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情妇”六个孩子,他爸都去哪儿了?

2015年06月17日10:01  新闻专栏  作者:洪巧俊  

  文/新浪专栏 观察家 洪巧俊

  那个传说中的揭阳神秘女人“许小婉”,终于露出来了真面目,她叫许秋琳,45岁,不像网上传的“许小婉”那般风姿卓韵,相貌出众。而是“衣着朴素相貌平平,但在庭上的表现可谓拿捏得当,而且表现的‘有情有义’。除了对前夫多次的‘求情’,还表现出对家人和孩子的惦记。”

  不过她要惦记的孩子太多了,有6个孩子,许秋琳说,2012年10月26日被公安抓走后,“我有六个孩子,最小的才10个月,其次一个23个月,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2015年6月16日《南方都市报》)

  如果这6个孩子是一个爸爸,显然不用这个“都”字,可见这6个孩子有多个爸爸。爸爸们都去哪儿了?这6个孩子的母亲回答说:“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

  去年7月有媒体报道说,山西两姐妹胡昕、胡磊共伺一情夫——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比这更狗血的是万庆良与陈弘平落马背后,藏着一段“比重庆赵红霞与雷政富等官员还要狗血的故事”,指万和陈共用一名情妇,“那公共情妇乃盖世神女,竟为万书记和陈书记各生下一个儿子”。这说明其中有两个孩子一个爸是万庆良,一个爸是陈弘平,这故事是真够狗血的,许秋琳是时任揭阳市委书记万庆良与陈弘平的“公共情妇”,还让他们各自当上了爸爸,你说这女人多厉害,够神奇色彩的吧!

  不过6个孩子,有两个孩子找到了爸爸,那么另外4个孩子,谁是他爸爸?怎么6个孩子的爸爸都被抓了?是不是可用“一丘之貉”来形容?

  有意思的是许秋琳和丈夫早就离婚了,但仍然和丈夫保持着关系,也就是说,她还成了前夫的“公共情妇”,奇葩吧?奇葩的奇葩说明这女人的神奇力量。这女人多次在庭上为前夫吴松光“说情”,“吴松光只是我公司的一名员工,所有行贿的目的他都不知情,即使他参与送出去的钱财都是在我的安排、指示下做的,我觉得不应该追究他的责任,与他无关。”而今年4月21日,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受审,他被指控收受贿赂共计共计人民币1.253亿元,港币1720万元。对于受贿的人民币1.253亿元、港币1720万元的去处,陈弘平表示,其中折合2600多万元人民币交由其女婿购买了股票。剩下的钱,基本上都借给了许秋琳。陈弘平在当天庭审最后阶段,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都是我害了他们,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你看他们是多么显得有情有义?许秋琳这个“公共情妇”为他们生育了子女,这也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什么共同目标?孩子与金钱。

  2013年12月24日人民网盘点近年3名最著名“公共情妇”:均与多名贪官有染:一是李薇,二是卢嘉丽,三是王菲。

  在这里我要着重说说王菲,因王菲也是潮汕人,潮汕女人比较传统保守,而这个被称为“第一警花”的王菲,却颠覆了潮汕女人的形象。说她的情夫队伍庞大,有四十多位,身家四千多万。四十多位情夫,这么周旋得过来?让人难以置信。新华网称, 王菲是上海市公安局前副局长朱影与郑少东的情妇。这个确凿无疑,也就是说王菲是贪官“公共情妇”无疑。北京的《财经》杂志曾披露,王菲后来辞职从商,穿梭于黄光裕与郑少东、朱影等人之间,借这些人关系介入“捞人”(即收人钱财后,靠关系让因犯事被囚者无罪释放)等生意,以及为香港公海赌王连超穿针引线,打点关系。据悉,经王菲手为郑、朱等人收取贿款逾亿元,其中朱影涉款2000万元。然而,没有想到许秋琳胜过王菲,她为多个情夫生了孩子。

  其实,女人只要成了官员的“公共情妇”后,就能成为“权力资源”最大获益者,她们擅长攫取权力资源,而让自己成为富姐大,人上人。就公开报道的贪官“公共情妇”来看,她们无不是如此,贪官没有落马之前,她们一个个活得光鲜,豪车、豪宅,十分体面。这也打上了中国特色的烙印。

  延伸:

  曾经有人说赵红霞是“公共情妇”,但我认为,她不过是人家手中的一个棋子,是敲诈雷政富等官员的工具罢了。

  应该说,李微是中国最著名的“公共情妇”,2009年8月17日我写了《“资源共享”与“情妇共用”是一个新课题》,主角儿就是李微,没想到该文入选年度杂文年,还被评为广东省优秀新闻(网络评论),说明这个新课题还是有新闻价值的,也是有现实意义的。

  “资源共享”与“情妇共用”是一个新课题

  洪巧俊

  “资源共享”是当今的一个很时髦词儿,把“资源共享”与“情妇共用”两个词联系在一起,就是一个新课题,这个新课题很有必要去探讨和研究,其成果有利于反腐败。

  想到这个新课题,缘于看了这样一条新闻,中石化集团公司原总经理陈同海与原山东省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共用一个情妇李薇。中国人有许多东西是可以共用的,唯有自己心爱的女人不能和别的男人共用。两个部级高官共用一个女人,还是第一次听说,不知是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们共用一个女人,不知有什么默契没有?但李薇是自然有默契的,她被两个男人共用的同时,她却共用了两个男人的“资源”——权力。

  报道说,李薇原是云南某知名卷烟厂厂长前妻,离异后辗转入京,并结识陈同海,二人由此建立亲密关系。后经陈同海引见,李薇与杜世成相识,关系极为亲密。此后的多年间,李薇利用这两个男人的特殊关系渗入青岛地产项目、炼油项目、奥运帆船赛事基地项目。而青岛大炼油项目是由山东省政府、青岛市政府与中国石化合作而建的一个“巨无霸”工程,光配套生活用地就千亩,而合作三方的主导者正是陈同海与杜世成。商家必争的4块工程配套生活用地项目,无一例外地落入李薇口袋。(2009年第22期《凤凰周刊》)

  当李薇共享了这两个男人的“资源”后,是财源滚滚而来,那些日进斗金的商人比起李薇的进帐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陈同海涉及为李薇谋利的另一事件则是青岛泰山房地产有限公司的股权转让,仅一个多月,李薇一进一出的股份转让就净赚2亿余元。还有什么比这来钱更快的?由此可见,官员是享受女人的身体,而女人享受的是官员手中的权力。当一个女人在共享官员的权力资源时,腐败就不可避免。一个官员渔利自肥是腐败,一个女人在共享男人的权力资源时就是更大的腐败。

  可以说,陈同海与杜世成创造了“资源共享”与“情妇共用”的奇迹。那个“巨无霸”工程,项目资源是中石化的,土地资源是青岛的,这两个“一把手”就这样一边“情妇共用”,一边为情妇实施着“资源共享”,不仅让情妇李薇渗入到多个项目,而且在一个多月内就把情妇李薇跨越式的打造成了亿万富姐。陈同海与杜世成让情妇享受“资源”如此慷慨,当然是因为“资源”又不是他自家的,再说这种“资源”现在不大用特用,过期又有啥用?让情妇大享特享“资源”,是另一种回报。否定亏的不是他们,亏的是国家和人民。

  陈同海和杜世成这两个高官共用一个情妇,的确让人感觉惊奇。也有人说安徽省原省委副书记王昭耀和安徽省原宣城市委副书记杨枫也是“情妇共用”,不过他们是姐夫和小舅子的关系,这两个高级领导干部共同上演了一出“郎舅共享情妇”的乱伦剧,这就让人大跌眼镜了。不过我查找了王昭耀和杨枫所谓“情妇共用”的资料后,觉得这样说对王昭耀似乎不公平,需要澄清是非。王昭耀绝对是不会与杨枫共享情妇的,正确的说法应是被小舅子杨枫用“肉弹”击倒的。王昭耀同志曾对老婆说 “自古红颜多祸水,许多落马官员不是被政敌打倒的,是被女人给淹死的。”可是再狡猾的王昭耀也斗不过好猎手杨枫,要知道杨枫就是那位著名的用MBA知识管理情妇的人。为了对付姐夫,他可谓把MBA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再说情妇可以共用,完全符合MBA的资源共享法则。当他知道姐夫王昭耀要来批评自己在外乱七八糟的搞女人,就佯装生病不见姐夫,暗地里却派两个床上花活最是厉害的情妇去伺候姐夫大人。总之,王昭耀用过了杨枫的女人后,就再也不提追究杨枫的风流韵事了。

  有人曾如此结论:“情妇是官员们的绝妙之物,对官员个人具有兴衰的作用。”这就是网络上常用的“兴也情妇,败也情妇”。有资料显示,落马的官员有95%的有情妇,那么这些落马的官员又有多少是败在情妇手中的呢?自古以来,中国都有“女人祸水论”,好像夏桀商纣不爱江山爱美人,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等,都是女人的错,而胡作非为的暴君贪官倒成了受害者。我们不妨想一想,女人再坏,如果离开了官员的“资源”

  ——那不受监督的权力,“坏女人”本事再大,也不至祸国殃民。拿李薇这个女人再说,就是她本领再高,如果没有陈同海与杜世成手中的权力资源,也不可能一个月净赚2亿多元。说来说去,还是说到了贪官与情妇的“资源共享”问题。

  不过我倒有一结论:“资源共享”与“情妇共用”绝对是一个新课题,更是一个反腐新动向。

  5年过去了,“资源共享”与“情妇共用”早已不是新闻了,倒是“公共情妇”的孩子他爸都去哪儿了?是个值得探讨的新课题。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情妇 女人 官员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