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际新闻 > 正文

我知道你的秘密!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6月07日20:49 扬子晚报

  全能突击队 他们知道卡梅隆·迪亚兹会做出不雅的手势,或是撑开伞走迂回路线以避开摄影机;他们也清楚不能靠布莱特·皮特太近,以免被汉堡包什么的砸到;而本·艾弗莱克不怕高速追逐;卡丽兹·塞隆心情不好时会大打出手;妮可·基德曼住酒店时常会以“鲁比·斯丽普”的假名登记;而裘德·洛则变成了“蓝先生”;汤姆·克鲁斯如果不参加新片首映式通常就会躲起来,这些他们都一清二楚,他们就是“帕帕垃圾”,俗称狗仔队。他们像卫星一般遍布在社会名流、大小明星的身边,以捕捉难得一见的瞬间,他们的任务就是要
打破明星头上的光环,用这些明星最隐密、最市井的形象去慰藉那些上了瘾的窥视狂们。

  可别把这些摄影师和走在红地毯上那些衣冠楚楚的绅士女士们混淆。相比之下,狗仔队就是一支突击队。他们得牢记明星们的车牌号和他们的假名,他们得收买这些影星的亲戚、私人助理或是航空公司的小姐们,以便拿到第一手资料,为了拍到一张照片,他们会乘做各种交通工具,直升机、快艇、摩托,甚至是潜水艇,就在今年,影星妮可·基德曼还抱怨两个狗仔队员在她悉尼的家中安装了窃听器。

  这些狗仔队就是以这种快速反应加上肆无忌惮的嚣张使得那些专揭内幕的报纸、杂志热卖,而这些名流也在狗仔队的推波助澜下,日益生活在公众的视线下。无论是一流女星怀孕还是二流女星减肥,他们都能第一时间知道,同时,这些有偿信息也相应保证了消息的真实性。

  “事实上,他们就是便衣警察,是间谍,”作家彼特·霍文说,他的最新力作《狗仔队》详细阐述了这种“狗仔文化”现象。“狗仔队就像是摄影行业大家中的一个不入流的亲戚,当摄影新闻市场不断萎缩时,许多摄影师拿不出作品时,他们会想到走这条路。”霍文说。

  而在好莱坞这样一个以貌取人的势利小社会中,任何一张照片都可以卖出一个好价钱。去年,当布莱特·皮特和詹妮佛·安妮斯顿在媒体面前信誓旦旦地讲述他们持久不变的爱情时,狗仔队立即抛出了一张布莱特·皮特和女明星安吉丽娜·茱莉以及她的儿子在肯尼亚海滩边嬉闹的照片,最终皮特和安妮斯顿分手,而这张照片也卖出了50万美元的高价。“他们的行为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新闻调查,”《美国周刊》的新闻图片部主任彼德·格斯曼说。1997年,英国王妃戴安娜在巴黎隧道口遭遇车祸惨死,整个世界都为之震惊。随后的调查表明当时有一辆狗仔队的车在戴安娜王妃的车后狂追不舍。此后,尽管各种“阴谋论“层出不穷,但人们更相信是那些臭名昭著的小报记者导演了戴安娜之死,很快,狗仔队成了肮脏、罪恶的代名词。他们就像一只只精力充沛并有充分时间的蚊子,对明星穷追不舍,使他们深受困扰。 与众不同的职业经历 《狗仔队》的作者彼特·霍文曾在纽约《时代》杂志社任图片编辑,后来又到了《生活》杂志任新闻图片主任,他花了整整两年时间研究狗仔文化,在书中霍文采访到了在这行业中鼎鼎有名的一帮偷拍老手,通过他们,霍文知道一个独立的狗仔队员一年可挣100万美元,而这靠得正是他们无语伦比的忍耐力,当然很多人认为这完全是凭着出卖道德而挣到的不义之财。

  在这个行业中,特别是一些年轻的摄影师们,他们原来就是电影迷,出于对电影的喜爱成了他们进入这一行的动力,当然也有不少人是看中了这个行业可以让自己一夜暴富,还有许多摄影师认为明星生来就没有隐私,这就是负名的代价。还有些人甚至和明星成了好友。霍文认为在这个行业中,这些摄影师已经习惯对别人的眼光漠不关心。

  在书中,偷拍老手拉米对霍文讲述了他在1969年8月的一次经历。为了得到好莱坞著名影星伊丽莎白·泰勒和理查·波顿在游艇上的照片,拉米躲藏在一个老鼠成群的艇库里,他在那整整待了一个周末。而斯蒂文·金斯伯格,这个原本在圣塔莫尼卡做酒店侍应的年轻人,现在转行成了狗仔队员,他最刺激的经历则是在乔治亚州以每小时120公里的时速追赶影星本·艾弗里克。穆斯塔法·哈里里是出生在伦敦的一名巴勒斯坦人,他一直梦想成为一名战地摄影记者,现在的工作则是不折不扣的狗仔队,一次为了拍下艳星帕米拉·安德森和歌手摇滚小子的照片,差点闹出车祸,最后还被摇滚小子打了一顿,而被称为狗仔队“教父”的盖尔勒有一次被马龙·白兰度打掉了五颗牙,尽管如此,盖尔勒还是不放弃跟踪他,不过这次他学会了保护自己———他戴上了橄榄球头盔!“我们的工作决定我们不可能成为明星的朋友。”金斯伯格说。

  有不少人把狗仔队描绘成一帮自私自利的吹牛者,但是许多狗仔队员仍然坚守着摄影师的职业操守,许多人坚决不拍名人的孩子,还有一些人他们会得到明星的同意后再拍照。许多狗仔队员喜欢拍明星自然的一面,如果面对面时,他们首先会觉得难堪,当然对于狗仔队来说,他们也有自己的疑虑和困惑。“总有一天,我们都会成为普通人,明星也不例外,”来自伦敦的摄影师邓肯·拉宾说:“事实上,正是我们让他们变成了大明星,这个过程对他们而言更痛苦。从内心来说,我真的觉得对不起他们。”

  “这本书的主要目的其实是想探讨为什么我们对名人的一切都那么着迷,为什么杂志会整版整版地刊发明星的彩照?”霍文说:“狗仔队员,除了归属一个特殊的团体外,他和一个街头摄影师到底有什么区别?”

  显然,不同点显而易见。对布列松那样的摄影大家来说,他绝不会像《国家问讯报》的狗仔队那样,为了偷拍到影星迈克尔·福克斯的婚礼让自己像个骆驼似的拱着腰。尽管许多狗仔队员是抱着一张照片就可以赚大钱的想法,但霍文认为这从另一方面说明这些狗仔队员十分敬业,他们热爱自己的工作,为了接近他们的捕捉目标,这些狗仔队可以完全不理会明星对他们的刻薄目光,可以驱车千里,也可以花上几周甚至几个月蹲守在同一个地方。“他们要克服的最大问题是许多人都在对他们说:‘换种生活方式吧,’”来自洛杉矶鲍尔·格里芬图片社的合伙人格里芬说。

  许多狗仔队选择在洛杉矶工作,因为这里有大把明星。喝咖啡或是闲逛时,狗仔队们都在留意出现在街上的每一张熟悉的脸。汽车成了他们的家和工作室,有时他们会在明星家门口待上几天或是几星期,希望能在某天早上拍到他们衣冠不整的照片。 竞争日益激烈责任心却在下降 与此同时,行业的残酷竞争让这些狗仔队无时无刻都处在紧张的状态,在洛杉矶狗仔队经过十年的运作,已经从当初的几人发展成一支庞大的队伍,光洛杉矶就有十多个狗仔队机构,从业人数的增多,也使得狗仔队员要抢到一张高质量的独家照片难度也大大增加。

  实际上,格里芬认为自从经历了1997年戴安娜王妃之死的惨剧后,狗仔队的行为就愈发疯狂。就在6月2日,洛杉矶警方逮捕了一名24岁的狗仔队员,他涉嫌携带武器并开车冲撞女影星林赛·洛汉驾驶的奔驰车。而在4月,詹妮佛·洛佩兹侥幸从一场车祸中逃生,她说狗仔队疯狂地追赶她的车,而司机差点被撞死。“竞争让更多的狗仔队员成了疯狂的牛仔而责任心却在一点点减少。”干了15年狗仔队的格里芬说道。同样的原因也使得狗仔队员碰到同行的几率大大高于明星。通常一个狗仔队员在蹲守点附近一定会发现另一个竞争对手。于是,另一种类型的狗仔队出现了,他们不再时刻监视着明星,而是通过自己遍布酒店、机场的眼线来掌握明星的去向,“我会付高价以得到一条好信息,”格里芬说。

  通常小报和杂志社会出钱向狗仔队买一些明星婚礼或是参加派对的照片,这些狗仔队还会把自己的一些作品买给电台。《美国周刊》的摄影主任皮里顿·斯通说每周可以收到45000到50000张照片,而有3/4都来自于狗仔队。

  此外,这些媒体还会收到一批来自业余摄影爱好者以及许多由拍照手机拍摄的作品,尽管数量不多,但来自这个团队的作品质量正在变得越来越专业。霍文的书中就详细讲述了一个业余爱好者在拉斯韦加斯的小教堂里举行婚礼时,遇上也到这里举行婚礼的小甜甜,之后他以30万美元的高价售出了小甜甜的新婚照片。

  一直以来,名流们也没有什么有效的方法对付狗仔队,大多数明星只能减少曝光率,这就意味着他们得痛苦地与世隔绝,当然也有不少明星有自己的一套伪装办法。许多一线明星外出时,会同时开出两部车以甩掉后面的尾巴,或者是雇一大帮人高马大的保镖。尽管,名流们对这些狗仔队恨之入骨,但另一方面,名流们也缺不了这些狗仔队的宣传,有时明星们会自己雇用一名摄影师拍一些类似狗仔队手法的照片发给小报或是杂志社,要不就是婉转地告诉狗仔队明星们的下落。格里芬一直认为皮特和安吉丽娜·茱莉的照片就是他们设下的一个小伎俩。“我很难想像狗仔队会守在肯尼亚某一个海滩上,正好能碰到他们俩出现,这种巧合有很多人工的迹象,要知道,想拍出这样的照片,狗仔队得等上一年半。”林昀 编译


收藏此页】【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免费试用新浪15M收费邮箱 赶紧行动!
缤 纷 专 题
周 杰 伦
无与伦比时代先锋
端 午 节
快乐端午精彩图铃
图铃狂搜:
更多专题 缤纷俱乐部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