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5日11:53 新浪智库
《环球时报》刊登王文文章《环球时报》刊登王文文章

  过去两年,我与同事们就“一带一路”议题分别去了将近20个国家、国内数十个县市调研,所在机构也举办了数十场关于“一带一路”的活动,完成了数十份报告或文章,方方面面接触的人员高达上千人。逐渐地,有一个越来越明显的感觉:“一带一路”的实际推进情况与目前研究结果、舆论报道存在着不少出入,甚至有诸多被夸大的地方。

  这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的“被夸大”或叫“被夸张”:

  一是中国在“一带一路”上的战略野心被夸大了。不少外国舆论都揣测,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建立新帝国,要建立对亚欧大陆的领导权。这是巨大的误解,有演变成新版“中国威胁论”的可能。习近平主席过去两年在各个场合至少提及“一带一路”高达100次,中央成立了“一带一路”领导小组,但也只是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三家联名推出“愿景与行动”方案,但目前中央的表态很谨慎,中央层面的规划还没有出台。在中央看来,“一带一路”的推进是一个漫长与渐进的学习过程。

  各个部委对“一带一路”的理解也在变动中,看不出有蓄谋已久的战略大野心。比如,“一带一路”正式官方英译近期发生更替,“一带一路”到底囊括多少国家,官方表态也有过几次变化,现在基本定调是只要愿意加入的,都可以算是“一带一路”国家。我曾与亚投行候任行长金立群先生交流,他私下也说,亚投行关键意义在于中国要掌握国际金融规则,要通过合作,向国际上学习,向世界提供中国的公共产品。这话是真诚的。如果只是想扩大中国金融和投资走出去,国开行、中国进出口银行资金量比亚投行要大几十倍。

  二是对“一带一路”的风险与阻力被夸大了。国内外均有舆论对“一带一路”前景与风险表示担忧。但任何新事物都会有一些风险,尤其对投资与商业而言,风险往往与利润成正比。过去12年GDP增长最快的20个国家,全部集中在“一带一路”区域与非洲。这对有风险偏好意识的企业而言,是最有诱惑力的。当然,企业的风险防控意识也很高。

  事实上,两年来,许多大型企业都已动起来,有央企,也有民企,只要规模较大的,都针对“一带一路”做出了谋划与布局,市场化效应很明显。比如,国航过去一年针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新开辟了10多条航线。我刚从土耳其回来,中国工商银行收购了土耳其一家大银行,引起了当地的巨大关注;一些诸如光伏、钢铁等过剩产能类的民企“走出去”步伐相当快,大多产生了不错的利润或盈利前景。据商务部统计,2015年前八个月,中国企业共对“一带一路”沿线48个国家直接投资额同比增长48.2%。我曾统计2002-2014年中国在“一带一路”投资失败的比例,大约20%左右,处于投资正常盈亏的概率内。

  各地方政府也相当踊跃。2015年,几乎所有省份均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一带一路”及本省在“一带一路”大战略中的定位与未来走向。类似“义新欧”、“渝新欧”等从中国中东部经新疆到欧洲的铁路货运班次有10多条。据不完全统计,过去两年,超过100个县市举办过“一带一路”的论坛,纷纷希望借“一带一路”发展本地经济。

  三是中外之间就丝路建设的分歧被夸大了。目前,至少有9个国家出台过与丝绸之路相关的战略规划,方案不尽相同,但也并非互相抵触。“一带一路”与美国推出“新丝绸之路战略”也并非矛盾。中国希望美国能够在阿富汗经济复兴、反恐议题发挥更大作用,也非常希望美国能参与“一带一路”沿线的建设与项目合作。

  沿线多数国家也都非常关注“一带一路”建设,比如土耳其专门设立“丝路大使”,专职负责与中国的对接;伊朗、巴基斯坦都有类似的职位存在,超过50个国家公开支持“一带一路”。现在,一些舆论倾向于营造国际社会遏制、围堵“一带一路”的危险氛围,好像中国到处都是敌人。这不是故意抹黑,恐怕也是杞人忧天。

  以上三个悖论的存在说明,目前国内外舆论对“一带一路”的研究与认识仍然还是不够精细、过于泛化。不少人往往将“一带一路”视为一个风险高、经济落后的领域,而不是将它视为一支多元化、差异化的经济洼地和投资潜力股。

  担心与焦虑是必要的,但多数担心是源于陌生而产生的恐惧。“一带一路”应是基于经济市场化的一种中国对外战略新倡议,尤其是对中亚、南亚、西亚、东南亚等国家的发展议题所提供的中国式解决方案。

  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个解决方案被冠以“一带一路”的名称,未必取得了全球共识,但是这种中国式的努力与推进,却获得了绝大多数国家主流的积极响应。各国多数主流社会的精英偶尔出现的批判,也并非不能通过沟通、交流与共同合作而解决。因为“一带一路”所囊括的内容是目前全球发展的新需求点、新增长点、新合作点。

  认清这一点,对当下中国相当重要。从战略角度看,无论中国社会,还是国际社会,都要对“一带一路”充满信心。没有人会拒绝发展,差异只是在采取什么样的发展方式。“一带一路”强调互联互通式的发展方向是正确的,关键在于采用灵活的方式,让“一带一路”所提议的发展方式与各国发展方向进行沟通与对接。

  当务之急,除了加强对“一带一路”更加精细化的研究外,还应更充分地利用目前熟悉“一带一路”情况的各类人才。现在,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工作、拿中国护照的中国人高达100万,许多都是熟悉当地文化、语言、投资方法、深厚人脉的难得人才。

  中国相关组织部门不妨将目前推行的类似“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拓展至“一带一路”区域,在各个领域、各个国别派出真正了解当地的专门人才,甚至可以专门设立“专员”、“特使”、行业和区域协会等职,继续坚定不移地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与对接。这样,相信“一带一路”的情况会有更大的改观。

  (作者王文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本文刊于2015年10月14日《环球时报》。)

编辑:lulu12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相关阅读

安监总局新掌门,是个老公安

来到天津后,曾向杨栋梁请教专业问题,但没想到他出事了。这是近两个月前,担任国务院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调查组组长的公安部原常务副部长杨焕宁,在面对媒体评价彼时刚落马的国家安监总局原局长杨栋梁时说的话。 

师范院校该压缩师范类招生吗

我国对师范类教育的调整,很大程度上,借鉴了美国等国的经验,但在借鉴过程中,要防止只有形似,而缺乏内涵、实质的问题。按照目前的教育管理和人才评价体系,压缩本科教育、扩大教育硕士规模,很可能被理解为学历导向,是为追求更高学历。

别把倒地的老人都往坏里想

北京街头老人撞倒骑车女孩的真相,只是监控真相的呈现过程。真正的真相,还需要通过科学的介入来解剖。如果我们把真相更多地投注在老人的身心健康方面,不是直接把老人往坏里想,或许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才有可能被更多的人所领悟,老人倒地才有更多的人愿意并且敢于去扶。

《花花公子》杂志改革的启示

新媒体时代,默守陈规的传统媒体很少能继续生存下去。不要说以新闻为业的媒体,就连那些一度前卫的媒体也不得不改变自己,以求生存。

  • 白继开:内蒙古最西端胡杨枯死之谜(图)
  • 期待反虐待动物法惩治虐猫者
  • 蒙古大汗是被杨过用石头砸死的吗?
  • 张惠雯:未婚与已婚相遇之后的错位
  • 蓝燕:晒美照只为说明我过的很好
  • 郑凡:为买房他哄我假离婚竟有小三
  • 川菜大师眼中做好鱼香肉丝的关键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