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V晒烤肉引发的网络混战

2015年04月21日15:33  新闻专栏  作者:媒体札记  
 

  (詹万承)

  加多宝摊上事之后,@五岳散人  跟着中招。

  星夜出征,环球时报由单仁平出马,写就社评二现舆论场。不是围观者所猜测的《时间越久,对加多宝的评价越客观》,而是闪烁其词的《大V吐脏话,即使不知耻也莫得意》,虽没说“加多宝”三字,也未点“五岳散人”的名,但从字里行间还是依稀可辨出,社评讨论的正是前晚那场争论。

  “大V”、“网络写手”,是这份人民日报子报要忠告的对象,可全文又无一字提及具体涉事之人,“我们没必要在此点出那些网上骂脏话最突出者的名字”:“我们相信,经常上网的人不难对上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如果那些大V看到这篇文章多少感到不自在的话,这个问题或许还‘有救’。我们也强烈希望,至少这一次‘对号入座’时,他们所带的情绪不是骄傲和得意。”

  既然希望“对号入座”,那么不妨按图索骥。

  文中,胡锡进团队举例时,有呼之欲出的暗示:“比如,某个网络大V与机构发生冲突,该大V大骂脏话,往往能吸引部分粉丝叫好,机构则无难听话可对,大V即使亏理,也能以赢者自居…这当然不是好现象,但这是现状…”

  这很像在说前晚@五岳散人  与@共青团赣州市委  之间的交锋。

  《网络大V发烧烤图引质疑,赣州团市委官微:药不能停》,昨日,凤凰网首页以此为切入点,转发来自法制晚报的消息:“4月19日18时44分,‘五岳散人’在微博上发了一张烧烤的图片,并配文:‘给大家的晚餐助助兴。’随后,就有网友指出,‘这明显是讥讽邱少云,侮辱革命烈士,声援作业本和加多宝’…赣州市团市委官微在其微博评论说,‘博主,药不能停!’”

  由烧烤想到邱少云,这与@作业本 言论有关,但是,@五岳散人 却有否认,表示并不知情:“该网友的观点源自于最近的一个争议事件…在加多宝名公司名为‘多谢行动’的活动中,加多宝公司表示恭喜‘作业本’与‘烧烤’齐名,表示若‘作业本’开烧烤店就送10万罐凉茶。而早在2013年,‘作业本’曾在微博上称‘由于邱少云趴在火堆里一动不动,最终食客们拒绝为半面熟买单,他们纷纷表示还是赖宁的烤肉较好。’4月17日,加多宝公司对此事进行了道歉,表示对2013年微博事件其实毫不知情,目前已经删除了相关海报…‘五岳散人’在随后的跟帖中认为:‘发个烧烤照片居然被联系到邱少云?这两天没关注,搜了一下才发现是作业本惹的祸。’”

  冲锋在前的@共青团赣州市委,步子一下跨太大,难免顾头不顾腚,留下了上纲上线的破绽,@五岳散人 及其追随者,紧抓这点猛力回击:“奶奶的,难道以后我不能愉快的吃烧烤了么?不能发烧烤报复社会了?以后吃个蛋炒饭还要三鞠躬?什么世道…一个官V碰瓷到我一个老百姓头上,举着正能量旗号、用着三星手机维护抗美援朝的英雄,牛逼啊…”

  紧急驰援,@江西共青团 随后入局,从背后偷袭踹来一脚:“本来好好的一个出口成‘章’的知名时评作者,这几年越来越变成出口成脏的微博主了。@五岳散人  你这样真的好吗?”

  回过头来的@五岳散人,甩手即是一记响亮耳光:“好好吃个烧烤,你的手下把炉子上的黑毛和牛认作了烈士。这样真的好么?”

  以一敌二,左右开弓,@五岳散人 愈战愈勇:“既然赣州共青团的顶头上司@江西共青团 都出马,我倒要问问你,我一天到晚发吃喝玩乐,怎么招惹到你们了?到底谁在侮辱烈士,把完全不沾边的事弄得轩然大波?不好好管束你的手下,倒是过来指责我出口成脏,你是不是该吃药了…”

  不只是@五岳散人  吃了烧烤,围观的@天佑胖纸  发现,身为@共青团赣州市委 上级,一月之前,@共青团江西省委学校部 也发过烧烤图。2015年3月22日,向关注者道晚安之际,@共青团江西省委学校部

  曾如此说过:“夜晚想要矫情的时候,忍住,通常吃个宵夜就好了,把想说的话讲给你的泡面、炒饭和烤串听。等它们听了太多你的秘密,就把它们吃掉。good night~”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天佑胖纸  开始反唇相讥,“他们能吃烧烤,@五岳散人 为啥不行”:“团干部可以自由地吃烧烤、泡面、蛋炒饭,我们为啥不能?这两年,某些共青团官微越来越左,越来越像疯子。散人吃个烧烤也被他们无限上纲,恨不得置散人于死地,将他打成反革命。只可惜,散人那货真就是一个反人类的家伙,总在半夜十点多发吃的,完全不考虑饿货们的感受。那些共青团欺负他真是找错人了。”

  讥讽完毕,还有叹息。

  在@天佑胖纸 看来,团干今日不如往日:“我朋友里做过团干部的人很多,在我的印象里,团干部一般都是有激情,有闯劲,有独到思想的,他们跟一般的官僚不一样,绝大多数团干部还是很有理想主义精神的。可是,这两天江西团省委(含赣州团市委)、福建团省委(含南平团市委)给人的印象却是愚蠢得要命、左得要死,这些人难道忘了共青团的理念…想当年‘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的共青团系统怎么忽然沦落到今天这个样子?以前人才济济,现在蠢货成堆。”

  在这次加多宝营销风波中,共青团系网站与官微,确是进击最为猛烈的主力军。

  昨日与今日,共青团中央所主办的中国青年网,更是接连再发两篇评论——《网民会给加多宝以明确回应》、《狡辩式道歉让加多宝走入死胡同》——继续不依不饶数落加多宝:“网友一致的声讨和谴责至少让我们看到,那些打着言论自由的幌子肆意抹黑英雄和先烈,大搞历史虚无主义的做法,已经忽悠不了公众了。这是每一个中国人都乐见的。”

  今日,已发两文的雷希颖,一开头即有提到:“从16日网民爆出加多宝借@作业本 拿‘烧烤’做文章开始,本次围绕加多宝展开、发酵的舆情已过去四天,但似乎仍未有降温的趋势。在中国的微博社会中,热点事件大多转瞬即逝,像这类能够持续发酵的舆情相对还是比较少见的。”

  不过,实话实说,降温趋势还是明显,过完周末,该话题即已逐渐转淡,不再现身门户网站首页,也无纸媒跟进报道,而且,也非中国青年网所说,“网友一致的声讨和谴责”。

  @北京厨子新号 观察,可视为反驳依据之一:“@共青团中央 发起了一个‘你觉得作业本合适么’的投票。在双方没有明显拉票行为的情况下投了两天,结果是;三分之二的认为——合适!投票人数超过6千人。我大呼意外。结果今天人家把投票给删除了。”

  类似的操作手法,已使人心生逆反,如@吴向宏 的微博所言:“其实我本来觉得@作业本  那个玩笑开得并不合适。不过@共青团中央 这样的官微,针对一条两年前的私人微博,发起这样的一个非常不合适的投票,那么不投给‘合适’,似乎就是不合适了。”

  无利不起早。进而,@holicchen 有理由怀疑,“是被什么驱使着,才使得共青团这个平时很低调的闷声发大财的机构,为何忽然向王老吉的竞争对手加多宝扑过去疯狂撕咬?”

  @报人老罗 也怒了,一边念叨“公权不能太任性”,一边建议加多宝“将团系统集体围剿企业向中纪委反映”:“由@共青团中央司令,各省市县团委乃至最基层团支部、团干一起对一家合法经营企业及无辜博友发难,干涉企业正常经营及博友生活,有谁见过这等阵势?他们在向谁示威?给企业造成了多大损失?”

  指出“团系官微五毛化”后,@深夜一只猫 对变化有过揣度:“‘作业本’是一个民间营销账号。这次团委官微系统祭出政治大棒就是一个威胁:任何与非体制内民间账号进行合作的,都有可能惹上一身膻。从而切断企业与非体制营销账号的合作,那么下一步呢?当然是取而代之…”

  也是看到共青团系官微表现,@湖畔论衡 却表示,这并非急欲取代,而是要搏出位:“不同意你的观点,也不觉得与他们在反腐中损失惨重、臭名昭著有关,只是觉得他们已被边缘化,急于纳投名状而已。但,他们没看清形势,手段又太拙劣。”

  一方不明觉厉细思恐极,另一方欢欣鼓舞奔走相告。

  @李牧 即是一例:“这是怎么了,公知开始大规模围剿共青团了。指控@共青团中央是司令,指挥各省市县团委乃至最基层团支部、团干…真扯啊,共青团中央就是共青团的司令啊,共青团不指挥全中国的各级团组织指挥谁啊…”

  “加多宝事件中,各地团委这次能站出来,值得点赞”,@尹国明  与@李牧 一道,为团委表现起身鼓掌:“虽然有一些对公知的打法还不太熟悉,甚至被五岳散人碰瓷死缠。但不都是坏事,至少可增加经验值…”

  说到碰瓷猜测,@韩东言 却觉得,这是正中下怀:“共青团官博批判加多宝、批判作业本亵渎革命先烈,我是赞同的,但也仅限于此,我不赞同他们将批判扩大化,比如某人的烧烤照片,明知是碰瓷,偏偏还要上当,引发舆情将论争方向跑偏,并陷入被动,网络舆论战,斗勇更斗智,不能靠意气,更要靠策略,还有切记官博非私博。”

  衍生话题,越来越多。

  一记漂亮回旋踢,@杜渡渡鸟 把空中掷来炸弹,又踢向了对方的战壕:“‘作业本’诋毁侮辱先烈确实应该吊打,加多宝也应通报道歉。可是,把志愿军将领彭德怀迫害致死,谁来道歉?被俘回国后的志愿军被迫害,谁来道歉?至今健在的志愿军老兵衣食无着,谁来道歉?‘作业本’说错一句话就要道歉,就要罪该万死,那你们是不是该切腹谢罪了?!”

  还有@涛声依旧wt31 也有连环踢:“…我想请问江西共青团,你们凭什么将一张烤肉图片联想到邱少云烈士身上?这种忆想本身就内心阴暗,是对先烈的污辱,当那些申冤无门的百姓自焚时,你们为啥不想起他们跟先烈的遭遇一样?”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爱因斯但玎 想起了另一份团中央旗下刊物中国青年报,挖其评论员曹林四年前言论,将他与毕福剑捆绑并周知@共青团中央 ,试图为对方战壕的烈火,再鼓上一阵风。

  依据其截图所示言论,曹林曾在微博如此说道:“上周五在长沙,与一老流氓喝酒,他白天随单位集体看了《建党伟业》,晚上回家看了《3D肉蒲团》,我让他比较两片,他说,两片一大共同之处是‘毛都比较突出’。真是这样吗?太落伍了,两个片子还都没看,一个是不想看,一个是想看看不到。”

  作为两方都需拉拢对象,面对这场突袭风波,年轻人又该何以自处?

  @铁军祥哥 与@LifeTime 观点相左。

  前者一派乐观,连连点赞:“共青团在近日表现真是今非昔比,团结敢战,立场坚定,真是让人刮目相看了。舆论场是平等的,批评别人的同时也一定会被垃圾们围攻,但立场决定一切,支持的人会越来越多。这仅仅是开始,青年强则中国强,中国舆论场的雾霾终究会散去,共青团作为先锋力量,大有作为!”

  后者却心怀警惕,连连摇头:“年轻人应该走正道。共青团最近打造‘千万’级水军,无可厚非。如果水军用于呼吁改善大学生就业,关怀屌丝公平发展环境,帮助贫困家庭孩子就学,那就功德无量;如果水军用于网上批发生殖器谩骂,围攻不同意见者,甚至毫无逻辑的栽赃陷害,那就是社会一大公害。相信习总也会很讨厌这种‘帮倒忙’。”

  是帮倒忙,还是有授意?@徐凤文 试图予以破解。根据这位认证为“作家、资深策划人”的微博用户,所贴出的真伪未辨的文件截图,团委统一行动似有迹可循:“最近关于烧烤的话题愈来愈热,而近期团系统官微纷纷出手,与中央网信办、团中央实施‘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行动’有关。按照国家网信的要求,共青团系统要举全团之力加强网络宣传引导工作,组建网络宣传工作队伍,加强共青团组织和团干部微博、微信平台建设。预计,后续还会有更多的支援行动。”

  说到这,前晚,在加多宝涉嫌侮辱烈士发酵正酣之际,微博认证为“共青团中央宣传部工作人员”的@吴德祖,曾以追问“媒体营销的权限与底线”的方式直捣黄龙,暗示加多宝笼络了不少地方都市报:“@加多宝凉茶 主贴后面这些转发的‘豪华阵容’令人震惊。三问:1、这些都市报步调一致口径一致的转发,是否涉嫌有偿新闻?2、如媒体与企业存在利益输送,应当如何处理?3、广告、营销与正常报道不做区分,是否合理合规?冰山一角,已足够震撼。期待以此事件为起点,加强管理。”

  高屋建瓴之论出自@眉中王,同样是剖析团中央媒体表现:“意识形态的危机,根子在中央高层,团中央也不免俗。随着习王整治的深入,共青团在网上发声理论所应当。目前存在的问题:一是团中央对中青报等团属媒体缺乏管控。二是各省共青团认识不统一合力尚未形成。”

  共青团抱团,个中原因,众说纷纭。

  不愿做高深解读,想起鲁迅之言的@leo_stei_n 噗嗤一笑:“小小一块烤肉,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这激起了@战争史研究WHS  的造句欲望,他从@五岳散人 所晒出的“和牛”烤肉入手,小小地秀了一把社科文化底蕴:“小小一块烤肉,外行看见烤肉,内行看见和牛,屌丝看见报社,博物君看见偶蹄目牛科,果壳网看见亚硝胺和致癌物,共青团水军看见烈士…”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五岳散人 烤肉 邱少云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