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摔打男童”是谁训练的恶

2013年12月06日17:29  新闻专栏  作者:单士兵  

  一个十来岁小女孩摔打只有一岁半的男童,给整个世界出了一个最残忍的人性之迷。

  当电梯门关上,男童原原还来不及跟着家人走出来,这时,电梯里刚刚进来的小姐姐,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人们想象的情节,一定会有太多温暖与甜蜜。然而,这次,现实给了一个极其恐怖的答案。

  “在电梯里,小女孩把原原丢在地上,踢脑袋,提起来摔。电梯门开了,又直接丢出去。”这是视频呈现的情境。电梯停在25楼,此后到底又发生了什么,尚不得而知。不过,原原后来被发现浑身是血地躺在居民楼下,人省人事,生命垂危。

  摔打原原的凶狠残忍,足以让这个小女孩成为无数人心中的“恶童”。但是,我极不愿意人们去贴这样的身份标签。毕竟,这个世间没有任何一个孩子天生就是“恶魔”。小女孩的父亲也说,她很喜欢小孩和小动物。问题是,包括这个小女孩在内,现在的确又有不少孩子也露出人性可怕的一面,成为连大人都为之害怕的“恶童”。

  还是很想强调,“恶童”只是少数现象,女孩虐童也只是偶发的极端事件。世界上最美的,依然还是童心。体恤童心,不伤害孩子,甚至包括善待那位虐童女孩,都是人性与法律的应有之义。我们最应该反思的就是,在现实生活中,像“女孩摔打男童”这样的恶,是由谁训练出来的。

  小女孩的父亲说,他们经常打骂孩子。或许,这种家暴行为,就是在给小女孩内心种植恶念。梁文道曾说,孩子也会有残忍的天性。而没有得到充分的教化,孩子也会虐待比他更小,更弱更没有反抗力的东西上。女孩摔打男童,无疑就是对此最好的印证。当然,反思原因,也不能只指向家长对孩子施暴。现实生活中种种持强凌弱、仗势欺人、暴力蛮霸现象,包括极端的“幼儿园杀童”事件,其实也都是在提供一个训练“恶童”的大环境。

  “训练恶童”,在匈牙利作家雅歌塔·克里斯多夫的著名小说《恶童日记》被体现得淋漓尽致。在那本书里,以纯真天性面世的儿童,因为活在恶狠狠的世道里,最后被逼成令人触目惊心的“恶童”。小说里那对双胞胎兄弟,身边有一个肮脏、吝啬、凶恶,甚至是凶手的“外婆”,不断将他们扔在残酷的生活,做出各种恶行,最终让他们展示出孩子人性极其残忍的一面。

  雅歌塔曾说,一本书所写的可能已够悲伤,它的内容却绝对不及真实生活的万分之一。由此足见现实世界与成人社会对孩子的影响有多可怕。值得一提的是,《恶童日记》的孩子,呈现的也就是“双面人生”,一边是“恶童”的残忍,一边又在生存夹缝中不时浮现人性之光。而重庆虐童的小女孩父亲也说孩子喜欢小孩和小动物。而电梯摔婴也暴露人性相反的一面。这样的分裂,本身就说明,孩子经常会处于人性一个善恶交战之地。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引导向善的力量足够强大,就能驱除恶念,展示善行;反之,则很可能被训练成“恶童”。如果说,过去小女孩父亲的家暴是一种恶的训练,社会上存在种种野蛮丑陋的恶行也是对孩子向恶的教化,那么,现在如何从个体人心到整个社会,都蕴蓄着一种引导孩子向善向美的环境,来训练她们的内心走向更加善良美好,可以说明刻不容缓。也只有祛除那种训练孩子向恶的社会元素,才能提供一种孩童之道,让童心成为世界上最美的所在。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摔打男童 女孩虐童 恶童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