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为何不能改变“游街示众”

2014年10月27日13:59  新闻专栏  作者:单士兵  

  文/新浪专栏 观察家 单士兵

  10月17日,湖南华容县公捕公判大会在东山镇召开。会上,16名犯罪嫌疑人分别被公开拘留或公开逮捕,8名犯罪嫌疑人被公开宣判。县四大家分管领导和公、检、法、司“四长”出席会议。

  此事引发强烈“围观”。当天,有5000多人在现场观看了这场公判活动。随后,现场图片和视频在网上疯传,这场盛大的“游街示众”迅速取得更为强大的“围观效应”。

  我仔细观看了相关图片和视频,那场景,自然少不得当地官员在激情公布“战绩”,尽情做“庆功”表演。当地电视台还不厌其烦地以“大数据”形式列举出当地在司法战线上斩获的成果,来强调这是“法治”建设的丰功伟绩——今年上半年,华容县信访维稳工作排在全市第一名,民调工作排在全省第29位,继续保持“全省平安县”荣誉称号。

  一场“游街示众”,在当地官员或是严肃或是激动的宣讲中,在现场观众或是充满兴致或是一脸木然的关注下,顺利完成。随后,这次“游街示众”就招致外地媒体普遍炮轰,白纸黑字的文章,都在直指“公捕公判”刺痛人们关于文革记忆,违背依法治国精神,是在开历史倒车。

  只要有起码的理性,也都能认同这样的观点。毕竟,这些观点只要放到制度框架下,只要置于人性视角,只要围绕文化尊严,都可以找到充足的理由支撑。

  比如,早在1988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下发的《关于坚决制止将已决犯、未决犯游街示众的通知》就已“再次重申”:不但对死刑罪犯不准游街示众,对其他已决犯、未决犯以及一切违法的人也一律不准游街示众。由此,当然完全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对准华容县“喷口水”。

  还有就是文革的伤痛。挂个牌子站在“囚车”中游街,在中国,完全就是文革这一历史痛点的标志符号,那个黑暗年代的“游街示众”给亲情、人性和伦理造成的伤害,至今也没有从很多人心中消解。现在华容县还是站在这样的文化垃圾之上,不去尊重个人隐私,不去呵护人格尊严,自然应该接受来自舆论的炮轰。

  白纸黑字是必须理性的,也必须切合法治与文明的精神要求。所以,批评华容县“公捕公判”的做法很容易,也是应然。问题是,这种“游街示众”法治闹剧长期屡禁不绝,官员认为是维稳工具,也有动力上演,而很多民众也有心情“围观”。现场5000多人观看,就是明证。这说明,游街示众是尴尬的法治闹剧。

  这些年,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也曾发生过太多的围观事件。“围观”主要呈现出两种特征,一是“围观改变中国”,一些事件因为引发强大关注,最终为背后的问题迅速找到解决办法;一是围观很麻木,或者只是在看看热闹,缺少反思,甚至还会蕴蓄出一些不理性因素,制造社会悲剧。那么,接下来,华容县“游街示众”的围观应该往哪个方向走?

  要知道,这些年,不仅是在湖南,全国很多地方都存在“游街示众”这种不符合法治和文明的丑陋之举,只要上网搜索一下,就会发现有的地方上演将小偷“游街示众”,有的地方将婚托“游街示众”,还有的地方将卖淫嫖娼人员“游街示众”。而且,每次“游街示众”被媒体报道后,也都招致一片批评之声,然而,各地还是依旧照演不误,很多民众也依然照看不误。这其实才是最大的问题。

  如果“围观”不能形成倒逼效应,把权力关在笼子里,如果围观者不能以法治和文明的视角来看待问题,这样的围观无疑就是不理性,就没有价值。“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游街示众”的闹剧屡禁不绝,一次次“围观”没能形成更大的公共理性,只能说明,在很多地方法治并未成为普遍信仰,文明也不是人们普遍选择的生活方式。

  当围观总是不能改变“游街示众”,现在,对于一再上演的“游街示众”,就不能再停留于重复搬出早已出台的制度来进行批评了,各地在培养官员运用法治思维方面,在针对不能依法行政的制度问责方面,必须拿出有效办法,来改变官员“权大于法”观念,来培养人格更加独立的公民。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游街示众 公捕公判 湖南华容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