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的“两面下注”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2月05日09:00 解放日报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执政几个月来,外交上一系列新的举措引人注目。国际媒体纷纷发表评论,分析他与小泉的异同,推测日本外交走向。有人认为,他是一个“精明的务实派”和战略家;有人认为,他是一个“温和的鹰派”;有人认为,他“鸽面鹰心”;还有人认为,他“充分利用中国”。这些观点并非事出无因,从某种角度看,应该说都有一定道理。

  但如果综观安倍外交的全局,我认为,安倍与小泉最大的不同在于:小泉是一个“浪漫的鹰派”,怀有感情色彩很重的“大国梦”,我行我素,不计后果。安倍是一个“精明务实的新保守主义理想家”,他要坚决走“大国之路”。对中国,他“两面下注”;对美国,他“欲脱还迎”。

  安倍上台后不久即打破新首相出访的惯例,首选访问中国,开始了对中国的“破冰之旅”。在历史问题上,他继承了前首相村山富市的立场。在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他采取暧昧态度,而重要的是,到目前为止他实际上并没有去。值得注意的是,他改变过去日本政府反对在日中关系方面使用“战略”关系的表述,与我国就建立“战略互惠关系”达成重要共识。这一切,不能不说是一种新的政策取向,是当前中日关系中的积极因素。

  但我们也不能不清醒地看到,安倍在相当程度上也有点像美国那样,对中国“两面下注”。他的外交正像日本右翼媒体所说,“视线所及,总有中国存在”,总是有“牵制中国”和“包围中国”的图谋。究其原因,不外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不放心”。由于冷战思维的干扰和意识形态的偏见,日本右翼一向把中国视为“异类”或“另类”,担心中国一旦强盛就会形成对日本的“威胁”。安倍外交目前还不可能摆脱这种影响。正因为如此,安倍发展了小泉关于建立美、日、澳、印价值观相同国家“民主国家联合”的思想,提出了在欧亚大陆外围建立“自由与繁荣之弧”的主张。也正因为如此,安倍访欧时,一再提到所谓的“中国威胁”,劝说欧盟不要解除对华军售禁令。

  二是“不甘心”。日本在亚洲一向以老大自居,一度被誉为“领头雁”。现在中国迅速兴起,日本右翼心中很不是滋味,不甘心中国与之平起平坐,更害怕中国要夺取它的“第一把交椅”。一心要走“大国之路”的安倍,岂能无动于衷。他上述不利于中日改善关系的言论,以及日本在东亚合作方面图谋主导方向和制衡中国的意向,无不与此有关。

  三是“不顺心”。中国的迅速兴起,已是不争的事实,也难以阻挡。日美最新的联合民调表明,日本72%的民众认为“应当加速与中国构筑友好的合作关系”。安倍不能全然不顾民意。但国内新保守主义势力对他的牵制也很大,自己内心实际上也有共鸣,因此感到“不顺心”,进退维谷。

  此外,还有一个不算太小的“担心”。近两年来,中美建设性合作关系有明显发展,美国对中国的重视程度也有明显增加。日本右翼媒体担心,美国可能再次玩弄“越顶外交”,逐步转向“重华轻日”。这种担心虽然看似多余,但其“心态”还是可以理解的。这正是安倍在对中国“两面下注”的同时,对美“欲脱还迎”,战略上配合默契,着力加强美日同盟关系的一个复杂而微妙的原因。

  “两面下注”是国际关系中被普遍运用的政策和策略,美国可以用,日本当然也可以用。既然是“两面下注”,就不可避免地存在变数。对此,中国并非心中无数,也没有丧失警惕。但中国是从积极意义上看待“两面下注”的,既分清主次,又不失时机,在对日外交中,不断增加两国之间新的共识,拓宽两国利益的汇合点,逐步化解矛盾。“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中国没有做过对不起日本的事,也无意于同日本争夺什么“盟主地位”。中国关于“和谐相处”以及“合作共赢”的主张,终将为越来越多的日本民众所理解和接受。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