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田内阁支持率跌破30%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15日16:59 青年参考

  本报特约记者穆莱

  4月出炉的日本各大媒体的民调都显示,福田康夫内阁的支持率已经降至30%以下。《每日新闻》4月11日公布 的舆论调查结果更显示,65%的日本人都认为,福田不适合做首相。那么,是什么在支撑着福田继续扛下去的呢?

  小泉变成“倒福”派

  4月12日,日本首相福田康夫在东京新宿的御苑举办“赏樱会”。面对受邀的大约1万名各界名流,福田露出了这 些天难得一见的笑脸。他一上来就对大家说:“今天不谈政治,不能给大家添堵。我这么多年也不是白过的,还是积累了不少 经验,所以大家应该对将来保持乐观。”

  不过,了解日本政治局势的人都知道,福田的处境远不像他所说的那样乐观。

  3月31日,日本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党首小泽一郎公开表示,总选举(指众议院选举,日本法律规定,众议院第一大 党领袖出任日本首相)就快来了,“最快可能在五六月份,最迟也拖不过今年年底”。

  由小泽刮起的这股“倒福风”,很快便从在野党刮到了执政党。4月7日,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和自民党选举对策 委员长古贺诚在横滨聚会。小泉一改此前支持福田起码干到今年年底的态度,暗示希望提前举行总选举。他说:“差不多该有 点变化了,上次众议院选举不是就取得大胜吗?我们要时刻做好准备才好。”一旁的古贺连连点头:“我也觉得这样下去太危 险了。”同一天,自民党前政调会长石原伸晃也在东京表示:“是该解散议会,举行总选举了。”

  

  麻生太郎急着接班

  那边有人“倒福”心切,这边也有人急着接班。11日晚上,已经参加过3次自民党总裁选举的日本前外相麻生太郎 在东京举行了盛大的政治资金筹集晚会。当着2000名嘉宾和自民党几乎所有派阀头目的面,麻生大声跟福田叫板:“今后 我要更加精进,我已经下定决心要重新开始挑战!”面对咄咄逼人的麻生,在场的自民党二号人物、干事长伊吹文明也无可奈 何,惟有好言安慰:“麻生确实是总裁的有力候补,但是目前谁当首相也很难改变现状,所以还是希望你再支持首相一段时间 。”

  面临各方压力,福田却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他多次公开表示,目前绝无提前举行总选举的意思。日本舆论认为,是 家庭帮福田抵挡住凛冽的“倒福风”。

  

  大儿子成福田秘书

  现在,在福田的首相官邸秘书室里,经常能看到一个身高1.8米,长相与首相酷似的中年人,他就是日本首相政务 秘书官、福田的大儿子福田达夫。福田达夫从名校庆应大学毕业后,曾留学美国,之后进入日本企业做了多年的职员工作。2004 年,福田康夫出任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福田达夫这才在父亲的授意下,辞掉了工作,专心做起父亲的秘书。去年9月,福田康 夫当选日本首相,福田达夫也随他一起搬进首相官邸办公。

  日本的传统是,首相共有5位秘书官,除了政务秘书官由首相指定外,其余4人分别来自财务省、外务省、经济产业 省以及日本警察厅。

  政务秘书官作为首相身边惟一的“自家人”,能否管住其他秘书官,统领大家把官邸工作做好,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日 本首相工作的实绩和效率。日本舆论一直认为,小泉虽然把外交搞得一团糟,其政权却持续了5年零5个月,很大程度上得益 于他有个出色的政务秘书官——饭岛勋;而安倍执政之所以只持续了短短的一年,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的政务秘书官井上义行 能力不强。

  

  大儿子减压有方

  一个和福田一家走得很近的日本议员曾说,外人很难读懂福田康夫,要准确理解他的意图,最好是通过福田达夫。

  今年1月15日,100多名因药物传染上肝炎而起诉日本政府的代表,在首相官邸受到了福田的接见。福田表示: “政府的行政工作没有站在诸位的立场上,我代表政府向大家道歉。”不少通过电视看到这一幕的日本人都觉得,福田冷冰冰 的,根本不像是从心底反省的样子。

  福田达夫却说:“父亲虽然不善于和人打交道,但其实他有一颗很温暖的心。”他又说:“父亲看起来像是那种只想 独善其身的人,但其实他是很会听取别人意见的。”后来,有媒体披露,其实福田在会见原告代表时,曾有一番很感人的讲话 ,只是没被摄入镜头。福田达夫事后不仅向官邸同僚抱怨:“怎么关键的时候摄像机倒没了。”还跑到父亲那里进言,希望他 以后能更有“镜头意识”。

  日本周刊《FACTA》认为,福田是一个孤傲的人,他看不惯永田町(日本国会所在地)的阴谋、欺诈和背叛。只 有福田达夫给了福田莫大的安慰,也帮福田卸去了不小的压力。

  

  渴望至少撑到七月

  此外,福田康夫继续战斗的动力源泉还有他的父亲——日本前首相福田赳夫。前些天,日本各界为央行行长人选迟迟 不能敲定而惴惴不安时,不少政界要员都表示过大致相同的看法:要是福田赳夫还在,事情早就定下来了。毕竟,福田赳夫对 日本财经界的情况了如指掌。

  据一位自民党干部透露:“福田首相在心底对赳夫前首相十分敬畏,同时,还有一点点自卑。”4月号的日本周刊《 AERA》认为,这是福田康夫对7月将于北海道举行的洞爷湖八国峰会表现出异于寻常的执著的原因之一。

  1979年,七国峰会在日本东京召开,当时的东道主是日本前首相大平正芳。不过,据说那届峰会的大部分准备工 作都是福田赳夫在任内完成的,可他在党内斗争中败给大平正芳,于1978年12月卸任,错过那届峰会。

  日本媒体认为,福田赳夫提出过为日本与东南亚国家发展关系奠定基调的“福田三原则”,又代表日本政府和中国签 订了《日中和平友好条约》,这些都让以外交见长的福田康夫相形见绌。目前看来,福田康夫惟一有可能盖过父亲的,便是成 功地主办一届八国峰会。那样既可以了却亡父的夙愿,也能走出父亲的阴影。总之,为了主持一次八国峰会,福田康夫说什么 也不会在7月前主动辞职,进行总选举。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