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的一生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09日12:04 青年参考

  作者[美]SuzanneAbbot  编译郑衍文

  这位老者去世的两天后,他的尸体被推进了烧炉。他一生中吃下去的那些东西,那些他所珍藏的东西,那些让他成为 一个人的东西,都在燃烧中变成了白色的灰烬,飘散而去。

  他刚出生,食量就大得惊人。

  断了奶,这个孩子的食量还是很大。妈妈总是敷衍说,孩子是在“疯长”。孩子大点儿了,只要是能抓到手里的东西 ,最后都无一例外地被填进了他的嘴里。妈妈总是说,这个阶段的孩子,是用嘴感知世界,长大就好了。不久,小孩儿会说话 了。他学会的第一个字就是“吃”。满嘴都是“吃汽车?吃球?吃小狗?”之类的问题。

  孩子上学了,不到一个星期,所有同学铅笔上的橡皮都被他拽了下来,填进了嘴里。老师问他,这究竟是为什么。他 回答说,每当他看到美丽而神奇的东西,他的肚子便咕咕直叫,非要把这些东西吞下去不可。

  小孩儿越来越大,收集、吞噬自己喜爱的东西已成了他最大的嗜好。课间休息的时候,他到操场上去找那些圆圆的、 光滑的鹅卵石。在家里,他大吃那些彩色积木、坚果和玩具上卸下来的螺钉。他还越来越喜欢姐姐的芭比娃娃,喜欢芭比娃娃 完美无瑕的身体和小巧玲珑的脚。

  后来,这孩子上了大学。他接触到众多新鲜、奇特的东西,他都要来“尝”试一番。偶尔,他也会因为想家而吃那些 从前早已熟悉的东西,以慰思乡之情。有时,他在

图书馆一呆就是数天,吃掉一卷一卷的文学书籍。每当打开一本书,他总会 深吸一口气,一页一页地尽情享受,然后迷迷糊糊跌跌撞撞地离开图书馆。大学毕业的前一天晚上,他去校园里的小路上挖古 老的鹅卵石。过去4年中,他每天都要从这些小路上走过。当鹅卵石慢慢进了他的肚子,他便永远记住了这有着200年历史 的鹅卵石的风味。

  他长大了,成了一名丈夫和父亲,他的胃口开始衰弱。在大学的哲学课上,他一眼看上了一个女孩,正是这个女孩儿 让他的嗜好有所收敛。妻子给他生了几个孩子,简直都是美丽和神奇的化身。

  他的事业正在蒸蒸日上,他掌管着一家大公司的研发部。他开始大把大把地吃钱。每当有同事升迁,或是听到某个熟 人事业成功的消息,他吃得更带劲。他把能捞到手的钱都疯狂吞进肚子里,就像一个痴癫的孩子,要在万圣节之夜尽量敲开更 多的门。尽管这样,他丝毫没有满足的感觉。

  到他当上爷爷的时候,牙齿因为不堪多年重负而断裂,已经不允许他再吃任何需要咀嚼的东西。他就找一些柔软的东 西来吃,像花园里摘下的鲜嫩的花朵、蟋蟀和其他小虫子,或是刚读完的小说,他都会以极快的速度吞进肚里。

  最后,他死了。他已是一个牙齿全都脱落的老人。最后的日子,他是在疗养院度过的。每天,他总会对他喜爱的护士 说:你看上去很好吃。护士总是咯咯地笑。他似乎明白,每天早餐、中餐、晚餐护士喂给他的肥皂沫状的滑腻的东西,是惟一 可维持他生命的东西,他每天都会津津有味地吞噬掉每一滴流食,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天。

  这位老者去世的两天后,他的尸体被推进了火葬场的烧炉。他的身体燃烧起来,他一生中吃下去的那些东西,那些他 所珍藏的美丽而又神奇的东西,那些他吞进肚子并消化掉的东西,那些让他成为一个人的东西,都在燃烧中变成了白色的灰烬 ,飘散而去。

  这就是“大胃王”的一生,这个人也许是我,也许是你。

  (作者是美国著名女作家,主要写作

短篇小说、儿童读物和剧本。)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