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易帅:2月份人事调动 北大史上少见

2015年02月16日10:08  新闻专栏  作者:海外网评  

  文/新浪专栏 观察家 海外网评

王恩哥离职,林建华继任北大校长王恩哥离职,林建华继任北大校长

  2月15日,燕园,雾霾深重。情人节刚过,很多老师本已放假在家,却临时被通知到学校开党员干部大会。

  会上,他们听到了校长一职交接棒的消息。王恩哥离职,林建华继任。随后,岛叔的朋友圈里,校友开始密集地分享这一消息。

  在国内,似乎也没有哪一所高校的校长任免,能引起社会如此巨大的关注了。毕竟,她是作为高校和精神符号与象征的北大。

  突然

  在2月份换校长,在北大的历史上也很少见。上一次2月份易帅,都是1912年了。进入改革开放之后,按照惯例,校长人选,要么在春暖花开的时节更替,要么在公历的年中和年底,基本都是任期的正常更替。

  2013年3月才上任的王恩哥,上任还不足两年。建国以来,这是最短的一任。

  不管是时间节点的选择,还是任期的长短,都让一些北大的中高层领导对侠客岛(微信号:xiake_island)说,“没想到”,“很突然”。

  而此次接棒的林建华,也刚刚离开北大4年2个月。从北大常务副校长任上调走后,他在这段时间内主政了两所985高校,一在西南,一在江南。担任过重庆大学和浙江大学的校长之后,他带着希望归来,面前也摆着许多难题。

  争议

  北大易帅的新闻之所以引发强烈关注,还有一个原因在于,无论是王恩哥,还是林建华,身上都背负着“改革者”的争议。

  前者,上任没多久便取消了学校行政人员寒暑假放假的制度,称要向国外的高校看齐,假期也要为师生服务;之后,取消了行政人员的985特殊岗金,认为这是科研用途,不应该发给行政人员。

  之后,便是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燕京学堂”事件了。在北大学生口中,他们更喜欢把这一定位为“具有国际视野的开放、高端的学术研究和人才培养计划”的项目戏称为“啤酒学堂”,认为所谓一年制的“中国学”硕士学位项目从定位到学制都不科学。

  更重要的争议原因在于,项目选址在了极受师生看重的公共空间静园草坪,并且可能拆除一些历史建筑。于是,三场学校紧急会议,几次校方与师生的对话会,都使这一初衷轰轰烈烈的项目结局黯然。

  毕竟,正如林建华在今天就职演说中守的那样,“未名湖从来不止是一潭湖水,它荡漾着学者淡泊名利的誓言;静园也从来不止是一席草坪,它承载着学子仰望星空、追求真理的执着”。

  而此次林建华履新的消息一出,媒体也钩沉出了四年两任期间林所承受的争议。

  在重大,林不仅大刀阔斧地进行了基础建设以及设施翻新,给身处火炉的重大学子装上了空调,还以大力引进人才著称——从以前“进不来人,留不住人”的西南一隅,摇身一变而为吸引“千人计划”、国内外优秀学者的学府,自然也因为这种“空降”院系领导和学者的做法而受到诟病,重大的BBS上还出现了《重大之殇》的批评帖;在浙大,还未上任,就有校友发出反对他出任校长的网帖,称其既不是两院院士,与浙大也没有任何交集,对浙大的发展不利。

  一位校长,两任期间均有影响广泛的批评网帖出现,甚至还未上任就遭到“抵制”,放眼全国,也属罕见。不过,即使是在重庆大学的BBS,林建华也未下令删除网帖,而是由主管后勤的副校长发文,一一回应了指责与质疑。

  用在浙大就任时的话来说,林建华希望自己“卧薪尝胆、抗负压力”。

  而在北大BBS上,关于校长换人一事,今天有同学如此引谚——“满口饭好吃,满口话难说”;“看人挑担不吃力,自己挑担步步歇”。

  破题

  相比于王恩哥的履历,林建华则更有资格被称为“老北大”。这位1978年恢复高考之后的首批大学生,放下内蒙农场中学教员的教鞭,就迈入了北大化学院的大门。之后的32年,他从学生变为老师,期间有5年辗转德国和美国进行科研;再之后,他从化学院副院长的任上,逐步跨过教务长、副校长、常务副校长的职位。

  而他面前也确实有很多难题。燕京学堂之事,风波之后,如何善后依然没有完全的下文;旗下的方正集团,又刚刚爆出高管落马的消息,此中纠葛,尚待厘清;前些日子的中西意识形态之争,里面亦不乏北大的声音。

  凡改革者皆易遭诽,是真猛士方能勇毅。即使是留下了争议的王恩哥,在一些师生看来,亦称得上“想干事”、“有决断”。

  林建华的能力,其实北大的师生是有目共睹的。即使是浙大当初发出反对之声时,亦让北大人为之错愕,更有时任的北大化学学院院长、浙大校友当即引荐。在教务长任上,他力改“重科研,轻教学”的模式,推动了北大元培的通识教育模式,并且开创了本科一年级学生引入顾问导师的制度。这样的思路,也延续到重大和浙大的任上——在那里,他要求教授也参与本科教学,将教学的重要性不断提升。

  学者江宇则回顾了林建华参与的“北大版医改”的过程。2007年,国务院医改领导协调小组委托北大参加全国医改总体方案时,时任的常务副校长林建华即参与领导协调校内专家团队。据江宇回忆,在整个方案中,林建华并未偏向或排斥所谓“政府派”和“市场派”的专家,而是让各方平等讨论、公平竞争。最后,李玲教授领衔的团队胜出,以“北大版医改方案”参与国家讨论。

  改革,总是难以立竿见影。

  何为

  从师生的角度看,新的校长,总得有新的期待。

  比如,他们时常还感念那位在舆论场常被调侃的校长周其凤,认为不仅给学生实现了“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空调梦”,其离职时留下的包括未收回沙滩红楼老北大校址在内的“四件憾事”,都是一个老北大人的真正关怀。

  但从社会的角度看,北大的校长,从来不是一个好做的职位。往远看,有蔡元培、蒋梦麟、胡适三位校长在,大家对这一职务人选的期待从来就不仅是“校长”。

  新人选,总要有新的破题。拿从高校校长任上出任仕途的看,中科大的校长侯建国履新科技部副部长,主管科研经费和体制改革,呼应国家改革的深度需要;清华校长陈吉宁出任环保部长,面前的则是中国日益严峻的环境污染问题。

  北大的期许是什么?问题何在?期待校长何为?

  北大中文系教授谢冕曾经在《永远的校园》中写:“一旦佩上北大校徽,每个人顿时便具有被选择的庄严感。北大人具有一种外界人很难把握的共同气质,他们为一种深沉的使命感所笼罩。青春曼妙的青年男女一旦进入这座校园,便因这种献身精神和使命感而变得沉稳起来。怀着神圣的皈依感,一颗偶然吹落的种子终于不再移动。它期待并期许一种奉献,以补偿青春的遗憾,并至诚期望冥冥之中不朽的中国魂永远绵延。”

  林建华面前,同样是一条类似的道路。行政上的事务一流、科研上国际一流大学的目标期许,高校“去行政化”的标杆样本、以及北大作为“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精神路标,每一个,都没有留给他太多休养生息的时间。

  文/公子无忌

  >>>点击进入“侠客岛”海外网专栏

  (本文为“侠客岛”独家授权海外网发表,如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海外网”)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林建华 北大校长 王恩哥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