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跑分要分”与“逃课神器”

2013年11月09日12:00  新闻专栏  作者:熊丙奇  

  成绩是考出来的,而不是“讨”出来的。但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当前跑分要分之风在大学里盛行,甚至成为一些大学生每个学期的“必修课”。跑分要分现象有违大学倡导的明德精神,遏制此种乱象,不仅是对学生们负责,也有利于社会道德风尚的塑造。(新华网11月8日)

  就在最近,一款名为“超级逃课助手”的APP软件在不少高校蹿红。同学们称之为“逃课神器”,可在手机上免费下载该软件,并找到同校同学进行有偿代课。其实,“跑分要分”在高校中盛行,与 “逃课神器”在高校中的流行,是出于同一逻辑——以混文凭的态度,对待大学学习,不在乎在大学里学到什么,而是拿到规定的学分,毕业即可。

  中流行“逃课神器”对应,有大学教授则想着怎样找其他教师为自己“代课”,课表上是一名教授上课,实际却是教授的研究生来上课这类“挂羊头卖狗肉”的情况并不鲜见。 其次,大学缺乏办学自主权,包括课程设置自主权,有的课程大学不愿开设,却不得不按统一规定开设,再加上教师对课堂缺乏投入,自然而然课堂质量也就不高、缺乏吸引力。这随之产生两方面问题,一是学生觉得上这些课是浪费时间,还不如逃课去做其他事;二是教师也认为学生学不学,意义不大,尤其是对于一些公共基础课,于是大家“心照不宣”,所谓教师与学生共同“对付”课堂。如此一来,“跑分要分”变得不那么难为情,就看学生和老师的胆子大不大——一个敢跑,一个敢给。事实上,除了个别教师对学生跑分要分极为反感之外,很多教师已经“认同现实”,还有的教师主动给学生提到“选我的课,保证80分以上”。 为提高课堂教学质量,有的大学近年来采取“学生评教”的方式,出人意料的是,这一“评教方式”,没有提高教学质量,反而进一步扭曲师生关系,一些要求严格的教师,得到学生差评,甚至被学生恐吓、威胁,而要求松,给学生高分的学生,则得到好评,这可谓制度性“跑分要分”了。 再次,大学在人才培养上,没有严格的标准,普遍实行“宽出”,而且,为了功利的办学目标,已经宽到没有底线,比如,为了保证学费收入,学校(尤其是民办本科、高职院校)并不淘汰学生,因为淘汰一个就少一份学费收入,而为了实现“零淘汰”,学校会主动给老师打招呼,放学生一马,学校都如此,

  但我不认为这就是大学生自身的问题,而是当前整个大学教育教学出了严重的问题。从事件性质而言,“跑分要分”如同官场的“跑官要官”,属于教育腐败,而“逃课神器”出没,也暴露大学生诚信出现严重问题。对于这两类现象,学校应该严厉杜绝,可有目共睹的现实是,“跑分要分”已经常态化,而学生注册“逃课神器”,根本不必遮遮掩掩。可以说,是学校教育的严重功利化、空心化,滋生了这种现象。大学没有给学生健康的教育,反而让学生习得“潜规则”,如此教育堪忧。

  首先,诸多大学,尤其是985高校、211院校,并不重视教育教学、人才培养,而是关注如何创建“研究型大学”,给教授们制订一系列学术研究考核指标,包括发表论文、申请课题、经费、专利等,这让教授们把精力投向学术研究,给学生上课,只为完成工作量。有意思的是,与学生中流行“逃课神器”对应,有大学教授则想着怎样找其他教师为自己“代课”,课表上是一名教授上课,实际却是教授的研究生来上课这类“挂羊头卖狗肉”的情况并不鲜见。况何学生呢?既然要求严,里外不是人,教师又何苦呢?再比如,目前政府部门和社会都用就业率来考核学校,而为提高就业率,有的学校将整个毕业学年作为就业年,根本不安排任何教学内容,同时为了让学生的成绩在用人单位那里好看,学校会告诉老师,不要给学生太低的分数,影响他们今后的就业。 “跑分要分”以及“逃课神器”,这是功利教育下的畸形校园生态,是大学弄虚作假、形式主义办学之风在学生中的蔓延。大学教育严重“空心化”,学校并没有给学生什么教育,学生也没有从大学里学到什么,只是貌似学了一堆课程、且获得不错的分数,于是拿到一张文凭。可这一纸文凭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目前每年700万手持大学毕业文凭的学生走向就业市场,面临空前的就业严峻形势,已能说明问题。要消除这些现象,必须向功利教育开刀。

  其次,大学缺乏办学自主权,包括课程设置自主权,有的课程大学不愿开设,却不得不按统一规定开设,再加上教师对课堂缺乏投入,自然而然课堂质量也就不高、缺乏吸引力。这随之产生两方面问题,一是学生觉得上这些课是浪费时间,还不如逃课去做其他事;二是教师也认为学生学不学,意义不大,尤其是对于一些公共基础课,于是大家“心照不宣”,所谓教师与学生共同“对付”课堂。如此一来,“跑分要分”变得不那么难为情,就看学生和老师的胆子大不大——一个敢跑,一个敢给。事实上,除了个别教师对学生跑分要分极为反感之外,很多教师已经“认同现实”,还有的教师主动给学生提到“选我的课,保证80分以上”。

  中流行“逃课神器”对应,有大学教授则想着怎样找其他教师为自己“代课”,课表上是一名教授上课,实际却是教授的研究生来上课这类“挂羊头卖狗肉”的情况并不鲜见。 其次,大学缺乏办学自主权,包括课程设置自主权,有的课程大学不愿开设,却不得不按统一规定开设,再加上教师对课堂缺乏投入,自然而然课堂质量也就不高、缺乏吸引力。这随之产生两方面问题,一是学生觉得上这些课是浪费时间,还不如逃课去做其他事;二是教师也认为学生学不学,意义不大,尤其是对于一些公共基础课,于是大家“心照不宣”,所谓教师与学生共同“对付”课堂。如此一来,“跑分要分”变得不那么难为情,就看学生和老师的胆子大不大——一个敢跑,一个敢给。事实上,除了个别教师对学生跑分要分极为反感之外,很多教师已经“认同现实”,还有的教师主动给学生提到“选我的课,保证80分以上”。 为提高课堂教学质量,有的大学近年来采取“学生评教”的方式,出人意料的是,这一“评教方式”,没有提高教学质量,反而进一步扭曲师生关系,一些要求严格的教师,得到学生差评,甚至被学生恐吓、威胁,而要求松,给学生高分的学生,则得到好评,这可谓制度性“跑分要分”了。 再次,大学在人才培养上,没有严格的标准,普遍实行“宽出”,而且,为了功利的办学目标,已经宽到没有底线,比如,为了保证学费收入,学校(尤其是民办本科、高职院校)并不淘汰学生,因为淘汰一个就少一份学费收入,而为了实现“零淘汰”,学校会主动给老师打招呼,放学生一马,学校都如此,

  为提高课堂教学质量,有的大学近年来采取“学生评教”的方式,出人意料的是,这一“评教方式”,没有提高教学质量,反而进一步扭曲师生关系,一些要求严格的教师,得到学生差评,甚至被学生恐吓、威胁,而要求松,给学生高分的学生,则得到好评,这可谓制度性“跑分要分”了。

  再次,大学在人才培养上,没有严格的标准,普遍实行“宽出”,而且,为了功利的办学目标,已经宽到没有底线,比如,为了保证学费收入,学校(尤其是民办本科、高职院校)并不淘汰学生,因为淘汰一个就少一份学费收入,而为了实现“零淘汰”,学校会主动给老师打招呼,放学生一马,学校都如此,况何学生呢?既然要求严,里外不是人,教师又何苦呢?再比如,目前政府部门和社会都用就业率来考核学校,而为提高就业率,有的学校将整个毕业学年作为就业年,根本不安排任何教学内容,同时为了让学生的成绩在用人单位那里好看,学校会告诉老师,不要给学生太低的分数,影响他们今后的就业。成绩是考出来的,而不是“讨”出来的。但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当前跑分要分之风在大学里盛行,甚至成为一些大学生每个学期的“必修课”。跑分要分现象有违大学倡导的明德精神,遏制此种乱象,不仅是对学生们负责,也有利于社会道德风尚的塑造。(新华网11月8日) 就在最近,一款名为“超级逃课助手”的APP软件在不少高校蹿红。同学们称之为“逃课神器”,可在手机上免费下载该软件,并找到同校同学进行有偿代课。其实,“跑分要分”在高校中盛行,与 “逃课神器”在高校中的流行,是出于同一逻辑——以混文凭的态度,对待大学学习,不在乎在大学里学到什么,而是拿到规定的学分,毕业即可。 但我不认为这就是大学生自身的问题,而是当前整个大学教育教学出了严重的问题。从事件性质而言,“跑分要分”如同官场的“跑官要官”,属于教育腐败,而“逃课神器”出没,也暴露大学生诚信出现严重问题。对于这两类现象,学校应该严厉杜绝,可有目共睹的现实是,“跑分要分”已经常态化,而学生注册“逃课神器”,根本不必遮遮掩掩。可以说,是学校教育的严重功利化、空心化,滋生了这种现象。大学没有给学生健康的教育,反而让学生习得“潜规则”,如此教育堪忧。 首先,诸多大学,尤其是985高校、211院校,并不重视教育教学、人才培养,而是关注如何创建“研究型大学”,给教授们制订一系列学术研究考核指标,包括发表论文、申请课题、经费、专利等,这让教授们把精力投向学术研究,给学生上课,只为完成工作量。有意思的是,与学生

  “跑分要分”以及“逃课神器”,这是功利教育下的畸形校园生态,是大学弄虚作假、形式主义办学之风在学生中的蔓延。大学教育严重“空心化”,学校并没有给学生什么教育,学生也没有从大学里学到什么,只是貌似学了一堆课程、且获得不错的分数,于是拿到一张文凭。可这一纸文凭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目前每年700万手持大学毕业文凭的学生走向就业市场,面临空前的就业严峻形势,已能说明问题。要消除这些现象,必须向功利教育开刀。

文章关键词: 学生 大学 教师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