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回顾:

美国公民怎样变成“美国的敌人”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1月13日12:22 青年参考

  本报特约记者陶蹊

  

  “那些士兵粗鲁地驱赶我们,街道上还停着坦克。我盯着他们手中的步枪,非常害怕,枪口上还安装着一把长长的刀 。我当时就想,那不会真的是刺刀吧,我们都还是小孩子呀!”满头白发的玛丽昂·金元回忆起60多年前自己在大迁徙中的 亲身经历,许多细节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1928年,金元出生在位于美国西海岸的西雅图。和从日本移民到美国的父母不同,金元自呱呱坠地的那一刻起就 拥有美国公民的身份。在1941年之前,这个日本移民家庭一直在西雅图过着平静的生活。

  然而,令他们意想不到的变故出现了。1941年12月7日,日本突然袭击了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的基地珍珠港, 造成了数千名美国人伤亡。第二天,美国国会通过了对日本宣战的决议。随着日本与美国成为交战国,和千千万万居住在美国 西海岸的日本移民家庭一样,金元一家平静的生活也彻底结束了,他们开始被看成是“不忠诚的美国人”。

  

  “土生土长的美籍日本

  人,比日本侨民更危险”

  其实,在美国国内,对日裔及其他亚裔居民的偏见和歧视早已有之,尽管他们也是美国公民。珍珠港事件的发生,使 得这种偏见和歧视集中在日裔居民身上,并且迅速转化为猜疑和敌视。这种情绪很快在全美国蔓延开来,在日裔居民分布较为 广泛的美国西海岸尤其突出。

  曾经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的田中老人回忆说,那时,他家的门口被人涂上了油漆,写满了恶意诅咒的字眼;当他们走 出家门的时候,一些人对他们指指点点,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盯着他们。此外,日裔美国人开的杂货店经常有人去闹事。日裔美 国人常常担心,有人朝自己放黑枪,或者故意开车来撞自己。

  1941年12月8日,在珍珠港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时任加州州长卡伯特·奥尔森便宣布,对本州的日裔居民采 取“限制措施”:开除所有担任公职的日裔美国人,取消那些从事律师和医生职业的日裔美国人的执业资格,那些以捕鱼为生 的日裔居民也被禁止出海。时任加州总检察长的厄尔·沃伦在向华盛顿汇报时称:“土生土长的美籍日本人,比日本侨民更加 危险。”

  

  一篇评论

  催生迁徙决策

  1941年年底至次年年初,日本军队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胜利,美国国内的仇日情绪也愈演愈烈。当时,日本海军 的潜艇在美国西海岸活动频繁,很多美国人开始担心:日本军队可能从西海岸入侵美国,居住在那里的日裔居民则将成为他们 的内应。《西海岸可能遭到新的突然袭击》,《本地日人向东京传递关键信息》……从这一时期《洛杉矶时报》诸多报道的标 题,可以了解当时美国人的心理状态。

  为了防止日裔居民“帮助”日本军队登陆美国西海岸,将他们迁徙到内地、在监视下集中居住的建议不久便浮出水面 。

  1942年2月13日,《洛杉矶时报》著名专栏作家沃尔特·李普曼发表了一篇题为《海岸上的第五纵队》的评论 ,认为美国西海岸的局势“非常危险”,因为日本海军已经进行了长时间的侦察,可能发动袭击,而且将得到“来自美国领土 内的敌对行动的协助”。他呼吁美国政府重视日裔居民构成的“严重威胁”。人们普遍认为,李普曼的这篇评论在很大程度上 促成了美国政府强行从西海岸迁徙日裔居民的决策。

  1942年2月19日,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签署了第9066号行政命令,授权美国陆军部长确定国内某些地区为 “战区”,并可以对生活在“战区”内的人进行任何必要的限制,甚至可以把他们排斥在“战区”之外。根据这一行政命令, 以及1个月后美国国会通过的一项法律,美国西海岸军区司令德威特将军借口日本军队入侵和“颠覆的威胁”,发出了一系列 命令,先是对西海岸各州所有日裔居民实施“宵禁”,继而把他们从这一地区驱逐出去,要求他们到政府指定的一些集合地集 中,然后转迁到远离西海岸的“重新安置中心”。

  

  “不忠诚的美国人”

  很爱国

  1942年3月20日,美国西海岸日裔居民的大迁徙开始了。一大早,各州的军警和联邦调查局特工就来到日裔居 民的家门前,城镇的许多街道上回响着诸如“日本鬼,出来”的喊声,听起来就像德国士兵叫喊的“犹太人,滚出去”一样令 人胆战心惊。每个成年人只允许携带150磅(约为68公斤)重的行李,他们的资产被“全部充公”,并且没有上诉或者抗 议的权利。据不完全统计,在这次大迁徙中,日裔美国人损失了价值7000万美元的耕地和设备、价值3500万美元的水 果和蔬菜,以及接近5亿美元的收入。储蓄、股票以及债券的损失,更是无法计算。

  被迁徙的日裔居民近12万人,被集中安置在位于加利福尼亚、亚利桑那、阿肯色等州的11个拘留营内。这些拘留 营位于各州最贫瘠、荒芜的土地上,四周围着铁丝网和瞭望塔,从外观上看,与德国纳粹的集中营并无二致,就连罗斯福总统 都把它们称为“集中营”。

  在拘留营内,分配给一个6口或7口之家的住房只有30平方米,房间里没有独立的煤气炉和自来水,数个家庭共用 一个洗衣间、一个餐厅和一个厕所。露天的淋浴间也是数个家庭共用的,瞭望塔上的哨兵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淋浴间里洗澡的人 。联邦政府规定,拘留营内,每人每天的伙食费为50美分。尽管糟糕的食物难以下咽,但在每次就餐时间到来之前,人们还 是早早地去排队,因为食物经常短缺。

  此外,不少被认为“可疑”的日裔居民,还遭到了“隔离审查”。金元老人回忆说,她们一家被送到位于爱达荷州的 拘留营中不久,父亲就被带走审查,与家人分离的时间长达3个多月。在此期间,她们虽然可以和父亲通信,但信件无一例外 地都被拆开检查。

  在拘留营中,日裔居民可以自由进行文体活动,譬如出版报纸、进行棒球比赛、拍摄并制作影片等。他们还被允许投 票选举自己的管理人员。

  令拘留营的哨兵感到疑惑的是,这些被关押的“不忠诚的美国人”,竟然表现出了极大的爱国热情:他们从未试图制 造任何混乱;他们每天早上集合,升起星条旗,行升旗礼;明知没有报酬,却热衷于从事为军队制作宣传画等工作;许多人在 拘留营中认真学习英语和美国史,参加教堂礼拜时经常唱“美丽的亚美利加”……1943年初,美国陆军部长史汀生宣布允 许日裔美国人参军,立即就有1200多人报名,并在拘留营中举行了效忠宣誓。到战争结束时,共有17600余名日裔美 国人在美国军队服役,不少人在战场上表现得相当出色。

  

  维护拘留营旧址

  提醒人们反思

  战争结束后,日裔美国人的拘留营被全部取消。与此同时,对美国政府这一举措进行批评的声音开始大量出现。1945 年,耶鲁大学法学教授尤金·罗斯托(后来担任约翰逊政府的副国务卿),发表了题为《日裔美国人案件:一大灾难》的著名 文章,文章认为,没有可靠的证据支持拘留日裔美国人的决策,政府此举是对作为美国立国之本的自由精神“最沉重的打击” 。在文章的结尾,罗斯托指出,在这起事件中,日裔美国人的财产损失惨重,美国政府应当对他们进行补偿。

  在日裔美国人的努力下,1948年,美国国会通过了法案,决定补偿日裔美国人的部分损失。20世纪70年代, 在美国各民权团体的支持下,日裔美国人又展开了一场要求进行全面补偿的运动。1988年,美国总统里根正式签署文件, 就

二战中日裔美国人的拘留营一事正式道歉,承认当时将日裔居民看成“外来的敌人”是出于战时的狂热和偏见,宣布给予曾 经被关在拘留营中且仍在世的日裔美国人每人两万美元的补偿。2006年12月23日,美国总统布什签署法案,拨款3800 万美元,用于维护日裔美国人拘留营的旧址,并对当年那段历史进行研究,提醒人们反思,“在那个充满恐惧的年代,美国是 如何不人道地对待她的公民的”。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