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打虎,再“杀”南京

2015年01月07日09:39  新闻专栏  作者:海外网评  
季建业落马,时隔一年多,中纪委再“杀”南京,以“回马枪”之势,宣告了杨卫泽的落马意义 季建业落马,时隔一年多,中纪委再“杀”南京,以“回马枪”之势,宣告了杨卫泽的落马意义

  摘要:整党,就是要让执政党有革命性,最基本的,就是将革命性注入整个政党中。教育实践活动是为此,人事调整是为此,反腐肃贪更是为此。

  新年的波澜早已泛起。政协茶话会,习近平总结一年工作,提及“拍蝇”“打虎”;同一天,习近平在新年献词中,罕见地将反腐列入,开了先河;新年伊始,中央机关刊物——《求是》刊发了习在十八届四中全会的讲话,同时,眼尖的媒体人,看到了一句“不是没有掂量过。但我们认准了党的宗旨使命,认准了人民的期待”,以之为提要,引发各大客户端和门户网站舆论狂欢。

  更大的爆点终于在元旦假期过后第一个工作日晚上来临。4日晚19点45分,刚刚改版的中央纪委网站发布消息: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新年“首虎”,以被祭旗的形式,为2015年的反腐大剧,拉开了序幕。

  新年的序幕,着实够猛。

  中央纪委网站破天荒地在发布消息的时候,公布了杨的官方简历。这在之前,是绝无仅有的。一般来说,公布简历,会让坊间有更多的猜测,反而会让舆论陷入“厮杀”。当然,这在懂宣传的中纪委面前,并不是事。舆论的导向,不是光控制就行,需要的是引导。这个道理,与疏浚河道一样。中纪委的宣传手懂,而且,经过一年的“试运营”,已经开始步入正轨。

  中纪委对反腐舆论的“大礼”,坊间却早已收下。早在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被双规时,坊间就流传一个叫“杨卫泽魔咒”的段子:杨卫泽在南京当书记,市长季建业被双规;在无锡当书记,市长毛小平被双规;在苏州当副书记市长,副市长姜人杰被双规;在省交通厅当厅长,副厅长章俊元被双规。此时,魔咒终结,靴子落地,存放杨卫泽卷宗的锦盒,终于打开。

  这是此次事件的整个大背景:一是中央强势宣布,继续坚决反腐;二是反腐与人事调整、整党一道,构成全面从严治党的题中应有之义。第二点需要放在“四个全面”来看。习在年末考察江苏之时,首次将“三个全面”上升为“四个全面”,这是一个极其强烈的政治信号。最明显的,就是2015年,从严治党将成为工作重点。

  从严治党是什么概念?整党。何谓整党?熟读毛选的人,大致应该知道,一个政党,如果逐渐官僚化,用这个词似乎有贬义,或者说,文官化。亦即,当革命党在转变为执政党过程中,政党党员变得越来越像行政人员,文牍主义、官僚主义满天飞,政党丧失了原有的革命性之时,整党就该出场。换言之,整党,就是要让执政党有革命性,最基本的,就是将革命性注入整个政党中。教育实践活动是为此,人事调整是为此,反腐肃贪更是为此。

  在这个大背景下,同时,季建业落马,时隔一年多,中纪委再“杀”南京,以“回马枪”之势,宣告了杨卫泽的落马意义之一:反腐不会减速,全面从严治党正一步步落地。

  不仅如此,杨卫泽,是继广州市原市委书记万庆良、济南市原市委书记王敏之后,落马的第三个副省级城市一把手;也是第六个省会城市一把手,除了万庆良、王敏,还有西宁市原市委书记毛小兵、昆明市原市委书记张田欣、太原市原委书记陈川平在此前。副省级城市,在审批权力上,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四大班子均是副部级,且一般位列省委常委。而杨卫泽生于1962年,年富力强,曾被誉为“政治明星”,前途似乎一片大好。

  在一把手的重要性之外,副省级城市,大部分为省会城市,更是接近区域权力中心。更加重要的,是对整个区域有着引领作用,重要性,不言而喻。有上面的分析铺垫,便可引出杨卫泽落马的第二个和第三个信号:一把手是反腐的重点,尤其是重要岗位上的重要人员,特别是即将提拔的官员,中央以新年首“虎”告诫官场,要杜绝“带病提拔”,尤其是一把手的“带病提拔”,此为二。

  另外一方面,季建业主政南京时,有“季挖挖”之称,另一位市委常委,冯亚军,因为大搞形象工程,被称为“冯栽栽”。且不说,两位市委常委的落马,杨都负有“主体责任”,两人所主导的以造城和形象工程等基础设施,换取经济的短暂发展,杨不可能不知道,也不可能不负责任。且,坊间多有传闻,其涉及经济腐败。不论是否为真,此次落马,也是对经济新常态的一次政治确认,省会城市领导除了不贪不占,也要有位有为,做好经济转型和区域经济发展的“领头羊”,此为隐含之义。

  最后,杨卫泽位列中央候补委,是第八位落马的候补委。大规模的人事调整下,杨卫泽的落马,意味着,又有一个位置空缺,而这,就是中组部的事了。反腐的大循环,和人事的大循环,是否能够耦合;中纪委的“打虎”和中组部的“填坑”,能否无缝衔接,关乎政局。此尚不明了。或许,可以拭目以待。

  不知各位是否在看《大清盐商》,从已播出的剧情来看,属于反腐大剧,且足以比肩《大明王朝》。其中,在谈及盐业腐败之弊,两淮盐运使卢德恭语出惊人,提出断箭之论:一个人中了箭上,郎中不必将其拔出来,只需将露出的箭尾锯掉,里面的箭头就留待其余郎中来医治。如此,太平官可做,安枕无忧可待矣。反腐,并不能做断箭反腐。再“杀”南京,正破此论。拔除利箭,医治箭伤,中纪委蛮拼的,其余部门,也是蛮拼的。(文/林亦辰)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中纪委 反腐 杨卫泽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