生活大楼,需要通过三道关卡。

  首先,大门保安会问你来干什么,如果他对你的答案表示满意,会请你将随身携带的东西送上传送带,扫描一下有无可疑物品;其次,前台接待小姐会帮你联系会见对象,一旦得到确认,她再要求你出示有照片的身份证件,办理通行证;第三关,电梯周围的区域被隔离起来,要上电梯,必须向那里的保安出示你刚刚得到的通行证,并且再次出示有照片的身
份证件。其中,头两关是9·11以后实施至今的措施,第三关则是在一年前开始设立的。

  因为我没有随身携带护照,这简单的三关,真是比少林寺十八罗汉阵还要难过。也许正是因为遭受反恐措施带来的挫折,我在与三年前认识的老朋友,《时代》周刊记者部主任珍·沃尔夫见面时,大部分谈话都集中在反恐这个话题上

    “美国大兵”的背后

  晨报记者:以三名士兵形象为代表的“美国大兵”,当选为去年《时代》周刊的“年度风云人物”。但是“美国大兵”的负面新闻不断———比如美国海军陆战队成员在费卢杰枪杀一名受伤的伊拉克武装人员,以及此前的虐囚事件。您对“美国大兵”这一系列负面新闻怎么看?

  沃尔夫:我们相信,在每一桩事件背后,都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真相和内幕。比如在费卢杰,根据我们随军记者的报道,士兵在战争中承受的压力非常巨大,很多人在抵达伊拉克战场的第二天就开始打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在虐囚事件上,我们认为士兵一定是根据上级的指示,做出这种可怕的事情来。

  为此,我们总是希望尽最大可能调查出事件背后隐藏的秘密,找到最真实的故事。虽然在很多时候,要得到真相的全部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9·11”的影响力

  晨报记者:您认为“9·11”事件的影响力延续到今天,使美国的社会有了什么样的具体变化?

  沃尔夫:最直接的是,它影响了今年的美国大选。很多美国人认为,“9·11”以后再也没有发生过别的恐怖袭击,这就是一件好事情。虽然我们不是很清楚布什具体做了些什么来打击恐怖主义,但是在“9·11”到今天的这段时间里,布什是国家领导人,所以“让美国更安全”这份功劳自然就算到他头上了。

  最近,得克萨斯州一个小学出台新规定,学生必须出示有照片的证件,才能登上学校的校车———这样的做法在以前是非常罕见的,但是我相信,类似的事情会在美国的每一个地方发生。

  “9·11”的影响力如此巨大,反恐与国土安全已经成为人们的心结。特别是在纽约、洛杉矶、华盛顿这些大城市生活的人,担心恐怖袭击会再次发生,而且大城市更容易成为恐怖分子的目标。可以说,不单是布什,他以后的每一位美国总统,都会背上反恐这个沉重的包袱。

    下一代的心灵伤害

  晨报记者:一个朋友之间的问题。三年前您曾经告诉我,“9·11”事件对您构成的最大挑战是,不知道如何向自己的孩子解释这件事情。您后来是如何办到的呢?

  沃尔夫:是的,这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当初,我经常带着孩子们去世贸大厦顶上的“世界之窗”餐厅吃饭。我真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解释,说这个餐厅已经消失了。我也无法向他们说明,为什么会有人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

  不过,他们在电视里看到了一切。我有四个孩子,其中最小的是一对10岁的双胞胎。“9·11”事件发生时,他们只有7岁。在电视上看到那些惨不忍睹的画面,对他们的心灵造成很大的刺激。这两个孩子到现在都对机场感到恐惧,所以,我非常后悔在那段时间里让电视机开着。

  纽约市以北半个小时车程的地方,这几天出了一个绑架犯,专门开着车子到处劫持儿童。他的照片通过网络到处流传。这个世界很大,人有好有坏,我们必须尽力保护儿童的人身安全以及他们幼小的心灵免受伤害。作者:晨报记者程艳摄影报道

  《时代》:批评和自我批评

  晨报记者:《时代》周刊靠什么取得今日的成就?

  沃尔夫:首先,我们有非常好的文字记者。他们得到新闻事实,并且将这个信息以更好的方式表达出来;其次,我们的摄影记者都非常优秀;最后,我们倾向于给读者惊喜———我们来看看上周的封面故事。《新闻周刊》做的是阿拉法特去世,这是人人都能想到的。所以我们决定做点别的———我们的记者深入伊拉克战场第一线,发回了第一手报道。这不是每家媒体都能做到、想到的。所以我们用这个做了封面。

  晨报记者:现在日报竞争十分激烈,再加上网络和有线电视24小时的新闻滚动“轰炸”,等到周刊做出来时,读者对新闻事实已经基本了解。周刊怎么对“旧闻”进行处理呢?

  沃尔夫:你看,上周的《新闻周刊》除了在封面用大幅的阿拉法特照片,还在角落里用了一张斯科特·彼得森的照片。彼得森杀妻案在美国轰动一时,不久前刚刚做出宣判。宣判的消息等到我们周刊时段,早已经成了“旧闻”。所以,我们选择完全不报道此案的宣判,而仅仅是在“里程碑”栏目里做了一条小消息。

  让我们再来看看《新闻周刊》做了些什么内容……他们给这篇报道起的题目是《为什么我们关注》。

  晨报记者:是新闻分析类的文章吗?

  沃尔夫:是的……现在,我认为我们的选择是错的。我们的记者拒绝再写关于彼得森杀妻案的报道,是因为他们觉得在美国,丈夫杀死妻子的案件每年都有,犯不着为这一个案子花费太多时间。但是,既然这类案件并不罕见,为什么单单彼得森杀妻案受到如此大规模的关注?所以,我们应该做报道,应该做这样的新闻分析。

  作者:□晨报记者程艳摄影报道

  三访世贸

  □晨报记者程艳

  第一次拜访世贸中心,是在2001年9月7日。

  当天阳光灿烂、天气晴好。我乘坐宽敞的高速电梯,到达世贸观光顶,只觉此处视野极佳,帝国大厦远不能及。

  从顶楼下来,看见世贸脚下停了一辆消防车,两三名消防员在往外拉水管。我的一名同伴见到此景,开玩笑地说:“大家赶紧再看一眼世贸吧!也许以后就看不到了。”

  哎,我相信此人本性善良,口出此言,实属无心之举。

  后面的事态发展是,9月10日深夜,我们来到波士顿洛根国际机场,搭乘飞机前往弗吉尼亚州。几个小时以后,也就是2001年9月11日清晨,恐怖分子在波士顿洛根国际机场登上美国航空公司11次航班和美国联合航空公司175次航班,客机被迫前往纽约。

  第二次拜访世贸中心,是在2001年9月底。

  警察仍然封锁着世贸周围两到三个街区的范围,离世贸越近,景象越荒凉。道路两旁的店铺全部关门大吉,被砸碎的橱窗玻璃里,一个个空荡荡的柜台积满灰尘。

  从警察封锁线望过去,勉强可以看见世贸残骸。当天阴雨绵绵,白昼暗如黑夜。和我一样来看残骸的人清一色撑着黑伞,鸦雀无声地排列在街道两侧。这样一个刚刚失去了几千条生命的地方,阴郁沉重,让人无法呼吸。

  第三次拜访世贸中心,是在两天前。

  我随着地铁E线摇摇晃晃来到世贸遗址。根据指示牌,我来到修缮一新的纪念大厅,墙上写着一些诗人的话语。旁边,隔着两层铁丝网,就是世贸留下的大坑。

  大坑里都是建筑材料和车辆,跟世界上所有的建筑工地大坑没有什么区别,反而更要整齐些。要说最大的不同,就是在大坑周围,圈了两层厚厚的铁丝网。铁丝网外,是三三两两的路人和他们哀伤的眼神。

  相关专题:美国进入恐怖袭击“高危期”


 【评论】【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热 点 专 题
阿拉法特逝世
驻伊美军围攻费卢杰
胡锦涛出席APEC峰会
有影响力企业领袖评选
世界杯预赛国足VS香港
歌手江涛涉嫌携带毒品
车市“小鬼”当家?
今冬采暖季节实用攻略
新北京规划为宜居城市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