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教科院院长主动辞职

2013年07月31日15:00  新闻专栏  作者:熊丙奇  

  7月29日,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职工大会上,中纪委驻教育部纪检组人员宣布,袁振国不再担任教科院院长等相关职务。教科院职工称,纪检人员还在会上通报,有关部门已了解袁振国存在出国(境)团组、出差报销违规等行为,教育部同意其辞职。教科院有关领导证实,袁振国系主动辞职。(新京报7月30日)

  对于袁振国的主动辞职,有舆论质疑,这只见“私”不见“公”,为何任免大会没有交代袁违规的具体情况?事情还没查清楚,袁就主动辞职了?袁主动辞职,他涉嫌违规的行为,还会进一步追查吗?

  一直以来,在我国处理官员和学者过程中,比较常见的是,在问题查实之后,涉事者才被免职(或提出辞职),很少有官员、学者,在有关部门做出处理之前,就主动提出辞职的,于是,对于此次袁振国主动辞职,颇感意外,舆论的担忧,也无不道理。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是一个下属教育部的正厅级研究单位,其性质应该是学术研究机构,袁振国作为院长,有正厅的行政级别,但也有学者的身份。在国外,学者涉嫌学术不端(包括课题经费违规、学术造假等),一旦事发,有关机构尚未启动调查,或者调查正在进行中,就提出主动辞职者,十分普遍。这是对学术规则的敬畏,也是给自己一点脸面的体面做法。

  比如,2007年麻省理工学院前招生部部长琼斯因学历造假(只有高中学历,却伪造本科、博士学位)丑闻曝光,虽然她本人的能力完全胜任其职位,而且还得过不少奖励,但事发之后她主动辞职。再比如,2010年哈佛大学知名心理学家Marc Hauser因学术不端遭到校方调查,校方给其的处罚是“离职一年”, Marc Hauser选择了辞职,而不是继续赖在哈佛。

  我国的官员学者们却很不同,过去几年中,先后有多所大学的校长、副校长被曝有学术抄袭、造假、违规的丑闻,可是没有一个校长、副校长主动提出辞职,甚至在学术不端行为被查实之后,还百般狡辩。比如,辽宁大学副校长陆杰荣在《哲学研究》杂志上发表的一篇论文涉嫌抄袭,在查实之后,学校对其的处理是,“要从中汲取深刻教训,认真反思,深挖思想根源”,而他本人只是“请求上级组织给予批评教育和组织处理。”后有多名学者发公开信要求其引咎辞职,可陆杰荣不为所动。

  在用公款携妻出国旅游、出差违规住宾馆、报销的消息曝出后,袁振国先生进行过回应,他称,妻子同行出访经费非教科院出,同行为省翻译费,并否认豪华酒店的消费单。但回应均被舆论指责不诚恳。针对这种情况,如果违规事实确实存在,袁本人与其辩白,不如请辞,这可为自己留住一丝脸面。相比那些丑闻曝光,死不认错,拒不辞职者来说,袁振国这一点值得肯定。而从7月中旬媒体报道袁振国涉嫌违规,到7月底教育部接受其主动辞职,教育部在这一事件的处理中,也表现出了难得的高效率,如果教育部能以此态度对待教育系统内的教育腐败、学术不端,当前的教育风气、学术风气或会有一定程度的好转。

  当然,主动辞职不意味着问题就不再追查,有关部门应继续追查问题,并根据违规的性质给予当事人进一步处理。如果事件就属行政违规,处理结果就是免职,鉴于本人已辞职,不再追加处理;如果调查表明,其行为还涉嫌滥用职权、侵占国家学术资源,那么应纳入司法程序处理,并视司法调查的结果,对其进行进一步的行政处理。2010年,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古德温副教授,因伪造数据而被判归还美国卫生部和威斯康星大学研究基金各5万美元,缓刑2年,外加象征性的罚款500美元。而在这之前,他已经提出主动辞职。——主动辞职是对学术尊严、职业操守的救赎,但却不能豁免其应当承担的罪责。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