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开启转折,昂山素季不老

2015年11月10日09:56  新闻专栏  作者:王海涛  
昂山素季 昂山素季

  文/新浪专栏 观察家 王海涛

  每一个日子都是平淡的,每一个日子,又都可能被赋予历史意义。

  1989年的11月9日,柏林墙倒塌。2015年的11月9日,昂山素季带领的政党“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民盟),在全国大选中获胜。

  出生于1945年的昂山素季,如今已是一位70岁的老太太,她曾经长期失去自由,但她已经注定是缅甸的“自由之花”。通过《时代》杂志的封面,我们可以看出,花朵是多么不堪岁月的摧残。

  关于缅甸,我们知之甚少。中国人就是这么奇怪,对自己接壤的国家,大多陌生。朝鲜,蒙古,缅甸,越南这些与中国接壤的国家,对于很多中国人而言,陌生而遥远,仿佛比非常还遥远。

  关于缅甸,可能上了年纪的人,能讲出文革期间,那里与中国的“联系”。至于我,对缅甸“历史”仅有的一点了解,则是南明皇帝当年仓皇逃到缅甸,最后被吴三桂抓回云南,用弓弦勒死,终结了明朝的余脉。然后,就是从新闻里获得的只言片语:动荡,军政,军阀混战,战火连绵,偶尔有炮弹落入中国境内。

  有人把1945年二战结束,看作是当代政治文明的起点。但这个年份,对于一些亚洲国家来讲,或许是另一种野蛮的开端。

  1945年日本投降,1948年1月,缅甸摆脱英国殖民统治,成为独立国家。但没过多久,人们发现,赶走了侵略者,赶走了殖民者,本国的独裁者杀起人来,比侵略者和殖民者还凶狠。往往就是这样,独裁者比侵略者更难赶走。因为侵略天然不具有合法性,而独裁则是一种“合法绑架”。

  军人控制的缅甸,曾经名叫“缅甸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并确立一党专政。我很奇怪,为什么有些军人政权那么喜欢“社会主义”,好像,他们似乎偏爱用一些美好的词儿来修饰自己掌控的政权。

  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有过一轮“春天”。比如,台湾解严了,柏林墙倒塌了,缅甸也在1990年举行了30年来的首次全国大选了。那一年,45岁的昂山素季风韵犹存,她带领的民盟获得了60%以上的选票。但军政府宣布大选无效,昂山素季在此后的20年里,有大概15年处于被软禁之中。

  好在昂山素季只是“被软禁”而不是“被消失”,好在独裁往往具有威权递减的规律。在与世界隔绝近20年后,处在世界最不发达国家行列的缅甸,2011年,军政府开启了政治改革。军人总统吴登盛向世界宣布,“缅甸历史翻开崭新一页”;缅甸先后取消了党禁、报禁,释放政治犯。

  2015年,距离1990年那次让昂山素季失去自由的大选25年之后,缅甸再次大选,昂山素季从当年风韵犹存的中年女性,变成了一个老太太。好在,她依然活着,而且,她更有魅力了。

  荣誉是苦难的勋章。昂山素季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一半的“贡献”,来自长期软禁她的军政府。

  缅甸有6000多万人口,是一个人口大国,如果民主运行良好,这将是与中国接壤的一个“民主大国”。未来如何,仍难预料。往往,苦难绵延是一种必然,苦难突然终结太偶然。就像当年的台湾,似乎看不到军政的尽头,但突然就“训政”、“宪政”了。

  总有人想找出一些历史的必然性,但对历史越熟悉,越发现找不到规律。总有人想寄希望与伟大的人物来开启文明,但读历史越多,我越不相信存在伟人。

  比如,关于台湾,很多人赞美小蒋总统的伟大。我却不认为。没有那么多人的流血、牺牲、坐牢,小蒋会拱手让出权力吗?没有大时代风云变幻孤岛无可屏障,小蒋会主动政治改革吗?或许会吧,但我还是不大相信他的“主动性”。人性靠不住,美德靠不住。唯有对不公正的抗争,具有天然的正义性。不管陈水扁有多么不堪,人家当年也是在绿岛做过牢的。当年同在绿岛坐牢的吕秀莲,似乎比昂山素季还像一条“汉子”。

  从一定意义上说,抗议者与被抗议者是“互相成就”的。当年的台湾是这样,当年的南非是这样,如今缅甸似乎也是这样。曼德拉在南非抗争50年,坐牢30年,据说在30年的牢狱之灾中,他没有在监狱里挨过一次打。你如果要说曼德拉伟大,其实当年在监狱里,不用一颗子弹,就可以结束他的伟大。人们说他伟大,不过是,在鸡蛋与墙之间,必须站在鸡蛋的一边。

  作为旁观者,我们当然要站在昂山素季的一边。她70岁的人生,见证了“当代文明起点”(1945年)以来的70年。她70年岁了,如果没有意外发生,她终于可以在自己的国家看到政治文明了。

  (首发公号“海涛评论”)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缅甸 昂山素季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