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情色写真发展史看日本男人之欲(图)

2013年10月08日11:21  新闻专栏  作者:蒋丰  

  “日本,解决中国人的性教育问题。”——这是网络上经常能看到的戏言。苍井空、坛蜜等一干情色写真女郎,也成为中国人的性启蒙教师。  

  日本,是个情色写真大国,而这个大国的诞生和历史,是在什么时候呢?照片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是在1822年。约在20多年后的1848年,摄影技术就传入了日本。又过了约20多年时间,日本就相继开设了两家照相馆。一家是医学传习所毕业的上野彦马于1862年开设的,地点在长崎;一家是在同时期跟随美国第一届驻日公使哈里斯的翻译学习摄影的下冈莲杖开设的,地点在横滨。  

  上野彦马和下冈莲杖,就是日本照片的始祖,也是情色写真的鼻祖。

  据日本美术史专家永见德太郎称,有文字记录,上野彦马曾在安政年间(1854年~1860年)拍摄过“四十八式”,但目前没有发现现存的照片。另据摄影家内藤正敏称,下冈莲杖在横滨开设照相馆之际,曾多次拍摄过女佣的裸照。现存的一张,就是个裸女歪坐在木椅上,黑发宛转垂肩,手握轻罗小扇,目光柔和,脚上还穿着一双木屐。

  这个时期,可以被叫做日本情色写真的黎明期。但这个时期的情色写真,还只是摄影师的个人兴趣。

  让情色写真真正发展成一种畅销产品,是在日本开放了函馆、横滨、神户、长崎、新澙这五个港口以后。伴随着外国人大批涌入日本,横滨港口的小商小贩们,最先将写真作为日本特色、特产兜售。起初兜售的是日本各地名胜古迹的照片,就好像现在的明信片一样。逐渐地,为迎合外国人猎奇的眼光,和猎艳的心理,就开始高价兜售一些木版浮世绘,和一些日本女性的裸照。

  最被外国人争抢的,是有明显日式风格的,有生活细节的裸照。比如现存的,四个日本女人结伴入浴,以及在闺房里,慵懒早起,赤裸上身敷白粉的照片登。1877年左右,横滨港口的情色写真进入了全盛期。一个叫日下部金兵卫的人拍摄的《金币写真集》,是自该港口登陆和离开的外国人无人不晓的。这套写真集的年平均出口额,达到了2万4千日元,相当于现在的3亿多。

  在同一时期,照相馆也在东京遍地开花。光是浅草一带游客较为集中的地方,就排列着30多家照相馆。由于竞争激烈,有些照相馆甚至要上街拉客。照相,已经不再是什么极为特殊的事情,因此习惯了相机的有钱人,开始寻找新的刺激——拍“私照”,也就是“艳照”。现在的情侣爱自拍,那是藏在硬盘里自己欣赏。可在那会儿,是有钱官吏带着小妾在摄影师面前表演活春宫。有很多在拍摄前,是以兄妹想称,在价钱和目的交涉好了以后,才露出饮食男女的真面目。

  在现存的“艳照”中,可以看到男女后进式,女的低头,男的包围巾,只遮身子不遮脸。而有的,是男人躲在女人身后,女人目光直视镜头,坦露下半身。好在那个时代没有电脑,不怕搞出“艳照门”之类的事情。

  如今,日本的风俗店门口,都张贴着一些指名用的半裸照片,照片上还写着人物介绍,比如“爱梨,21岁,D罩杯,清纯系大学生”等。在明治中期的茶屋和妓院,其实也有类似的照片。当时,有很多没有名气的雏妓会到照相馆里拍裸照,有的是打算派发给比较相好的常客,有的是靠拍裸照赚钱。

  最令人膛目结舌的,是在那个时期就有百合情色,也就是女女艳照。两个梳着日本发髻的女性衣衫不整的拥抱在一起,其中一个将左手伸向另一个的双腿间,并舔吻其乳房。

  据《日本情色写真史》作者下川耿史说,这些照片,都属于摆拍。是有些寻刺激的外国人,故意请摄影师来家中,然后让自己的日本小妾们“合作演出”。

  说到日本的情色写真,自然就离不开制服诱惑。日本最为“古老”的制服诱惑写真,出现在甲午战争期间。情色女郎身上穿的,则是一套护士服。这是因为在战时,日本组织了很多随军女护士。她们是当时唯一能给士兵们带来心灵安慰的“白衣天使”,是片刻清欢的象征,是不变的梦中情人。

  当时的日本军营里,还流行起了身上携带情色写真,就能避开子弹的说法。因此,政府也参与制作、发放了不少慰安用的春画和写真。据一位军医的日记《征露纪念秘密之觉》记述,“人类的欲望就是酒与色,但因为战争女色得不到满足,因此军中流行起春画和裸美人,我也经常要用到。”日记中夹杂的“裸美人”,横卧地面,双腿大张,目光温柔,直视镜头……

  要说日本从前的情色写真和现在的有什么不同,最为明显的,就是女郎们面对镜头的态度。没有扭捏的体态,也没有羞涩的态度,甚至会让人感觉,她们身上是穿着衣服的。真正赤裸裸的,从来都是男人们的欲望。

  这,也是一个日本社会的进化?

文章关键词: 日本 写真 情色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