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禹妻子”频遭袭胸谁之过?

2015年04月19日08:09  新闻专栏  作者:刘海明  
大禹妻子的胸部被人摸得锃光瓦亮 大禹妻子的胸部被人摸得锃光瓦亮

  历史名人被折腾的事情,并不新鲜。比如,“李白很忙”,前两年还成了热点话题。假若历史名人仅仅“被客串”地忙一下,还好说。有的历史名人“家属”也被搬了出来,还被袒胸露肚;袒胸露肚不说,还成了被性侵的对象,这样的事情想不招惹是否都挺难的。

  武汉汉阳江滩标志性景观“大禹治水之九尾狐说亲”青铜雕塑上,大禹妻子的胸部被人摸得锃光瓦亮;雕塑下方铜座、九尾狐背部、大禹手部,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裸露失色。(《楚天都市报》4月16日报道)

  “大禹治水”,让他成了炎黄子孙的英雄。武汉纪念大禹,修建大禹塑像,初衷蛮好。怀念历史名人,要不要捎带人家的家属,倒是个问题。捎带上家属,尊重人家的家属,这是做人的底线。汉阳讲坛的“大禹妻子”塑像,袒胸露肚,时尚得很,雕塑设计者为何这样设计,是塑像建设方的主意,还是塑像设计者个人的创意,把一个先祖的妻子,变成了一个衣着不得体的摩登女郎,这分明是他们审美趣味的写照。这样的审美趣味,显然有点低级趣味。

  我们没有见过大禹,没有见过大禹妻子,凭什么给人家变成一个喂奶妇女的形象,公开展览?如果不是出于招揽游客的考虑,雕塑的高度可以抬高一点,让“大禹妻子”的身材高大起来,游客只能仰观,不能近摸也行。基本按真人身高涉及雕塑,人们稍稍踮脚就可以摸到“大禹妻子”的乳房,这种赤裸裸的游客,让中招者众多,这和区伯被嫖娼是否有异曲同工之妙呢?一方面是故意诱惑你,等你上钩了再嫁祸于你,这样的景观设计,就不是审美趣味低级的问题,而是动机不纯问题了。如此动机,也许景区管理方和设计者觉得自己可以瞒天过海,其实公众早识破这点把戏了:“你们把人家老婆雕塑成这个样子,大禹愿意吗?”“穿的跟阿娇似的,不挨摸才怪。”“弄这么恶俗的一个雕塑,还怪游人不文明。”

  纪念历史名人,不能用消费的方式来折磨历史名人。时下,一些地方打着纪念历史名人的旗号,干着经济创收的买卖。为创收,就要吸引活人的眼球。找个和本地沾点边的历史名人,揣摩凡夫俗子的欣赏口吻,利用人性的弱点成全自己的钱袋子。半道再制造新闻,制造准桃色新闻,然后嫁祸于游客,进而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如此既牺牲历史名人也损害游客的事例,相信“大禹妻子”并不孤独。

  文化古国是先辈的功绩,我们要创造自己的文化产品,必须有真正的美感。消费女性身体的文化产品,度的问题把握不好,就会走向文化的对立面。良好的审美趣味,可以避免少热麻烦。问题在于,把低级趣味当美感的,绝不仅限于年少无知的孩子,还包括我们的某些管理部门。“大禹妻子”频遭袭胸,“说到底还是审美缺失的问题,没有带着对文化的敬仰之情,自然会做出下作之事。就像把南京大屠杀水池当许愿池一样,社会美育有待加强”。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大禹 妻子 雕塑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