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布托希望孤立极端分子 不想考虑危险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0月19日03:28 新闻晨报

  □马震(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娜齐尔·布托18日结束8年自我流放生活,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迪拜飞返巴基斯坦最大城市卡拉奇。

  从机场到市中心,贝·布托开始重返巴基斯坦政坛的旅程。

  贝·布托眼含泪花:

  “我很高兴回到祖国,我一直梦想这一天”

  贝·布托乘坐的阿联酋商业航班当地时间大约13时45分(北京时间16时45分)抵达卡拉奇机场。

  贝·布托身穿绿色服装,头披白色头巾,就色彩而言与巴基斯坦国旗的颜色保持一致。走下舷梯时,她脸上带着微笑,眼中有泪花,不停挥手向迎候在机场的支持者致意。

  机场上,上万名人民党支持者挥舞旗帜,表示欢迎。

  问及回国感受,贝·布托告诉美联社记者,“不错。相当好。”她对路透社记者说:“我非常高兴返回自己的祖国,我一直梦想这一天。”

  贝·布托是巴基斯坦人民党领袖。在国内面临腐败指控,是她选择自我流放国外的原因之一。巴基斯坦总统佩尔韦兹·穆沙拉夫本月5日签署一份全国和解协议,决定赦免她。

  贝·布托现年54岁,是巴基斯坦第一位女总理,且两度出任这一职务,也两度选择自我流放,远走海外。

  她上次结束自我流放是在1986年。

  当被问及现在心情与20多年前结束流亡时心情有哪些不同,她回答:“我老多了,但过去20年也学到了许多……我们希望孤立极端分子,希望把巴基斯坦建设得更好。”

  依照预定安排,贝·布托出机场后,前往卡拉奇市内巴基斯坦国父真纳的墓地拜谒,在那里向支持者发表讲话。

  数百辆挂着欢迎标语的大客车首尾相连,停在沿途道路旁。飞机抵达前,她的支持者就手持国旗、贝·布托画像和标语等在街头。

  卡拉奇是巴基斯坦南部信德省的首府,也是贝·布托的出生地,而信德省北部城镇拉尔卡纳则是贝·布托及其家族的故乡。这是贝·布托把卡拉奇定为回国第一站的考虑之一。

  数十万人上街欢迎:

  “与所有亲戚一样,我爱她及她的家人”

  当天,一些小货车装着高音喇叭,不间断播放支持贝·布托的歌曲,大客车顶盖上也站满支持者。

  作为巴基斯坦影响力最大的反对党,贝·布托领导的人民党一个星期前着手准备欢迎活动,从机场到市中心大约16公里,沿途竖起了数以千计的标语牌。红、黑、绿三色人民党党旗和贝·布托的画像随处可见。

  不少支持者在街头载歌载舞,表达喜悦。来自贝·布托故乡拉尔卡纳的小伙子穆罕默德·阿里说:“我一生中还没有亲眼见过她。与我所有亲戚一样,我爱她,也爱她的家人。”

  人民党地方官员阿里·马克西在街头布置接待站,为支持者提供便利。他说:“我们一看到她的脸就全都会哭。”

  媒体报道说,单是来自拉尔卡纳的贝·布托支持者就占用了超过1000辆大客车。此外,人民党在南部旁遮普省租用了至少100辆大客车,把当地的支持者运往卡拉奇。

  贝·布托1986年结束自我流放回国时,在拉合尔迎接她的支持者大约为75万人。

  而这一次,人民党官员塔杰·海德尔说,走上卡拉奇街头的贝·布托支持者超过100万。

  但警方认为,迎候贝·布托的支持者不及人民党所称那么多,但至少达到了25万人。卡拉奇警方估计,外来人民党支持者应该在7.5万人以上。

  去发表演讲地的16公里路段,政府建议贝·布托乘直升机,以减少遇袭危险,但人民党拒绝。与部分支持者一起,贝·布托站在一辆经过改装的卡车上。卡车装有防弹玻璃,特殊设计也能让它防爆。

  欢迎人群使卡车前行相当缓慢。电视画面显示,卡车上一些看似保镖样的男子不停向前探身,挥手请支持者们让路。

  贝·布托则不时挥手,向人群致意。

  天空中,政府派出的一架直升机执行警戒任务。

  回国面临重重危机:

  “不想考虑危险,要考虑的是人民的机会”

  安全官员和人民党成员先前估计,如果百万人上街,车队进入市区可能需要耗费几个小时。欢迎活动组织者说,最糟糕的情况是路途上可能耗费18个小时。

  巴基斯坦地方官员说,至少3个与“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有联系的极端组织试图以自杀袭击方式“迎接”贝·布托。

  塔利班指挥官哈吉·奥马尔通过卫星电话告诉路透社记者:“她与美国人有协议,我们会像对付穆沙拉夫一样对付她。”

  贝·布托的弟弟穆尔塔扎·布托1996年9月20日晚在卡拉奇与警方冲突中负伤,不治身亡。贝·布托的父亲阿里·布托也曾出任总理,所领导的政府1977年遭推翻,两年后被处死。

  为了确保贝·布托的安全,警方严阵以待,当天部署在卡拉奇的警察和军人超过两万人,另有排爆小组和炸弹探测犬配合。

  人民党则部署了数千名志愿者,帮助维持秩序和治安。

  来自外地的人民党志愿者阿卜杜勒·马吉德·米拉尼告诉法新社记者:“我们爱戴贝娜齐尔,我来这是为保护她的生命。”

  贝·布托回国前就知道自己面临着危险,但她依旧选择踏上归途。她在迪拜登机前说:“我不想考虑危险,我要考虑的是我国人民的机会。”

  来自一座小村庄的伊姆达德·扎迪奥说:“我卖掉家里的羊后来到卡拉奇。自从她宣布要回国后,我们每晚都点油灯,我的老母亲一直为她祝福,希望她安全并取得成功。”

  按照英国《经济学家》杂志记者的说法,卡拉奇迎接贝·布托人群的规模,是对贝·布托受欢迎程度的“第一次测试”。

  毕竟,贝·布托离开巴基斯坦政坛已经8年。

  然而,巴基斯坦议会选举定于明年1月举行。选战,从贝·布托抵达那一刻就已经开始。

  另外,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本月5日签署全国和解协议中赦免贝·布托的决定还有待最高法院确认。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说,贝·布托在少数欧洲国家还面临腐败指控。

  即使如此,与贝·布托18日所处境遇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本月10日,在国外流亡将近7年的前总理纳瓦兹·谢里夫乘坐飞机回到巴基斯坦,但数小时后再度遭驱逐,返回流亡地沙特阿拉伯。

  贝·布托与总统穆沙拉夫达成协议,两人将“分享权力”。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管理利器 ·新浪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