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彼乐土”乃人之常情

2014年09月15日17:09  新闻专栏  作者:章文  
9月10日,距离苏格兰独立公投一周时间,卡梅伦和工党领袖埃德·米利班德分头前往苏格兰,挽留苏格兰民众,“竭尽全力”劝说苏格兰不要“离婚”。  9月10日,距离苏格兰独立公投一周时间,卡梅伦和工党领袖埃德·米利班德分头前往苏格兰,挽留苏格兰民众,“竭尽全力”劝说苏格兰不要“离婚”。

  文/新浪新闻专栏 章文

  再过3天(9月18日),苏格兰将举行“独立公投”如果同意独立者赢得公投,苏格兰将脱离英国成为一个独立主权国家。这在国人眼里“叛经离道”之举,是由英国首相卡梅伦同意的,在英国境内并未掀起太大的风浪,仿佛就和孩子们的“过家家游戏”一般。

  我倾向认为,今天英国的“宽容”,源于曾经历史上的“不宽容”,是从历史中汲取了教训。18世纪的美国独立运动、20世纪的爱尔兰独立运动,在当时都不曾被英国允许,由此爆发了惨烈的战争。

  结果是死伤无数,依然阻止不了美国以及爱尔兰的独立建国。那么对于今天的苏格兰独立运动,英国政府又怎么会重蹈覆辙、强行阻止呢?

  首相卡梅伦所能做的,也就是一再地表达“挽留”之意。2014新年之际,卡梅伦发表了被称为“最悲凉的新年献词”,“……我们希望你们(苏格兰)可以留下来,为了我们的孩子和子孙后代,一起建立一个更加富强的英国。”

  一个月后的2月7日,卡梅伦又在伦敦奥林匹克公园发表的一次讲话中向苏格兰公民呼吁:“我们想要你们留在英国,因为如果苏格兰独立,英国将有深远损失”。他并呼吁人们学习伦敦奥运会时的团结一致,共同抵制苏格兰独立。

  9月10日,距离苏格兰独立公投一周时间,卡梅伦和工党领袖埃德·米利班德分头前往苏格兰,挽留苏格兰民众,“竭尽全力”劝说苏格兰不要“离婚”。

  然而,政治人物的“悲情牌”奏效不大,苏格兰人民似乎去意已定。据全球市场调研公司TNS苏格兰分支9月9日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倾向独立阵营人数比例比一个月前陡增,由32%升至38%,而反独阵营比例则由一个月前的45%降至39%。英国尤戈夫调查公司发布的民调结果也显示,独立阵营人数比例首次反超反独阵营。

  苏格兰人民想独立,并非一时心血来潮,既有久远的历史原因,也受现实利益驱使。在1707年5月1日《联合法案》通过之前,苏格兰是一个独立主权国家。曾经光荣的历史一直喂养着民族分离主义情绪。而随着英国国力的相对衰落,苏格兰从中央政府那里获得的利益相对在减少,这让苏格兰主张独立的政治精英很不满,他们认为继续留在大英帝国已经没有太多实际意义。另外,苏格兰和英国政府在石油利益上存在冲突,苏格兰人认为北海石油应该属于自己,若控制了北海石油,苏格兰将变成一个富裕国家。

  这就涉及到“国家”和“人”的关系了。蛮荒年代的人类社会本无国家,后来为了共同生活的管理需要,人们订立契约组建了国家。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国家是因人而存在,而不是相反,国家的存在是为了生活其中的人们更幸福,而不是相反。某些国家政府常说的“有国才有家”,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一旦“国家”的存在越来越让人感觉不幸福不自由,那么人是有权利离开这个国家而“适彼乐土”的。中国的孔子两千多年前就说过“危邦不入,乱邦不居”。也就是说,人为了自己的幸福离开某个国家,并不是什么“叛国”,而是很自然的事情。

  好比“移民”,以前也许还是个新鲜事,如今全球化背景下的人口流动,一国公民去他国工作、居住或者获得他国国籍,这已经是司空见惯的现象了。

  而苏格兰的独立运动,更能令人理解。苏格兰原本就是一个独立国家,后来被强行并入英国。现在大多数苏格兰人觉得待在英国“不舒服”,那么脱离英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再如今日台湾,名义上是中国的一部分,但人家自成系统60多年,自治状态良好,民众安居乐业,不愿意回归到一个大家庭中,同样可以理解。政客们常挂在嘴边的所谓“国家统一大业”,其实并无太大意义,尤其当它有可能妨碍到老百姓的生活幸福时,就更不值得认同了。

  前苏联解体后,那些脱离苏联的国家的确没有了“苏联帝国的威武”,但后来融入欧洲后都发展得很好,其民众幸福指数都要高于苏联时代。即便是在俄罗斯这个“后帝国怀旧情绪”浓郁的国度里,调查显示大多数人也不愿意回到苏联时代。

  场景切换到今日的香港,也正在为扩大自治权力而抗争。这个当年被英国占领最后移交给中国的自由港,其民众日益感觉不自由了。但是事实表明中国政府显然不具备英国政府的“宽容”,不可能像英国政府那样温和对待苏格兰一样对待香港。因此,香港的前途令人担忧。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苏格兰独立 公投 伊丽莎白女王 卡梅伦 英国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